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平登时一愣,就这样?么最轻的惩罚,不所以是上家法,接着他们三房被被剥夺一大半的权利吗?现在的这话的意思,么是韩子熙要让他再次总管?但是,这像是有些不合乎人性常理啊。“家主?”“给你两天时间,那些手脚太长的,都给我砍了,除了,当初我娘身边侍候过“家主?”。...

韩平顿时一愣,就这样?难道最轻的惩罚,不应该是上家法,然后他们三房被剥夺一大半的权利吗?

现在这话的意思,难道是韩子熙要让他继续管事?可是,这好像有些不合乎常理啊。

“家主?”

“给你三天时间,那些手脚太长的,都给我砍了,还有,当年我娘身边服侍过的人,死了的,有家人的都抓回来,没死的,也同样找回来,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当年是谁给我下毒的,记住,是任何人,办妥这些事情,三叔之前的那些事,我可以既往不咎,还会继续让三叔坐上族老的位置,明白了吗?”

韩平的心,此刻就跟在三伏天和冰天雪地来回跑了无数次一样,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韩子熙肯放他一马,但他要是不牢牢的抓住这个机会,那才是真的傻,

“是,家主。”

韩平带着一头雾水的韩子婓离开了祖宅了之后,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吸气,好像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

韩子婓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飘忽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若不是他眼睛还好好的在眼眶里面待着,他一定以为自己是瞎了,他爹,怎么在韩子熙那个短命鬼的面前这么卑微。

不对,韩子熙刚才好像说他是中毒了,难道,那个短命鬼不是病,而是毒,现在毒解了?

真相了的韩子婓,顿时脸色也煞白一片,他们之前敢如此的放肆,不就是因为韩子熙命不久矣了么,要是知道韩子熙以后会活得长长久久,他怎么敢对韩子熙不敬。

“爹,短命……大哥他是中毒了?现在毒解了?”

韩平看着自己的嫡长子,有些叹气,跟别人比起来,他这长子,还勉强能看,但在韩子熙这个人精的面前,那可就是彻底的废物了,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憋屈,他比不上大哥,他儿子也比不上大哥的儿子,这家主之位,他是彻底无缘了。

“其他几房的人还不知道这事,咱们现在是抓了这个先机,若是被韩子熙回过神来后清洗,咱们怕是日子不会好过了,现在,收起你之前的那些心思,以后安分点,保命~”

韩子婓能说什么,当然是照办了,虽然想要当家主的心很强烈,但是他更爱自己的小命,韩子熙这个人,心狠手辣,看似好像弱不禁风的样子,但祖宅这一片,谁敢真的放肆了,如今他好了起来,韩家,变天了。

韩平回去之后,立刻找来了心腹,大刀阔斧的把自己手下的那些势力都给整顿了一遍,凡是跟韩子熙过不去的,不管是谁,谁的情面,他都不看,直接发配的发配,追责的追责,送进大牢的更是不计其数。

其他族老看到韩平跟疯了一样的削弱自己的势力,还在笑话韩平是个傻子呢,一个病秧子家主,以前若是不是碍于老家主的淫威,他们怎么可能认,

虽然韩子熙自己也是有点本事,但是,到底命不久矣,还不是给人做嫁衣裳,还不如早早的给他们,这样以后也不用等着韩子熙一死事情变得更加的棘手。

韩平的心腹,也有些看不懂主家的做法,甚至还有几个先生觉得韩平是疯了,结伴辞了这份工,另投别的族老。

三夫人杨氏也纳闷,不过她生了三个嫡子,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她都是不可能离开三房的,她插不了手,也只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算是在外面跟其他的贵妇人相交被人讽刺,她也只能忍下来,她相信三爷不是那种会自断前程的人。

没过几天,杨氏就明白了自家老爷为什么这样做,他们自己动手砍掉那些不合规矩的人和事,起码还保留了大部分的权利,别的族老,毫无准备之下,被家主突然袭击,损失惨重。

想要闹事的,都被韩子熙的人给抓了起来,有些族老倚老卖老,韩子熙就直接对他们的后辈下手,逼得那些族老只能打落牙齿和着血水一起吞。

整个韩家内部的人,这才知道,韩子熙这家主,发起威来,就是一头猛虎,

长寿和翠花被派出去找荣华,两人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人,最后只能耷拉着脑袋回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这样挫败呢。

“公子,您说,那荣华公子是不是鬼啊,要不然怎么会跟鬼魅一样,这样的难找呢,我都快把整个江城给翻过来了,就是没有找到。”

韩子熙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好像并不担心荣华公子消失,他的小命就不保了似的。

“有本事的人,都是有些脾气的,看来他是不想咱们找到他,那就不用找了,把人都叫回来,”

长寿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腰间的一个烟花筒,放了出去。

翠花则是有些挫败,她还从来没有办砸过一件事情呢,心里顿时对那个荣华公子好奇了起来,

“翠花,去把周伯找来。”

韩子熙让人处理了那些不听话的族人之后,准备开始清理祖宅的人了,他一直都在等,等着周伯主动来告诉他,只是他失望了,等了好几天,周伯都没有来,

想到周伯,韩子熙心里也有些难受,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韩子熙是祖父亲自教养长大的,周伯是祖父的亲随,就像是长寿对他来说一样,

但随后,韩子熙又自嘲的笑了笑了,是了,周伯是祖父的亲随,他虽然是祖父的孙子,可是三叔也是祖父的亲儿子,对于周伯来说,祖父的儿子,显然是要比孙子要重要一些的。

“大少爷,您找我?”

周伯虽然年纪大了,但依旧身姿挺拔,光是看外表,哪里看得出,这已经是一个花甲老人呢。

“周伯,这些年,我是否亏待过你?”

周伯摇了摇头:“自老太爷过世之后,大少爷您对我恩重如山~”

听到这话,韩子熙本来已经平静的心,突然又生出了一抹委屈:“既然如此,周伯你为何要偏向三叔,难道在周伯的眼里,我这个短命鬼,就不会难过?”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自己和&她现在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十里的&钱却不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吊起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姓,还&家护国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星星盼&,“她

    只是,楚兮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有等到那个收了她钱的人来给她收尸,“她”最后都臭了,还挂在那里随风飘荡,

  • 重兵相&片哗然

    三年后,陈国的国都突然冒出一个疯女人,手持两把巨斧冲入陈国国都斩杀重兵相护的相国大人、以及紫邑侯,最后力竭被万箭穿心而亡,引起天下一片哗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