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花的梦想,始终都是做她师爷医圣乾坤子那样的人,只可惜,上一世的他们苦命,楚家所有人,医痴大叔,阿牛叔,都死了,他们的希望,梦想,都死在了那场阴谋里面,他们还好好活着的三人,心里只余下了仇恨,绒花选择放弃了成了了一个医者的梦想,变为了连鼠道中人,都畏比试开始了,江城的几大药房,找来了感染了水痘的人,出痘的人,活下来的概率,在如今这个时代,是一半一半,算是死亡率极高的一种病了。。...

绒花的梦想,一直都是做她师爷医圣乾坤子那样的人,可惜,上一世的他们命苦,楚家所有人,医痴大叔,阿牛叔,都死了,他们的希望,梦想,都死在了那场阴谋里面,他们还活着的三人,心里只剩下了仇恨,

绒花放弃了成为了一个医者的梦想,变成了连鼠道中人,都畏惧的毒娘子,之后,更是以医女的身份,毒杀了不少那相国大人和紫邑侯的心腹手下,

为了保住楚兮不被人怀疑,绒花主动暴露了自己来掩护楚兮,最后吞了自己制成的毒,死在了漆黑冰冷的地牢中,

紫邑侯的黄磷烟,可不就是绒花花费了半年时间破解出来的么,楚兮靠着黄磷烟,打了紫邑侯一个措手不及,三千御林军,两千他们收留的门客,还有无数的虾兵蟹将,都被她们给屠杀殆尽,那真是一场,如地狱般的噩梦啊,而如今,这场噩梦,醒了,

再次睁开眼,楚兮的眼神变了,那是对如今这样局面的执拗,谁也别想再毁掉他们的希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比试开始了,江城的几大药房,找来了感染了水痘的人,出痘的人,活下来的概率,在如今这个时代,是一半一半,算是死亡率极高的一种病了。

绒花小时候是出过痘的,那些被黎伯找来给她练手的村里的孩子们,出水痘,都是她一手照料的,一个都没有死,这个病人,到了绒花手里,命算是保住了。

小姑娘不过三四岁的样子,穿着富贵,长得也是肉嘟嘟的,像极了小时候的小姐,绒花顿时眼里充满了怜爱,

当听到小姑娘有些难受的哼哼的时候,绒花还把小姑娘给抱在了怀里,轻轻的拍着小姑娘的背,哼起了小曲子,小姑娘本来有些不安的情绪,很快就被安抚了下去。

很快,绒花听到了别人说这个小姑娘的身份,是江城有名的柴员外家的七小姐,虽然年纪小,但却是家里唯一的嫡女,其余的几个姐姐,都是庶出,

这样的小姑娘,那不得是一家子的宝贝疙瘩,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肯定是照料的极好的,可眼前这个小姑娘的病症,似乎是被人传染的,

绒花顿时就气笑了,这是有人拿她作伐子呢,水痘的死亡率极高,尤其是这样的小姑娘,救不回来多正常,而柴家的人,却把家里本来是最宝贝的嫡女,用着可笑的方式,送到她手里,

绒花如果真的是个沽名钓誉的人,这小姑娘,必死无疑了,到时候,柴家死了嫡女,她的名声也彻底没了,被扫地出江城。

顿时看小姑娘的眼神,更加的来怜惜了,可怜的孩子,才三岁,就被人给盯上算计性命。

此刻绒花看谁都觉得信不过,连给小姑娘熬药都是自己亲力亲为,晚上,也是亲自守着小姑娘,一夜过去了,小姑娘身上的热度退下了,人也精神了许多,不像刚来的时候,恹恹的,整个人都是模糊的,难受得直哼哼,

现在小姑娘已经会甜甜的喊着谢谢大哥哥了,那些亮晶晶的水痘,也慢慢的焉了下去。

柴家的二夫人,还等着嫡小姐香消玉殒的消息呢,到时候她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那个躺在床上只剩下半条命的夫人,那女人还不得一口气上不来一命呜呼?

这个正房夫人的位置,她可是盼了好久了,长子长女都是她生的,可惜前面加了一个庶字,庶长子,庶长女,听着就膈应人,她的儿女,就应该是嫡长子嫡长女才对,若不是当年她家中家道中落,她才应该是老爷的正妻,这么多年了,如今夫人的娘家也败落了,夫人的位置,该换人了。

就在二夫人做梦能被扶正的时候,二门回事处的婢女冬梅慌慌张张的爬了进来,一脸的惊恐。

“二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二夫人身边的婆子,气得顿时一巴掌给婢女给抽了过去,骂道:“你才不好了,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把嘴巴给缝起来。”

婢女冬梅本来就被吓坏了,现在又被抽了一巴掌,差点就哭出来了,但是她知道,要是她敢哭,这刘妈妈肯定更要抽她了。

二夫人看着刘妈妈已经把人给教训了一顿,才挥了挥手,派头十足的说到:“大管事还没有告诉你们,我朝露院的规矩吗?”

冬梅捂着脸,脸上一副受教了的神情,但心里却在腹诽:什么规矩,这院子有过规矩么,还不是仗着夫人好说话,又生了大哥儿和大姐儿,一个姨娘,非要让人称呼二夫人,现在更是因为夫人生病不管事了,就装起了正房夫人的派头,嫌弃我没有规矩了,以前不知道是谁说的,喜欢我天真烂漫的呢,

不管心里怎么想,冬梅立马端正了身子,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礼,压着恐惧说到:“奴婢回二夫人的话,官府来人了,把小舅爷给抓走了。”

二夫人看着冬梅行礼,本来还挺享受的,现在听到冬梅的话,手里拿着的团扇,‘咚’的一声,就落在了地上。

然后,冬梅就眼睁睁的看着二夫人的脸狰狞了起来,然后推开了刘妈妈,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她的右脸上,嘴里骂道:“贱丫头,舅爷出事了,你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慢悠悠的说,你安的什么心肠,作死的贱东西,回头就卖了你。”

柴府的小舅爷,不是正房夫人的兄弟,而是二夫人的兄弟,仗着自家姐姐受宠,府里的几个年纪最大的公子小姐,都是他姐姐所出,在柴府地位不低,

刘妈妈又狠狠的踹了一脚还傻站着的冬梅,厉声骂道:“还不快把事情给说一遍,你是要急死二夫人吗?”

冬梅眼里的泪水已经在打转了,却不敢哭,连忙说到:“说是有人报官,说小舅爷故意传播什么疫病。”

二夫人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82)

我要评论
  • 楚兮那&可惜她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出,天&战无不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 司晨,&为帝的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惯了每&斑的‘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 镇压,&超生,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班师回&围困于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