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上一次中寒毒的那位谪仙,眼前的这位妖孽,情况像是也也没好多少啊,更加不夸张的是,这人的身子,像是是筛子像不论怎么补,那些东西,都没什么用,都流掉了,怪不得那些名医,除了开调理的滋补药之外,也没丝毫的办法。但这而已表面的脉象而已,倘若她也没一但这只是表面的脉象而已,若是她没有一个医痴父亲,没有看过父亲记录的那些疑难杂症,她可能也会认同那些名医的诊断,最多不过是她可能会多加一些针灸的治疗,让这具残破的身体能尽可能的兜住一点补品的效用。。...

比起上次中寒毒的那位谪仙,眼前的这位妖孽,情况似乎也没有好多少啊,

更为夸张的是,这人的身子,好像是筛子一样无论怎么补,那些东西,都没什么用,都流掉了,难怪那些名医,除了开调养的滋补药之外,没有丝毫的办法。

但这只是表面的脉象而已,若是她没有一个医痴父亲,没有看过父亲记录的那些疑难杂症,她可能也会认同那些名医的诊断,最多不过是她可能会多加一些针灸的治疗,让这具残破的身体能尽可能的兜住一点补品的效用。

见到了父亲郑重其事记录的病症,绒花很兴奋,然后又示意韩子熙换了一只手,更加细细的查探,别人把脉,最多一炷香,而绒花,足足花了小半个时辰。

终于,确认了韩子熙的脉象,就是父亲记录的那种脉象,绒花一下子就笑了,她知道怎么治。

过厅旁的婢女,看似低眉垂首,但其实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绒花的身上,看到绒花竟然把脉那么久,她心里急了,这人该不是故意占公子便宜吧,想到这里,婢女已经暗暗提气,就等着公子一声令下,她就弄死这个荣华公子。

作为婢女,她也是心累,别人家的公子,只需要防备女子就好了,她家的公子,不仅要防女人,还要防男人。

“别的大夫,是不是说你是胎里带来的顽疾,你的身子也是补了也没什么作用,只能一点点的破败下去,甚至,连子嗣都不能留下~”

作为大夫,绒花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对,但韩子熙听到子嗣不能留下几个字的时候,顿时脸上出现了一抹皲裂,似乎是尴尬,也似乎是无奈,更有被人窥破了秘密的恼怒。

绒花完全没有询问的意思,也没想要韩子熙回答,接着又说到:“你的脉象是这样的,一般人,只能查到这样,但是我不是一般人,你这是中毒了,这毒叫做十虫汤,就是字面意思,是由十种毒虫制成的,你知道的,天下毒虫那么多,要找到对应的毒虫可不容易,”

韩子熙一直都不相信自己是胎里带来的毛病,可是找遍了无数的大夫,都是这个诊断,但是他是个固执的人呢,要是临死前,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怎么甘心呢,

这个荣华公子,似乎就是冲他来的,他也不过是想要看看,这个人,是不是知道他的身体情况,

原来,是真的知道啊。

韩子熙知道自己果然不是病,而是毒,这么多年的心结,似乎终于解了,只是这什么十虫汤,韩子熙听都没有听过,他虽然不学医,但是也在知道天下毒虫何其多,要知道是哪十种,再找出对应的解药,怕是时间不够了啊,

韩子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纠结,难道他真的还是得早死,可是家里的产业还没有花完,这也太惨了吧,半点都不想便宜那些人呢。

绒花还不知道韩子熙已经在感叹自己的财产问题了,她正想着,要怎么跟韩子熙谈条件,让韩子熙把大小姐要的【群鱼戏莲图】交出来呢。

看着韩子熙一会凝眉,一会叹气,好像自己没救了一样,绒花觉得,她还是得拿出气势来,得让人相信,她可是要成为天下第一神医的人,这点毒,小意思。

“按照正常的途径,你想要找到解药,除非找到下毒的人,否则怕是一辈子都配不出解药,幸好你遇到了我,就算是没有毒药的方子,也是可以解毒的,不过就是要受点小罪,以后得隔三差五的吐点血,但是你可以寿终正寝了啊,这样看,是不是还不错?”

韩子熙听到绒花的话,竟然觉得颇有道理,还很认真的思考了起来,以后要是隔三差五就吐血的话,那就是每天都要吃补品了,这样才够补上吐的血,人参鹿茸什么的,现在就得备起来了,再多生几个败家子,活到他死的那天,家里的钱,应该就可以花完了,到时候,死也应该瞑目了。

“荣华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啊,神医啊,对了,不知道神医您是喜欢银票还是银子啊,翠花,去,把公子的藏宝匣子拿过来。”

婢女翠花,再次听到这个跟她本人完全不相符的名字,脸扭曲了一下,往一旁的多宝阁而去,没一会,就捧着一个通透的白玉匣子过来。

绒花听到翠花两个字的时候,也是被震惊了一下,就那位姑娘的容貌,以及白雪般的肌肤,就算是用天仙来命名都不为过,怎么就整了个翠花的名字,怕不是见不得能跟他媲美的人儿,故意的吧,差点没忍住笑喷了好么。

等着厚厚的一叠银票推到绒花的面前的时候,绒花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连忙摆手:“我不要银票。”

“那你是要银子?这就麻烦了,这里可是十万两,要是十万两银子的话,得用不少的车来拉了,这么招摇,你不怕被抢?”

绒花觉得韩子熙不仅是个话痨,还是个奇葩,脑子想一出是一出,跟传言中那个可怜巴巴的空架子,一点都不像。

“不是,你听我说完可以吗?我不要银子,我只要一样东西。”

韩子熙听到这话,顿时又打断了绒花:“不要银子,那你想要什么?难不成是看上了韩某人?”

说着还故意坐着就瞪了两脚,一下子就远离了绒花,双臂环抱自己,十分硬气的说到:“士可杀不可辱,若是你想拿救命之恩要挟我从了你,那就是做梦,韩某人宁死不屈!”

翠花已经有些没眼看了,她家主子,第一眼,惊为天人,第二眼,就是个没皮没脸的。

绒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说到:“荣华没有断袖之癖,韩公子就把心给放进肚子里面去吧,我要公子家的传家宝【群鱼戏莲图】。”

听到绒花不是想要自己,韩子熙眼里闪过一抹失望,好像在无声的抗议,他才是最珍贵的珍宝,竟然有人不识货。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天抬头&。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 理身后&玉面小

    但好在,当时她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候,就已经留下了钱,让人给她处理身后事,死得惨就算了,要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了,可就真的是丢了她玉面小青龙的脸,

  • 大魏开&朝的时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死了,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