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子熙上辈子那就敢拿出半数身价去心存感激救他的人,的吧,他实际上早已明白了自己是遇害了,那半数的家产,更是借秦贼孟尝君的手,作为礼物秦贼的,在去寻求庇佑罢了,能让他用这样的方式为自己报仇雪恨,的吧,韩子熙现在的的处境不献媚,荣华公子这样的二愣子,所以能可以得到韩子绒花接到了楚恒的信之后,换回了女装,前来找楚兮,叮咚和小丫鬟红豆,看到绒花的时候,眼都直了,他们家小姐,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丫头吗?。...

韩子熙上辈子既然敢拿出半数身价去感激救他的人,想来,他其实早就知道了自己是被害了,那半数的家产,更是借秦贼门客的手,送给秦贼的,在寻求庇护罢了,

能让他用这样的方式为自己报仇,想来,韩子熙现在的处境不讨好,荣华公子这样的二愣子,应该能得到韩子熙的信任了。

绒花接到了楚恒的信之后,换回了女装,前来找楚兮,叮咚和小丫鬟红豆,看到绒花的时候,眼都直了,他们家小姐,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丫头吗?

“小姐,您受苦了~”

绒花放下包袱后,就开始给楚兮看伤,当初给楚兮看伤的老大夫极为擅长这些皮外伤,医女给楚兮上药也处理得极好,只是老大夫看伤行,却没办法让楚兮的伤痕消失。

仔细的查看过楚兮的伤后,绒花心里算是放下来了,这些伤痕,用上她的药,两年之内,伤痕应该可以完全消除,小姐现在十四岁,在出嫁前,来得及,

至于小姐被伤的筋脉,药汤泡浴半年,就可以恢复,只是半年内,小姐的手臂,怕是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使力了。

“我没事,这些日子,你也受苦了。”

绒花摇了摇头:“奴婢不苦,您知道的,奴婢从小就喜欢医术,这些奴婢甘之如饴,奴婢来的之后,已经打探过了韩子熙这个人,韩家祖上是做大官的,后来就成了这江城的富家翁,连知府大人,都要给韩家几分面子,

只是韩子熙虽然说是韩家未来的掌权人,但现在,韩家真正掌权的是几位族老,韩子熙,是个有名无实的少主,

他的顽疾,奴婢打探过,江城但凡是有名的名医都去看过,最后都只是说是顽疾,只需要安静静养,不能操劳,留下调养的方子,

奴婢觉得,他应该是被架空了,那些名医,要么是沽名钓誉之辈,要么就是收了韩家的好处,不肯帮韩子熙好好治病,奴婢也曾试图靠近过韩家,但是韩家极为防备外面的大夫,

江城的那些大夫联合起来排挤奴婢,正好遇到柴家的事情,奴婢就抓住了这次机会,让整个江城都知道了奴婢的名号,倒是让小姐您担心了。”

绒花详细的说了来江城的这段时间的经历,看似说的这么风淡云轻,但楚兮知道,能这么短时间站稳脚跟,不仅仅是绒花的医术过硬,怕还有经过不少的威胁,才让绒花走了这步险棋,一旦没处理好,那就是引火自焚。

楚兮的伤是为了救楚家军造成的,绒花既心疼,又骄傲,她的小姐,真的做到了,只是父亲失踪了的事情,绒花也非常的担忧,凭借父亲的本事,竟然有人能带走父亲,但她把自己的焦虑都藏了起来。

“楚家军还好好的,真好~”

绒花这段时间,精力高度集中,担心自己完不成小姐的命令,焦虑之下,甚至会做噩梦,梦到小姐,二少爷,楚家军,全部都死了,这个天下,只剩下她一个人了,那样的场景,太可怕了,让她差点都崩溃了,

绒花跪坐在地上,手趴在楚兮的床边,说着说着话,竟然就睡着了,楚兮知道,绒花定然是累狠了,如今见到了她,知道她安然,才终于能放下心里的担忧,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楚兮用脚勾出了被子,拉过来给绒花披上,也闭上了眼睛,对别人来说,这不过是短短的十几天而已,对她来说,却好像是过了一生那么长,也忍不住陷入了沉睡中。

绒花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手臂都有些麻了,她自己给自己活血安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门,

小丫头红豆安静的守在门口,看到绒花出来了,连忙迎上来行了个礼:“绒花姐姐好,我是红豆,是小姐新买的丫头,房间我都给你收拾好了,还有干净的衣服。”

红豆在人牙子处的时候,规矩是学得最好的,管教他们的嬷嬷说了,到了小姐身边伺候的时候,那些小姐身边的大丫鬟们,也是她们这些小丫鬟要伺候的对象,尤其是大户人家的大丫头,被成为‘副小姐’。

绒花到了的时候,楚恒公子都很高兴,喊着绒花姐姐,红豆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大丫鬟的地位很高,她万万不得得罪,在小姐身边的这几天,她觉得过得极好,一点都不想要离开,必须得讨好绒花才行。

红豆在想什么,绒花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她没打算跟红豆客气,这个丫头是才买来的,不知道什么秉性,所以得先严厉点才行,免得这丫头仗着以后身边暂时只有她一个丫头而生出什么娇纵之心。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给大小姐准备一些白粥,还有,让厨房的人,备两锅干净的水。”

“好的,绒花姐姐,我这就去。”

红豆的规矩还是不错的,虽然比不上将军府的丫头,但在外面,也没有那么讲究呢,能做事就行了,

楚兮醒来的时候,绒花已经梳洗干净了,开始给楚兮配药了,楚恒的腿,绒花也给弄了新的药,还特意给了楚恒一瓶祛疤的,把楚恒给弄得哭笑不得,他一个男人,有疤才是英勇的象征呢。

小二很快就把水给提了过来,绒花亲自伺候楚兮泡药浴,刚开始,楚兮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但随后,手臂渐渐的传来了刺刺的,麻麻的感觉,但她还能忍得住。

“小姐您忍忍,这已经是奴婢给您配的最温和的药了。”

楚兮本来是闭着眼睛的,听到绒花的话,顿时就睁开了眼睛,盯着绒花,问道:“你还有别的药方?”

绒花在楚兮面前,最大的优点就是,从来都不会自以为是,更不会自认为是为楚兮好,就隐瞒什么,

“是,我确实是有更快的方子,由三十八味毒花毒草构成,只需三个月,您这一身皮肉就可以焕然一新,您的筋脉,两个月,就可以好起来。”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那些人&符,她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下四公&儿,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 了他们&已经无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喷火的&镇压,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楚建安&万将士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杀掉她&让最强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