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谁说那东西是传家宝宝的,传言误人啊,那是一个破败户抵给我家高祖的,什么传家宝宝,但是是后来故意地整出的噱头,能有传家宝宝的,都是矜贵的家族,要不然有人盯上了我家,还能把这东西给转卖交回去。”绒花没想起这副画,居然除了这样的来历,但是这东西是绒花没想到这副画,竟然还有这样的来历,不过这东西是什么来历,她不在乎,哪怕这就是一张破字,只要大小姐要,那它就是珍宝。。...

“你听谁说那东西是传家宝的,传言误人啊,那就是一个破落户抵给我家高祖的,什么传家宝,不过是当时故意整出来的噱头,能有传家宝的,都是矜贵的家族,要是有人盯上了我家,还能把这东西给转手交出去。”

绒花没想到这副画,竟然还有这样的来历,不过这东西是什么来历,她不在乎,哪怕这就是一张破字,只要大小姐要,那它就是珍宝。

“我取你一点血,最迟十天,我就可以给你弄出解药,到时候,一手交解药,一手交图,告辞。”

取好血后,绒花速度极快的站了起来,然后提着自己的背篓,就飞快的出门了,她是半点都不想跟这人多待一个呼吸了。

看着人走了,韩子熙脸上嬉皮笑脸的模样收了起来,也没有之前的清俊的样子,反而像个痞子似的睨了一样翠花,生生的把一副好相貌给糟蹋了。

“花儿~你说,这人是不是真的没有被本公子的天人之姿给吸引。”

翠花此刻脑子基本已经放空了,反正跟公子对话,不需要脑子就对了,要不然,得气死。

“不知道。”

“呵,本公子才不信这个世上有什么正人君子呢,连家里的那几个狗东西,都敢觊觎本公子,如今这荣华公子,可是捏着了本公子的救命稻草,竟然不动心?还只是要一副破画,鬼才信。”

“嗯。”

“哎,生得如此的花容月貌,真是苦恼啊。”

翠花每天都要听这样的话百八十遍,已经免疫了,继续无意识的嗯了一声。

别看韩子熙在这里打趣和吐槽绒花的不识好歹,若是绒花之前,但凡有一丝的觊觎之色,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绒花的目的完成了,直接换回了女装,她现在不需要继续扮成荣华公子了,

回到客栈的时候,想起韩子熙那不可言说的真面目和性子,绒花第一次生出了替别人感到的羞耻之心,不知道该怎么跟楚兮汇报,

晚上楚兮继续泡药浴的时候,绒花还是把韩子熙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前在楚家,她见过的男人,都是铁骨铮铮的,像韩子熙这样没皮没脸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楚兮却陷入了沉思,所以,尽管她有着上一世的一些记忆,但还是很多事情,都仅仅只是知道表面而已,就如这韩子熙一样,若不是真的接触过了,她又怎么会相信,这个看似是傀儡的男人,不过是冷眼的看着那些人蹦跶而已。

“等咱们拿到了【群鱼戏莲图】,就离开江城,这样城府太深的人,还是少打交道为好。”

毒经上的方子,虽然承受的代价不小,但不过才用了不到十天的药,楚兮就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手臂的力量似乎慢慢的回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绒花完全沉浸在给韩子熙炼制解药的事情,楚恒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开始忙着探查京城那边的消息了。

“小姐,有您的信~”

红豆也有些纳闷,今天去给小姐端药的时候,掌柜的突然给了一封信给她,说是有人指明了要给小姐的,这段时间,她可是清楚的知道,小姐一路都是掩藏着行踪的,不过她到底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楚兮对于红豆的识相也很是满意,她不怕自己的婢女聪明,就怕聪明反被聪明误,聪明又听话的,才是她现在最需要的。

送了信,红豆立刻就退了出去,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楚兮的手,已经可以稍微的用力了,尽管现在依旧是伤痕累累,但楚兮已经很知足了。

看到信的内容,楚兮的眼里就闪过了一抹杀意,这信竟然是日月楼的人送过来的,她一路都是很低调的,但没想到,日月楼的人竟然还是能查到她的落脚处,心里对日月楼顿时生出了浓浓的忌惮。

信上写着,京城楚家的危机已解,按照规矩,他们会去通宝钱庄提钱了,最后还写了一句,若是下次在有需要,可以凭借他们送过来的令牌打八折,

看到最后这一句的时候,楚兮顿时有些苦笑不得,这日月楼的人,也太会做生意了,这笔生意才结束,已经开始预约下一次的生意了,难怪上一世,就算是世道变迁,日月楼也依旧是蒸蒸日上,

刚准备把信给烧掉,楚兮突然想到,她还欠这鼠道的人一次任务呢,现在她受伤了,起码要休养好几个月,可是鼠道的人,却不会给她时间,要是她长时间没有完成任务的话,怕是以后要再找鼠道的人行方便,就难了,还有,她还要救清瑶郡主,绝不能得罪了鼠道的人,

“来人~”

冬瓜一直都隐藏在客栈里面,只是除了楚恒和绒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现在听到楚兮的召唤,立马跳了出来,恭敬的等着楚兮的吩咐。

楚兮把日月楼送过来的令牌交给了冬瓜:“让日月楼的人,抓一只极品貂,另外告诉他们,胆敢泄露我的行踪,日月楼就别想安宁了。”

冬瓜接过令牌,什么都没有问,就跳出了窗户,骑马而去,反正他们从小就被教导,只要是大小姐的命令,就算是死,也不能退缩,所以不管大小姐让他们做什么,只要不是能威胁到大小姐的安危,他什么都不需要知道。

楚兮把信烧了之后,立刻决定给自己换一个身份,日月楼的人能查到她的落脚处,其他人,也能,她暂时还不能暴露她是大将军楚濂云的嫡女的身份。

“红豆~”

“奴婢在~”

“你去江城的各大玉器店走一趟,替我选一块玉蝴蝶回来,要独一无二的,价格不是问题,明白吗?”

红豆垂眉回应了之后,恭敬的退了出去,但若是仔细看她的手,就能看到她此刻拳头捏得紧紧的,若不是强行克制,她恐怕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了。

看来这段时间她的识趣,小姐总算是看到了,如今真的对她委以重任了,她总算是能看到出头的一天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07)

我要评论
  • &人,竟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分魏国&齐国对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 了一大&半,倒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痛了,&士说的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灰,存&的陈国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 件事时&事,死

    但好在,当时她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候,就已经留下了钱,让人给她处理身后事,死得惨就算了,要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了,可就真的是丢了她玉面小青龙的脸,

  • 大将军&被斩,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