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的伤,终于等到也可以疾行了,冬瓜和南瓜也赶了回来,除了黄瓜和韭菜,其余的人,都被送回了云栖镇,黎寒山也赶过来了,看见楚兮身上的伤,他都能想起当年的情况是有多危险,但是很不想指出楚兮的伤,救了那么多人是很值得的,但黎寒山,心里依旧是都忍很庆幸,很庆幸“还疼么?”。...

楚兮的伤,终于可以赶路了,冬瓜和南瓜也赶了过来,除了黄瓜和韭菜,其余的人,都被送回了云栖镇,

黎寒山也赶来了,看到楚兮身上的伤,他都能想到当初的情况是有多危险,虽然很不想认为楚兮的伤,救了那么多人是值得的,但黎寒山,心里依旧是忍不住庆幸,庆幸当时楚兮说要游历,庆幸他给楚兮训练的人,是得用的,要不然楚家军怕是真的要完了。

“还疼么?”

楚兮以为黎伯看到这样的她,会很生气,没想到,却只是慈爱的看着她,楚兮突然心里有些难过,就好像,她不需要一个人撑着了,她痛了,可以撒娇,

“嗯,可疼了,疼得每天晚上睡觉都睡不着,黎伯,我会不会变成残废啊,我不想变成残废。”

黎寒山看到楚兮总算是有小姑娘该有的娇气,心都揪起来了,楚兮虽然说是大小姐,可是却是他一手养大的,可以说,他比大将军这个父亲,还要疼爱楚兮,看到楚兮如今这么惨,心里的怒气又冒了出来,伤了他心尖上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

“不会的,绒花肯定能治好你的,你现在就乖乖去找绒花,京城的事情,交给我,大将军的毒,还有医痴兄的事情,都交给我,你安心养伤就是了。”

楚兮重重的点了点头,以前,什么都是她一个人撑着,现在,黎伯告诉她,她可以歇歇,可以替她承担一部分的责任,楚兮心没来由的就有些心酸了,若是上一世父亲没有死,黎伯没有失踪,她是不是也不会过得那么苦。

远在江城的绒花此刻正被人给下了战书,虽然她不知道大小姐为什么要让她给那位韩子熙治病,但是只要是大小姐的话,她不需要知道原因,做就是了,

女子若是想要在外行医,几乎是不会有人相信的,那些医女,也不过是那些大夫为了方便给那些内宅妇人治病时,有一个能看得见患处的耳目罢了,

为了更好的完成楚兮交给她的事情,绒花扮成了男子,还用药物改变了自己的声线,连喉结都是若隐若现的,根本不会有人看出她不是男子的破绽。

浪费了十来天,她的机会终于来了。

刚到江城,绒花就用身上为数不多的钱,租了一个街边的摊位,摆了一个免费看诊的摊子,因为她不卖药,所以就算是有人不满,那些药房的人,也还是没有赶尽杀绝。

直到绒花治好了一个有传言中必死无疑的肺痨鬼,绒花化名荣华公子的大名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江城,多的是人,捧着银子要求诊,这就动了那些药房的人的大饼了,

以前绒花给穷鬼看病,又不收诊费,他们就无所谓了,现在想要给达官贵人看病,那就是在抢生意,他们怎么容得下,

这不,江城的几家大药房联合起来,找了几个病人,要逼着绒花答应比试,要不然,就要把绒花给赶出江城,不能在江城行医了,

别人以为绒花这是被排挤了,肯定会害怕,还有不少得过绒花恩惠的人前来安慰绒花,却没人知道,绒花等的就是这一天。

绒花的亲爹医痴,是医圣的乾坤子的徒弟,只是因为太过痴迷医术,才被人戏称为医痴,对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因为大将军不限制女子的缘故,倾囊相授所有的医术,她的医术,足以吊打无数人。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人能治好韩子熙的顽疾,绒花,是绝对可以占一席之位的,前世,韩子熙快要死了,被秦相的门客所救,韩子熙不仅奉上了半数的身价,还送上了传家宝【群鱼戏莲图】。

直到魏国被灭,秦嗣源为了保命,才爆出,这【群鱼戏莲图】中,藏着一份前朝的藏宝图,这一世,楚兮一定要抢先救下韩子熙,

到了江城的时候,车辕旁边的楚恒,连忙让冬瓜把马车赶到了一家口碑不错的客栈,他的腿,并没有影响他的出行,但楚兮还是让楚恒再买了一个小厮供驱使,免得楚恒的腿留下什么大问题,

对于陪着她一起吃苦受罪,最后替她挡刀而死的楚恒,楚兮早已把这个只比她大了半岁的奶哥哥当成了亲哥哥,他们喝同一个女人的奶长大,一个姓,不是亲哥哥是什么,当然心疼了,

至于冬瓜他们,如今楚兮觉得自己严重缺人手,怎么可能让他们大材小用,

“去打听一下绒花的下落。”冬瓜立刻就离开了客栈去打探消息了。

“小姐,绒花姐姐,肯定能完成任务的,”

绒花是他们当中的大姐姐,一直都是孩子王,照顾他们,护着他们,楚恒心里,是非常相信绒花一定能完成大小姐交代的任务的。

为了实践自己的医术,绒花以前就化名为荣华公子行医,冬瓜很快就打听到了荣华公子的下落,并且还打听到了很多关于荣华公子的事情,

而客栈之中,小厮叮咚,很是机灵,又会看眼色,办事极为妥帖,虽然他不清楚主家的底细,但看到楚恒公子伤了腿,阿兮小姐也是浑身都是伤,

听到主家打听荣华公子,那多半就是听说了荣华公子的消息,所以特地赶来求医的,所以他也开始在客栈附近打听,还打听的特别细,甚至还问过不少那些找荣华公子看过病的人。

那些人,本来就受了绒花的恩惠,如今绒花被人欺负,他们人微言轻,帮不上忙,看到竟然有人远道而来求医,当下恨不得自己像说书先生一样能说会道,要给绒花正名呢。

“大小姐,绒花姐姐行医的时候,就好像会发光一样,让所有人,都忍不住靠近她,你看那些百姓,多感激她。”

“她行医的样子,很美。”

楚兮只是淡淡的露出了一抹笑,然后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样活在阳光下的绒花,真好,现在这样的局面,是前世他们做梦都不敢有的奢望,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十年苦&了天下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 七月,&围困于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她现在&她一命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的相国&大人和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不克,&这一年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