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秦嗣源心里更恨楚家父子了,当年他要笼络楚高家军的人,却被人给言辞讥笑,这恨,他但是始终都也没放下自己过。楚高家军的物资和兵源,都被他给卡的死死地的,倘若这一次楚高家军死绝了多好,那魏国所有兵权,就基本上是他的一言堂了,三天后,关于楚高家军被设计陷害,楚家军的物资和兵源,都被他给卡的死死的,若是这次楚家军死光了多好,那魏国所有兵权,就几乎是他的一言堂了,。...

这个时候,秦嗣源心里更恨楚家父子了,当初他要拉拢楚家军的人,却被人给言辞讥讽,这恨,他可是一直都没有放下过。

楚家军的物资和兵源,都被他给卡的死死的,若是这次楚家军死光了多好,那魏国所有兵权,就几乎是他的一言堂了,

两天之后,关于楚家军被陷害,大将军中毒昏迷的案子,就完结了,袁超被推出来的时候,只说陷害楚家军,就是以为因为他记恨楚家的人,

他的女儿跟楚建舟是未婚夫妻,楚家却半点都不拉拔他们,楚家的当家主母,还曾呵斥他的女儿,让他女儿的名声受污,以至于每日郁郁寡欢,他就是要为他女儿报仇,也是为了让楚家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这个借口,其实只要脑子不傻的人,都知道是假的,但谁又在乎呢,不过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罢了,

楚建舟违抗军令,虽其情可悯,但到底是有错在先,不可不罚,本是正二品的先锋将军,如今直接被贬为了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了。

那是死难的将士,则额外的恩典他们亲人,可以免兵役十年,算是补偿。

这样的结果,周副将心里不甘,明明他们这些年牺牲这么大,为国为民,现在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可惜却被虎先生给牢牢的拽住了。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若是没有之前咱们手捧骨灰步行回来,让天下百姓看到了楚家军的惨烈,咱们连这点公道都得不到,现在起码他们还推出了个兵部侍郎祭奠死去的兄弟。”

谁不憋屈呢,虎先生这样的文人,都恨不得抄起家伙把太极殿上坐着的那个双眼被蒙蔽的君王给捅几刀,可是他不能,

秦嗣源敢这么猖狂,不仅仅是他在朝堂上一言堂,几位皇子的资质都不太好,朝廷若是没有秦嗣源这样贪恋权利的人压着,怕是会更多昏招频出,秦嗣源手里还掌握着魏国其余的几十万大军,

他们能活下来,已经是大小姐拼尽了全力的结果了,不能让大小姐的努力白费了。

“咱们暂时忍辱负重也没关系,切记不可让人抓住把柄处置了,这天下恐怕已经开始乱了,秦嗣源以为自己是老谋深算,却不知道自己是在与虎谋皮,齐国可不是什么善茬,有得他难受的。”

周副将顿时有些不忍,天下大乱,那些百姓恐怕要更苦了,但他们已无力改变了,楚家军,自身难保了。

与此同时,楚兮正在喝药,突然脸色大变,把照顾她的医女给吓坏了,还以为是楚兮的病情恶化了,连忙放下了药碗,出去喊大夫。

楚兮却痛得连想要喊住医女的力气都没有了,不仅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甚至还有些呼吸都无法呼吸了,胸口处好像是被刀子剜心一般。

大夫很快就来了,看着楚兮的样子,分明是疼痛难忍,连忙拿出银针给楚兮施针,可惜毫无用处,最后大夫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把楚兮给弄晕了过去。

医女看楚兮的眼神,越发的怜悯了,真是一个可怜的小姑娘,小小年纪竟然伤得那么重,

楚恒很快也到了,看到自家小姐这样备受煎熬,心里恨不得把那些害了小姐的人都通通的杀了,

没有一个人怀疑楚兮的痛苦是另有原因,甚至连楚兮自己都不清楚,

等楚兮再次醒来的时候,胸口处的痛苦,总算是消散了,楚兮支开了医女,自己颤抖着手,掀开了衣襟,本来应该是雪白一片的肌肤,此刻已经隐隐有些淡淡的荷花印记了,

这让楚兮心里有了些很不好的猜想,第一次痛,她知道了重生回来后剧情的轨迹跟上一世有些不同,

第二次痛,是她确认了柳木头和柳石头的身份,第三次,是她确认了那个被她救下的人算是活下来了,现在是第四次了,是她救下了楚家军和大哥。

若是没有重活一世的经历,或许楚兮只会认为自己很有可能患有心疾之类的病症,至于那个荷花的印记,估计也会以为是什么隐形的胎记。

但有了这么多次的巧合,楚兮不得不多想一些,或许,这是她重活一世,得到了本不该得到的东西或人,救了本不该救的人,所要承受的惩罚。

没错,楚兮完全没有把这看似圣洁莲花模样的印记看成是什么神迹,她更多的是认为,这是惩罚,是上天给她想要逆天改命的惩罚和警告,

这个世界,是一本书,是一本女主大放光彩的书,她只是一个炮灰,本来应该按照剧情,给女主铺路,可是,出现了一些意外,她或许是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隐形的设置,让她能重新来一次,

但强大的剧情,是容不下她这样的变数,所以,剧情是容不下她的,只要她楚兮想要改变剧情,就会受到剜心一般的惩罚。

想通了这些之后,楚兮突然就笑了,她不怕剜心,更不怕痛苦,她只怕这一世,重来了还是要经历上一世的绝望和痛苦,

只要能救下至亲至爱,这点痛苦算什么,同时楚兮更加的确定了,就算是这本书的剧情强大能一次次的把剧情拉回去,但是这不代表她就一点空子都不能钻,千里之堤都能溃于蚁穴,若是她做的那些事不能改变命运,上天又何须给她警告和惩罚。

楚兮对整本书的剧情并不是完全知情,有时候不能知道自己做得是不是改变命运,但只要她胸口的那朵莲花印记会发作,就证明她做的事情,改变了剧情,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回来之后,楚兮一直都处于焦虑的状态中,现在,她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触。

心中越发的坚定了要跟命运,要跟这本书强大的剧情,还有那个得天独厚的女主斗到底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再便宜女主了,更不会让他们一家子成为垫脚石了,像上一世那样死的那么可笑窝囊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放路上&的下场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时嘴角&来示众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战无不&胜,陈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 两个月&野鬼,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 楚兮明&被扎成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那个天&人,也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 楚家军&天狼山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