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花顿了顿。又地说:“虽然,您要能承受的痛苦,可能会是现在的的百倍,但是那个方子,我可能会还得仔细斟酌一二,尽可能会的让所有的毒性,都伤将近您。”好像是怕楚兮生气她碰毒药,绒花迟疑了一下,最后,但是作出解释到:“您明白的,我爹,是医痴,在他眼里,从来不都也没似乎是担心楚兮生气她碰毒药,绒花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解释到:“您知道的,我爹,是医痴,在他眼里,从来都没有什么医毒之分,只要是能治病的,就算是毒药,那也是良药,。...

绒花顿了顿。又说道:“但是,您要承受的痛苦,可能是现在的百倍,不过那个方子,我可能还要斟酌一二,尽可能的让所有的毒性,都伤不到您。”

似乎是担心楚兮生气她碰毒药,绒花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解释到:“您知道的,我爹,是医痴,在他眼里,从来都没有什么医毒之分,只要是能治病的,就算是毒药,那也是良药,

他给我留下的书,一本是医经,还有一本是毒经,以前,我总想着,在您身边,最好不要沾上毒经的事情,免得给您带来麻烦,

但是这次楚家大祸,父亲失踪,奴婢突然就想要学毒经上面的东西了,若是……若是将来,咱们真的要逃命,毒经上的那些方子,至少可以救下咱们的命。”

楚兮脑子顿时就轰然了一下,好像被什么给打蒙了一眼,绒花,到底还是决定了要学习毒经,她明明已经救下了父亲,救下了大部分的楚家军了,难道还是不能改变命运吗?

前世的惨剧,让绒花走上了成为毒娘子的道路,为她杀人,为她掩护,然后自食其果,死在了自己的毒药之下,这一世,楚兮是希望绒花可以做正直的荣华公子,那些恨也好,痛也罢,她一个人承受就够了,没想到,剧情还是又一次的校准了,绒花再次走上了学毒的路,像宿命一样。

黑漆漆的药浴下面,楚兮的手用力的捏紧了拳头,筋脉顿时又传来了痛意,楚兮甚至觉得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片的血雾,那血雾后面,是绒花早已没有生息的脸。

不知道是用了多大毅力,楚兮才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声音沉稳的说到:“绒花姐姐~你……,哎~医痴大叔不是说过,不希望你学习毒经上面的东西吗?

他当年就是因为毒经,而被人陷害的,若不是他始终坚持,错的不是毒,而是人,那本毒经他已经毁掉了,他只是想给你留个念想而已。”

楚兮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叫做她绒花姐姐了,因为楚兮说她长大了,再叫绒花姐姐娘们兮兮的,现在楚兮竟然又叫她绒花姐姐了,绒花的眼泪,也忍不住滴落,然后滴进了药浴里面,只荡起了小小的涟漪。

“若是父亲在的话,肯定会理解我的,小姐,我们虽然名为主仆,可我知道,你把我当成了亲姐姐,莲叶他们也是一样的,在我心里,楚家,也是我的家,你们也是我唯一的至亲了,我不像莲叶那样,精通打理庶务,也不像楚衡一身武艺,我不能拖你们的后腿,我这点医术,将来~将来,想逃走都做不到。”

绒花的声音哽咽着,楚兮心里也不好受,乱世之中,名医荣华公子,只能成为别人哄抢的工具,而毒娘子,却是连鼠道的人,都不敢轻易的得罪。

上一世,若不是绒花死了,成了压倒她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和楚恒,或许不会带着决绝的心,跟紫邑侯他们同归于尽吧。

“好,你学吧,不过万事小心,当初医痴大叔就说过,陷害他的人,本意也是为了想要夺取毒经而已,别被人发现了。”

绒花既然依旧要走上那条路,那她就尽全力的铺平道路吧,这一世,绒花姐姐,不会再为了救她而死了。

“既然你要学毒经,那第一张方子,就用到我身上吧。”

绒花知道大小姐的好意,郑重的点了点头,毒经早就在她的心里背的滚瓜烂熟了,她绝不会失手的。

第二天,绒花就离开了客栈,红豆心里就算是有些疑问,也不敢多问什么,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成算,绒花姐姐看来不仅仅只是一个大丫鬟这么简单呢,如今的世道,女子能代替主家办事的,那都是极为体面的,顿时有些羡慕,她也想要做个威风的管事嬷嬷呢。

两天后,绒花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带着一大包的药回来,红豆在给绒花准备洗漱的时候,好像觉得绒花姐姐的指甲比之前好像更暗沉了一些,但随后她又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肯定想多了,

出了房门,她又伸出自己的手指看了看,好像指甲的颜色,应该都是一样的吧,果然是她想多了。

红豆确实没有看错,绒花,中毒了,而且是她自己给自己下毒的,就算是楚兮说她要做她毒方下的第一人,但她又怎么敢真的冒险呢,用自己试药,是最好的,起码她能清晰的知道,方子最合适的剂量。

如今,她总算是已经找到了最佳剂量了,小姐用了,只会轻微的中毒,并不会影响太深,后面,再多喝几次排毒的药,就没事了,

楚兮再次泡入药浴的时候,顿时觉得身上的皮肉像是被人给一片片的割下来了,就算是脸已经苍白了,但是她还是一声都没有吭过。

她在乎的从来都不是这身皮肉,更没有想过,将来若是没有一身好皮肉就嫁不出去了,她担心的是她的筋脉,现在有太多未知的危险了,没有武力傍身,楚兮总是会梦到她无力的看着身边的至亲一个个死去,

也不知道痛了多久,楚兮直接晕了过去,绒花这才有些慌乱的把楚兮给抱了出来,她很清楚,能救回楚家军,小姐是不吝啬失去一双手的,但若是有机会能治好,那么无论是什么样的痛苦,小姐都能承受,所以,她只有尽可能的给小姐最安全最快捷的方子。

楚兮醒来的时候,之前有些麻痹的双手,竟然有了一些知觉,而手臂上,已经结痂的伤口,好像也变得有些发红发痒了,没想到,不过才泡了一天药浴,竟然有这样的效果,

毒经上的方子,药效果然霸道又有效,

没过两天,韩子熙,果然找上门来了,要不是绒花时不时的就要去那边转转,还不知道,韩子熙想要找个大夫,都要鬼鬼祟祟的。

禀告了楚兮之后,绒花又换回了男装,假装是从外面刚赶回来一样,才刚到城门口,就被韩子熙的小厮给拦住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276)

我要评论
  • &挡,连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听闻噩&耗,楚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要不然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 而齐国&陈国与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 被扎成&了箭垛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陈国

    三年后,陈国的国都突然冒出一个疯女人,手持两把巨斧冲入陈国国都斩杀重兵相护的相国大人、以及紫邑侯,最后力竭被万箭穿心而亡,引起天下一片哗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