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建舟是在负荆请罪,这样的行为,对于一个武将来说,不算什么,却谁都也没想起的是,在楚高家军入城的时候,楚家的二公子,探花郎楚建安,也会出现在了街头,的而已穿的亵衣,让下人再他身上抽了足足二十鞭子,白色的亵衣,被染了血,看起来极其的刺目。但是楚可是楚建安是个文人,是赫赫有名的探花郎,这样的人,对于仪容仪表是相当的苛求,如今,这样的自罚,可以视为非常严重的事情。。...

楚建舟是在负荆请罪,这样的行为,对于一个武将来说,不算什么,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楚家军进城的时候,楚家的二公子,探花郎楚建安,也出现在了街头,同样只是穿着亵衣,让下人再他身上抽了整整三十鞭子,白色的亵衣,染上了血,显得极为的刺眼。

可是楚建安是个文人,是赫赫有名的探花郎,这样的人,对于仪容仪表是相当的苛求,如今,这样的自罚,可以视为非常严重的事情。

读书人,要么是古板迂腐,要么是老奸巨猾,可不管是什么样的,读书人的骄傲都刻在骨子里,探花郎的美誉,同时也是楚建安的武器,他如今也只想为那些憋屈枉死的将士们讨一个公道,如今已经有不少学子们,都纷纷的在声援楚家军了。

虎先生和周副将他们,是走在最前面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脸色惨白的楚建安跪在那里,丝毫不顾及旁人的眼光,顿时心里也有些五味成杂。

二公子这一手,是彻底把那些想要跟楚家军打嘴仗的人压下去了,倒是显得他们这些人是莽夫了。

周副将脾气暴躁,之前心里一直压着的一股邪火,在看到楚家的二位公子,一个跪在那里为死难的兄弟讨公道,一个负荆请罪,那股火一下子就窜下去了,

甚至心里生出了一抹畅快,大将军,果然是后继有人,哪怕二公子是读书人,不能披甲上战场,但他能做的,丝毫不亚于用刀剑伤人。

虎先生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扶起了楚建安,拍了拍楚建安的肩膀,说到:“二公子身子要紧,今天的局面,有老夫这个军师在,只要咱们还活着,该讨回来的,别人就别想赖掉。”

周副将也点了点头,是啊,他们既然跟着一起回来了,还把天使也给压着,早就算是大逆不道了,如今就算是被扒一层皮,只要不死,那些人,一个人都逃不掉。

说来,也是他们太过相信朝廷了,明知道监军有不妥,还是听从了监军的话,走了那条很可能会被人给埋伏的路,让那么多兄弟惨死。

是他们也错了啊,忘记了兵者,诡道也,若不是大小姐,他们已经全军覆没了,

人群中看着这一幕的有楚建安的死对头祝广周,瘪了瘪嘴的看着那一脸悲痛的楚建安,有些阴阳怪气的说到:“好歹也是探花郎,怎么会这么蠢,”

身边的友人,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他若是蠢,这世上就没有聪明人了,这样的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们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达成目的,

面上的荣辱,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要在乎的,今日楚建安一身血衣跪在了这里,如今,除非他们一家是叛国,否则,就算是皇上,也得要看顾民情了,动不得楚家分毫,倒是你,跟他比起来,就显得有些可悲可叹了。”

随后,也不管祝广周了,挤出了人群,他今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看热闹这种事情,不适合他。

看着友人离开了,祝广周也不看热闹了,虽然被人骂了,还是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连连喊道:“王兴,等等我啊。”

最后又回头看了一眼那狼狈的楚建安,再次翻了个白眼,切,有什么好稀奇的,还不是蠢蛋一个,要是他的话,肯定就是弄点猪血什么的在身上了,才不会白白的挨鞭子呢。

楚家军回来,还整了这一出,京城的形势,越发的紧张了,秦嗣源看着下方站着的人,突然抄起了手里的茶杯给砸了过去,但却没有人敢躲,硬生生的承受了,额头很快就流下了血,他却连擦都不敢擦。

他们所有的谋算都落空了,现在倒好,楚家军回来了,楚建安这个不安分的探花郎,不仅蹦出来了,还来了个先发制人,一下子就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朝廷的身上。

景宗身体不好,早就不管事了,太子建监国,秦嗣源手握大权,但他倒底是名不正言不顺,没办法公然的打压楚家军,甚至还得推出一个人去顶罪,安抚那些***子,天知道他有多膈应。

“废物,都是废物,本官给了你多少人手,你把事情都办成什么样了,本官看你也别当什么兵马指挥使了,回去种田算了。”

下方的蔡恩听到秦嗣源的责骂,反而松了一口气,要是秦相不骂他的话,那他才是真的没有活路了,还骂他,就证明他还有用处。

蔡恩连忙单膝跪地:“属下有愧相爷的重用,请相爷重重处罚,”

“若是再有下次,你也跟袁超他们一起去死。”

袁超,如今是兵部侍郎,正是这次被秦嗣源推出来顶罪的,谁让楚家人的人,一口咬死了他们的人,听到了袁府的人在密谋,

哪怕袁超是袁仙儿的父亲,也是楚家大公子的未来岳父,楚家既然闹出来了,就绝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妥协,

最让秦嗣源窝火的是,袁仙儿也是个不省心的,在这个节骨眼,竟然落水了,还跟一个下人抱在一起,失了清白,如今想要跟楚家攀扯,怕是都没有任何作用了。

想到这里,秦嗣源越发的生气,又砸了不少的东西,这次若是不好好的安抚楚家军,恐怕连他手下的那些兵都要寒心了,

除了楚家军,和在边关守备齐国和一些附属小国的十五万虎威军,其余的几十万大军的军权可是都在他手里,

可惜了,他能掌控的那些将军,各个都是酒囊饭袋,完全无法跟楚濂云和虎威军的将军庞逸相比,要不然,也轮不到楚家军出头,就是可惜了这次这么好的机会,本来可以一举让楚家军和虎威军遭受重创,以后再也不成气候了。

他早就已经暗中调集了受他控制的军力,就等着虎威军和楚家军不行了,就一窝蜂冲上去,齐国的那些小崽子,还真以为他是真心跟他们合作的,不过是他想要借刀杀人,在黄雀在后罢了,没想到,这么好的计谋,竟然败了,真是可气。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23)

我要评论
  • 每当这&了这两

    这还是楚兮从老百姓偶尔的抱怨中信息,拼凑起来的,每当这个时候,楚兮都痛快得很,还是她高瞻远瞩,潜伏陈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两人,陈国才会这么快的完蛋,楚家那些枉死的战士们,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 然被吸&主文,

    就在玉氏王朝复辟的那天,楚兮突然被吸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很快,她就知道了,她所在的世界,尼玛就是一篇前期搞事业,后期开后宫,名叫《女帝崛起》的大女主文,

  • &猬的模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 没过一&立马一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候,突&子,要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尚和道&是洒水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的的后&人,也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