周伯听见这话,登时脸色巨变,也不是因为他泄漏了祖宅的消息被意外发现了,不是“短寿鬼”三个字,深深地的刺痛了他的心。“大少爷……”“自小,您就最疼我?为何,你而如今要这样在我心上插一把刀!”韩子熙怒了,平时里像是是个软绵绵安全无害的样子,生起气来,却宛若怒“大少爷……”。...

周伯听到这话,顿时脸色剧变,不是因为他泄露了祖宅的消息被发现了,而是“短命鬼”三个字,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大少爷……”

“从小,您就最疼我?为何,你如今要这样在我心上插一把刀!”

韩子熙怒了,平日里好像是个软绵绵无害的样子,生起气来,却宛如怒目恶鬼一样。

“我有苦衷的。”

周伯最后只干巴巴的说了这五个字,就再也不开口了,任凭韩子熙如何的攻心,周伯都一言不发,就算是韩子熙要把他大卸八块,也不会再开口了,

韩子熙顿时失望了,他以为自己还是有人疼的,没想到,是他奢望了。

“周伯你退下吧,只是以后外院的事情,您就别管了,交给长寿吧,以后您就去庄子上养老,不管是看在祖父的面子上,还是看在过去十几年您对我的教导,我都不会对您做什么的,只是,我再也不想见到您了。”

周伯转身的时候,眼睛红红的,有些事,他是真的不能说,就让他带到棺材里面去吧。

周伯离开了韩家之后,韩子熙静坐了一下午,所有人都知道,韩子熙的心情不好。

奶嬷嬷端了一碗血燕过来,看着当年那个小小的孩童,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伟岸的大人,心机手段都不缺,就是命不好,如今连周伯也背叛了,顿时心疼极了。

“少爷,身子要紧,您要是身子垮了,到时候就算是能解毒,您的身体也吃不消。”

一句独一无二的少爷,拉回了韩子熙的思绪,对于周伯来说,他只是大少爷,其他的韩家人,也是他的主子,

“我知道了,多谢嬷嬷~”

奶嬷嬷看着韩子熙把一整碗的血燕喝完后,接过了碗,小声的说到:“等嬷嬷给你出气。”

韩子熙顿时就笑了,嬷嬷骂人的本事,那是一流的,谁让当年他母亲和父亲一起失踪,别人欺负他,嬷嬷从一个温婉的妇人,顿时变成了一个泼辣的妇人,把那些想要欺负他的婶娘给骂的狗血淋头。

“好~嬷嬷记得帮我多骂些。”

奶嬷嬷看着韩子熙的心情好了些,顿时就转移了话题,

“婧儿给我传信了,再有两个月,她就回来了,到时候少爷您可别太惯着她了。”

“嬷嬷,我可是把婧儿当成了亲妹妹一样,我不惯着她,惯着谁呢。”

“好好好,你们兄妹情深,我是个外人好了吧,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奶嬷嬷走了之后,门外的翠花,心情就不好了,霍婧儿要回来了啊,到时候她又要吃亏了,公子把霍婧儿当成了亲妹妹,可霍婧儿偏偏是把公子当成了情哥哥,还老是针对她,

天知道,她是一点都不喜欢公子的,要不是她当初被公子给救了,欠了救命之恩,她才不想留下来呢。

长寿看着翠花的脸色不太好,还以为翠花是生病了,虽然他们平日里吵吵闹闹,但两人可是有着过命交情的,还是要关心一二的。

“咋了?要是身子不舒服,去歇着吧,公子这里有我呢。”

“霍婧儿要回来了~”

长寿脸色的表情也是变了,他是很小就跟着公子的,因为那些大夫都说公子身子不好,所以老爷给他取名长寿,好像多叫几声他的名字,公子的病就能好了一样,

霍婧儿是奶嬷嬷的女儿,也算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只是霍婧儿虽然名义上是丫鬟,但实际上,比韩家的旁支小姐身份还尊贵,霍婧儿只有在公子和几位主子的面前,才谦卑恭顺,但在他们这些真正的下人面前,款可是足得很,

长寿可是吃了不少霍婧儿的暗亏,他是下人,当然不可能在公子面前告状的,这么些年,那么精明的公子,愣是被奶嬷嬷的那份维护之情给糊了眼睛,看不清霍婧儿一直都在觊觎这当家主母的位置。

若不是后来公子的身子确实不行了,就算是嫁给了公子,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当家主母,霍婧儿怎么可能离开韩家,外出求学,

当日为了满足霍婧儿的要求,公子可是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才求得安阳王写了一封推荐信,让霍婧儿去了陈国,魏国,齐国三国都管不到的鸿蒙学院。

本以为霍婧儿去追求新的高枝了,以后都不会再回来折腾他们了,没想到,现在竟然听到了这样的噩耗,长寿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些呼吸不了了。

“要是以后霍婧儿真的成了咱们的主母怎么办~”

翠花看了一眼长寿,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你一个小厮,这是你担心的事?就算是主母,难不成还能跟你一个小厮有什么来往不成,要担心,也是我担心好么,你让我觉得你现在是在内涵我~”

“不是,没有,别乱说~”

长寿一连三否认,他才没有这样阴暗的心思呢,他又不是霍婧儿那个阴阳怪气的人。

“不过,你长得这么好看,霍婧儿忌惮你,好像也说得过去,别说霍婧儿了,就是其他的韩家人,谁不认为你是公子给自己准备的通房丫头~”

通房丫头四个字,顿时把翠花给惹毛了,直接就对长寿动手了,翠花的武功很高,长寿一开始只是连连后退,最后被逼的没办法了,只能反击,两人你来我往,身边的那些花花草草可就遭殃了。

长寿倒是是家养的,不是翠花这样的野路子,阴招不断,最后被翠花一招虚晃给偷袭了,肚子上挨了狠狠的一脚,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翠花,咱们好歹也同生共死过好几回了,你要不要这么心狠手辣,你想踹死我吗?”

翠花顿时恨恨的说到:“呸,下次再听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娘就废了你!”

“……”

长寿苦逼的擦干嘴角的血,咳嗽了两声,也不挣扎了,直接坐在了地上,他每次都打不过翠花,已经被揍习惯了,只是今天这一脚,确实有些痛了,让他都有些站不起来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52)

我要评论
  • ,楚兮&了,而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 她的骨&骗子。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下四公&子之一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 然被吸&篇前期

    就在玉氏王朝复辟的那天,楚兮突然被吸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很快,她就知道了,她所在的世界,尼玛就是一篇前期搞事业,后期开后宫,名叫《女帝崛起》的大女主文,

  • 陈国与&了停战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 拥而上&来示众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星星盼&荡,

    只是,楚兮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有等到那个收了她钱的人来给她收尸,“她”最后都臭了,还挂在那里随风飘荡,

  • 纸,真&的能救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灰,存&在的意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