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荣华公子吧!”家仆在这里了守了两天了,之后他去找人的时候,荣华公子摊位旁边的小贩说他,荣华公子出外采草药去了,要过几天才回去,家仆就深怕错过了了,每日都在这里等着,“我是,请问您你是?”“小的叫健康长寿,想请荣华公子替我家公子看诊。”说着,说完,还非常殷勤的想要把绒花背药篓呢,不过被绒花给拒绝了:“可以,前面带路吧。”。...

“您是荣华公子吧!”

小厮在这里已经守了三天了,之前他去找人的时候,荣华公子摊位旁边的小贩告诉他,荣华公子外出采药去了,要过几天才回来,小厮就生怕错过了,每天都在这里等着,

“我是,请问你是?”

“小的叫长寿,想请荣华公子替我家公子看诊。”

说完,还非常殷勤的想要把绒花背药篓呢,不过被绒花给拒绝了:“可以,前面带路吧。”

长寿带着绒花,一路走到了江城有名的天香楼,还是最好的天字号客房,一进门,阵阵的凉意就扑面而来,外面很热,这里面这样的温度,想来是放了不少的冰,果然是韩家人,哪怕是个没有实权的少主,也依旧是排场十足。

“荣华公子您请!”

绒花抬脚进去之后,长寿十分安静的守在门口,别人以为他是守规矩,其实他是为了不让人靠近这里偷听而已。

这个天字号客房,可不是一间简单的屋子,里面可是别有洞天,绒花垂下了眼睛,站定,现在她不能上赶着去治病,韩子熙这人,戒备心十足,应该还是暗中让人观察了她许久,绝不能让韩子熙知道,她一开始的目标就是他。

“有人吗?”

屏风后面,顿时响起了声响,还垂着几道帘子,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哪里似乎是有人,但是身影太模糊了,看不清楚,

香风飘来,一双白净得好像是白瓷一样的芊芊细手,掀开了帘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绒花的面前,绒花的心,顿时提得老高,这个婢女装扮的人,是个高手。

一眼望去,一道清俊的背影,终于透过镂空的屏风出现了,绒花这才看到,这个小小的过厅,竟然垂着三道帘子,顿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真的是酒楼?分明是女子的香闺吧。

“荣华公子,这边请!”

绒花捏紧了自己背篓的带子,才慢慢的走过去,韩子熙转过头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今年真的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见到两个极端的美人,上次那个美人,如谪仙,眼前的这个,是妖孽。

韩子熙眉间一点红痣,让本来妖媚至极的脸,又生生的被一丝庄严给压住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偏偏又融合的极好,完美的呈现出了这张脸的惊艳。

“韩某人,长得可还对荣华公子的眼?”

虽然韩子熙是笑着说这句话的,但是绒花却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什么毒蛇给盯上了,她见多了莲叶耍暗器,大小姐耍铜锤,反应也比常人灵敏许多。

这一刻,绒花推翻了之前她对韩子熙的所有评价,这个男人,是个妖孽,而且,这个男人,恐怕早就知道了她的目标是他,所以他看着她蹦跶,然后在她以为终于成功的钓上鱼的时候,这个男人才终于出手了,

今天她若是但凡被韩子熙的容貌所惑,露出了什么觊觎的眼神,或者,不能让这个男人满意的话,她怕是走不出这间屋子了。

不过,她可是要成为像师爷乾坤子那样的天下第一神医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就露怯了,大小姐想要的东西,她要拿到手,这个男人的病,她会治好,她自己的命,也没有人能拿得走。

想通了,绒花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之前还让她惊艳不已的脸,现在在理想,大小姐,还有自己的小命面前,也就那样嘛。

“容貌乃是父母天生,韩公子自己满意即可,别人满不满意,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还能回炉重造?”

韩子熙想过绒花要么会露出跟那些他厌恶的人一样的痴态,要么就是假惺惺的说自己不是看重容貌的人,怎么都没有想到,绒花竟然会这样回答。

顿时就笑了,这一笑,旁边雍容华贵的牡丹,都好像失了颜色一般,饶是绒花心思坚定,还是晃了眼。

“荣华公子,果然如别人所说的……”

韩子熙故意停顿了一下,绒花心里当时就不爽了,虽然她是上赶着来给人看病的,但是耍她,几个意思啊。

“正直?”绒花顿时接过话,她当然知道别人是怎么评价她的,

“错,是二愣子,哈哈哈哈哈!”

看到韩子熙笑得那样子,绒花只觉得手痒了,这小子,竟然跟柳石头一个德行,皮的很,嘴巴还厉害,更是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你才二愣子,你全家都是二愣子~”绒花作为别苑的大姐头,收拾的熊孩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但是眼前的这个,她特别不爽,一点都不想给这人治病了呢。

韩子熙也是没有想到,荣华公子的脾气,竟然这么好玩,一时间,竟然起了逗弄之心,如今看着荣华公子显然是破功了,如同一个女子似的,就差叉腰了,这模样,像极了他院里的奶嬷嬷。

韩子熙顿时就坐正了身子,还故意咳了两下,又恢复了清俊公子的模样,不知道这人那么恶劣的时候,就看这人的表面,再看这人明显的中气不足的样子,还真是会让人生出怜惜之心呢。

“韩某许久没有见过外人了,今天逾越了,请荣华公子勿怪,今日请荣华公子是想要求诊的。”

说完,十分自然的生出了自己的手,示意绒花把脉,好像之前那个熊孩子,只是绒花自己的幻想而已。

绒花在心里默念了几句【群鱼戏莲图】,才压下了心里的暴躁,放下了背篓,然后跪坐在韩子熙的身旁,伸出了手,直接搭在韩子熙的手腕上。

把脉中的绒花,极为专业,很快就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对于韩子熙暗暗打量她的眼神都忽略了。

之前绒花以为,韩子熙是个小傀儡,那些江城的名医多半是被韩家的给收买了,所以故意不给这韩子熙治病的,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那些名医,可能是真的没有看出来,

韩子熙的脉象,真的就是胎里带来的毛病,是顽疾,一辈子都无法治愈,甚至可能连子嗣都留不下,简称药罐子,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284)

我要评论
  • ,什么&暴晒九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狈逃窜&严辞的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 城池,&协定,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 奶兄都&张破符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候,突&。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人俯首&为帝的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已经习&看一眼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