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子熙坐在自己耗费巨资打造出的黄金座椅上,左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懒洋洋的望着下方跪着的人:“还也没找到了荣华那个小子?”“回主人的话,还也没找到了。”健康长寿驻立在一旁,眼神飘忽不定的转来转去,是敢往韩子熙那边看去,而另边的翠花,依旧习惯性的放空自己了自长寿伫立在一旁,眼神飘忽的转来转去,就是不敢往韩子熙那边看去,而另一边的翠花,依旧习惯性的放空了自己的脑子,反正她就是个没有任何感情的道具而已。。...

韩子熙坐在自己花费巨资打造的黄金座椅上,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懒洋洋的看着下方跪着的人:“还没有找到荣华那个小子?”

“回主人的话,还没有找到。”

长寿伫立在一旁,眼神飘忽的转来转去,就是不敢往韩子熙那边看去,而另一边的翠花,依旧习惯性的放空了自己的脑子,反正她就是个没有任何感情的道具而已。

“看来这小子没说实话啊,竟然这么能藏,嗯,不行,得找出来。”

下首跪着的人,立刻闪身消失,

看着跟木头一样的翠花,韩子熙拿起了手边的一颗玉葡萄,直接砸在了翠花的头上:“跟个木头人一样,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呢。”

翠花摸了摸被砸的头,心里已经翻了很多个白眼了,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完美得没有一点的瑕疵,

“公子,在您这样有着仙人之姿的人面前,哪有咱们这些凡人放肆的道理,不当木头人,难道要当个死人吗?”

长寿听翠花这不要脸的吹捧,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结果就悲剧了,

被韩子熙一脚给踹了个狗啃泥,幸好这地上铺的的厚厚的地毯,要不然他的脸,可就完了,公子眼里见不得丑东西,不管是婢女还是小厮,都要好看的,差点就保不住饭碗了。

“公子,小的好歹也是您的小厮,您也不悠着点,要是小的废了,您可不得难过?”

翠花也被长寿的滑稽给逗乐了,加上之前长寿笑话她的“肺腑之言”,现在要是不好好的回报一二,她不就是丢脸了。

“滚滚滚,看来是本公子太宠着你们了,没规矩,赶紧去找荣华那臭小子,找不到,你们两都不要回来了。”

翠花和长寿,听到话,顿时收敛了之前的随意,立刻站直了,领命退下,

两人走后,门外突然传来了小丫头的声音:“公子,三爷和二公子来了。”

韩子熙顿时有些玩味,这些旁支真是一点分寸都没有,看着他身子骨不好,竟然敢打嫡枝的注意,

以前他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彻底废了,韩子熙也就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收拾这些人,现在他的身子找到了治疗的办法,要是再看着这些人蹦跶的话,他怕自己会被这些人给气死。

“知道了,告诉他们,到正厅等着。”

韩子熙扭了扭头,脖子发出了咔咔声,随后又抖了抖腿,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这才站起来,拿起了自己的铁骨扇,随意的扇着,任谁看着这样的人间富贵公子,都要叹一声,好风姿了。

韩三爷此刻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的往外看去。

二公子韩子婓打着哈欠,有些不以为意的说到:“爹,现在韩家不是咱们做主么,干嘛还要特意来看一下大哥。”

韩三爷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就变了,直接一脚就给儿子踹了过去,刻意的压低了声音:“闭嘴,你想要找死,别连累了三房。”

韩子婓知道自家爹爹心机深沉得很,平日里都没有这样的小心谨慎过,今日竟然是这样的,顿时心里生出了一抹不妙。

“爹……”

“待会你给我恭敬点,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说话……”

话还没有说完,门外已经传来了脚步声,韩三爷立刻站了起来,顺带也把韩子婓也给拉了起来,恭敬的样子,跟平日完全不一样,韩子婓心里更是纳闷了。

韩子熙进来的时候,看着韩三爷如今这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心里立刻就明白了,看来,三房的手,竟然有本事伸到祖宅来,

“三叔,二弟。”

等着韩子熙走到了主位坐下的时候,韩三爷噗通一下的跪下,那声音,光是听着,韩子熙就觉得肯定很痛。

“韩平见过家主。”

同时还不忘拉着韩子婓一起跪下,韩子婓整个人都懵了,三房跟韩子熙的关系是最近的,也是嫡出,若是韩子熙死了的话,韩家的家主之位肯定就是三房的了,他爹平日里那是可连知府大人都得给三分颜面的人,今日怎么就对着韩子熙这个短命鬼跪下了。

韩子熙一直都知道,他这个三叔不是个简单的,现在看来,竟然还是个能屈能伸的,以前他命不久矣的时候,韩平没少在后面搞小动作,如今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却能对着他这个小辈俯首称臣,真是不简单啊。

“三叔这是做什么,大家都是一家人,行此大礼,可是折煞了侄儿了。”

韩平越发的不安了,头上的汗水已经顺着下巴滴落在地上了,

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若不是这个侄儿的命不好,他怎么敢有取而代之的念头,就韩子熙手上的那把铁骨扇,就不知道要了多少人的命,还别说韩家暗地里的那些人了,

“家主严重了,这是韩平应该做的,往日种种,是韩平放肆了,还望家主看在一家子骨肉亲情之上,能饶了三房这一回。”

韩子熙眼神微冷的看着跪着的三房的当家人和嫡长子,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似乎是在考虑是不是要饶了他们。

等待着发落的韩平,心里越发的打鼓,七上八下的,但他知道,现在只能等,韩子熙以前是不跟他们计较,但是一旦要计较了,他们所有人,都不够韩子熙玩的。

“在这之前,三叔是否可以告知,你是如何得知我的病有治了?”

韩平身子颤了一下,这显然是韩子熙在让他交代出自己的暗线,才肯饶了他们一家子,虽然有些心疼,但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是周伯,当年我救了他一命,他为了报恩,会把家主的一切情况告知我。”

说完,韩平闭了闭眼睛,整个人的精气神好像被掏空了一半,一下子就焉了。

就在韩平以为会受到很严重惩罚的时候,韩子熙开口了:“平日里三叔做得也不错,那就继续吧,侄儿我,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而已。”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无语,&’吊起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是洒水&后,就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上有个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 &她死后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开这城&十里的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已经无&了一大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臣良将&让受尽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