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陈国国都,在封闭状态了城门五天后,但是再打开了,江北寺就算想把左丘给弄死,但京城究竟是整个陈国的政治经济中心,里面的人口数十万,每日这些人的口粮每日就得消耗掉掉几十万斤,多得是每日都买粮食的人,京城封得豪无征兆,那些商人们的库存早已消耗掉殆左丘愣是藏在了货栈那里,靠着楚兮留下的食物过活,就算是江北寺出动了不少人,连带着都找上了鼠道的人,还是没有找到左丘,他也只能放弃了,大不了直接宣布,左丘左太傅已经遇害了,以后就算是左丘再出现,一个被死亡的人,谁敢认?。...

而陈国国都,在封闭了城门十天之后,还是打开了,江北寺就算是想要把左丘给弄死,但京城到底是整个陈国的政治经济中心,里面的人口数十万,

每天这些人的口粮每天就要消耗掉几十万斤,多得是每天都要买粮食的人,京城封得毫无征兆,那些商人们的库存早就消耗殆尽了,若是城门继续封锁下去,京城就得有人饿死了。

左丘愣是藏在了货栈那里,靠着楚兮留下的食物过活,就算是江北寺出动了不少人,连带着都找上了鼠道的人,还是没有找到左丘,他也只能放弃了,大不了直接宣布,左丘左太傅已经遇害了,以后就算是左丘再出现,一个被死亡的人,谁敢认?

城门打开了,商少卿等人,第二天才离开,要不是为了避开四处寻找童培春的人,他们早在城门开的第一天就离开了京城,

如今等着童培春的人以为抓走他们公子的人已经逃出了京城,追了出去,他们才准备启程离开。

砚台让人推着几个大油桶,在东城门排队等着出城门,油桶的夹层里面藏着一个人,愣是没人发现,出了京城很远的地方,被饿得奄奄一息的童培春才被人给提溜了出来。

“公子,人还活着,咱们怎么处置~”

“送去点天灯吧,另外,通知漕运的人过来收尸吧,毕竟当初童霸天好歹是赔礼道歉过,咱们怎么也要给人留一具尸体不是。”

砚台立刻就下去办了,让人在童培春的身上浇了油,然后挂了起来,再点火之前,还让人封住了童培春的嘴,公子身体不好,听不得什么嘈杂的声音。

“点火。”

童培春双目撑圆的看着砚台,泪流满面的样子,一个劲的摇头,又磕头的样子,要多可怜又多可怜,要不是他们知道这死肥猪的真面目,恐怕都不忍心下手了。

很快,大火就烧了起来,童培春根本就挣脱不得,却被烈火焚烧,只能像一条扭曲的大虫子一样扭来扭去的,过了好一会,砚台确认人已经烧死了,才回去复命。

“公子,处理干净了。”

漕运的人,赶来的时候,只看到了铁链挂着被烧成了焦尸的少爷,顿时血液直冲脑门,完了,他们也活不成了,

为首的人,顿时狠了狠心,直接把童培春的心腹都给杀了,然后让人把童培春的尸体给扔进了深山里面,任谁都别想知道童培春的尸体在哪里。

只要他们一日不承认找到了童培春,在外面奔波找人,总瓢把子再生气,也不能毫无理由的打杀他们,谁不知道童培春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主,他自己乱跑,可不怪他们。

漕运的人,来得快,去的也快,死去的童培春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们,连忙又去找人押着货物上船了了,撇清了自己的嫌疑。

“公子,漕运的人,不仅没有想要去追查,反而把童培春的人都给杀了,看样子,您给童霸天留了一具全尸的好意,要被辜负了。”

商少卿咳嗽了几声后,紧接着把胡裘给系的更紧了,这大夏天的,却跟过冬天一样,砚台心有些难受,除了让人送更多的银丝碳来,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嗯,你退下吧。”

估计童培春做梦都没有想到,他被人给弄死,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害死了他认为身份卑贱的一对在江上讨生活的渔家父女,

那个小姑娘的模样,砚台现在都还记得,精灵古怪的,看着公子畏寒,愣是省下了自己的口粮(一碗鱼汤)送给公子,想让公子去去寒。

若是只是砚池被恶心了一下,他们的船队被围攻了,或许公子还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跟童霸天结仇,按照规矩找漕运的人索赔就是了,谁让他动了让公子难得起了一丝慈悲心的人,死无全尸也是活该。

他们刚离开没多久,就听说了,魏国和齐国开战的事情,顿时感叹,好好的天下,怎么就乱了呢,

紧接着,他们又听到了魏国损失惨重,但齐国也没有讨到什么好的时候,粱善就跟商少卿建议,他们要不还是暂时留在陈国吧,

如今魏国和齐国都不太安稳,历来打仗的时候,他们这些商人都是最惨的,不仅要被官府的人拿捏,让捐献什么物资给军队,要么就是被什么流寇要求给两钱花花,他辛苦赚的钱,可不想白白便宜了别人。

商少卿到哪里去,都无所谓的,只是眼神却看向了魏国的方向,说不清是为什么,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详的预感。

果然,没过几天,商少卿的预感就成真了,他的人,得到了消息,那位对他们家少主有恩的医痴先生,失踪了。

商少卿当初离开云栖镇的时候,就已经查清了,救他的人,曾经是魏国楚大将军的管家,十几年前,就辞别了旧主,在云栖镇做起了员外郎,那医痴先生,就是楚大将军的军医。

如今,别的事情,他都可以不管,但是医痴先生,他不能不管。

“砚台,给砚池他们传信,全力寻找医痴先生,另外,让薛神医想办法去给楚大将军解毒,”

砚台领命之后,立刻就下去安排了,倒是粱善有些不解:“少卿,你不是都已经付过报酬了吗?为什么还要插手楚家的事情,你就不怕你家里的那些老家伙又叽叽歪歪?”

商少卿又拢了拢身上的胡裘,有些不以为意的说到:“不过举手之劳,再说了,我又没有插手魏国和齐国的事情,我今天能活着跟你说话,就得领这个情。”

粱善立刻就闭嘴了,生怕商少卿待会会顺杆爬,然后让他也跟着出钱出力,他是很有钱没错,但是他的钱,外姓人,也只有商少卿能花用一二,其他的人,就是一个铜板,都别想,哪怕那人是商少卿的恩人,也不行,

大不了,以后楚家的人若是想要跟他做生意,他少赚一点,这一句是看在了商少卿的面子上了,不能再多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70)

我要评论
  • 楚家军&候,被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弃抵抗&国三年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自己被&近却好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 &,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天大道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的只有&朝廷轻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半年之&齐国皇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 世不得&暴晒九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