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迅速就回去了,脸色也不是很很好看,楚兮登时就明白了了,怕是情况不太好,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她都也没准备退却。“小姐,大将军,中毒死亡了,皇上派了指挥使回来,那指挥使是秦相的人,是他逼着大将军走捷径,这才让大军深陷了包围,齐军的营帐,属下三人一切办法了“小姐,大将军,中毒了,皇上派了监军过来,那监军是秦相的人,也是他逼着大将军走捷径,这才让大军陷入了包围,。...

黄瓜很快就回来了,脸色不是很好看,楚兮顿时就明白了,怕是情况不太好,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她都没有打算退缩。

“小姐,大将军,中毒了,皇上派了监军过来,那监军是秦相的人,也是他逼着大将军走捷径,这才让大军陷入了包围,

齐军的营帐,属下等人想尽了办法,都无法混进去,好像他们早就知道会有人混进去,因此守卫非常森严,营帐附近一周,全都是那主将的亲兵,任何陌生面孔,一旦出现,杀无赦!”

楚兮顿时大惊,有医痴大叔在,父亲怎么会中毒:“医痴大叔呢,有他在,我父亲怎么会中毒。”

黄瓜摇了摇头,更多的消息,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没办法知道得更多了。

听到父亲中毒,楚兮的脑子在经过了慌乱之后,突然就有些了悟了,可能,上一世,父亲会战死,怕是有隐情的,说不定就是跟现在的情况是一样的,要不然,就凭父亲的本事,手里还有好几万的精锐,怎么可能全军覆没,

然而有医痴大叔在,就算是父亲中毒了,也绝不可能严重到,要把大军的调度交给监军,所以很可能,医痴大叔也出了事情,

“再探,看看咱们能不能想办法为父亲他们解围,不惜一切代价,明白吗?”

听到楚兮那包含沉重深意的话,黄瓜顿时就明白了,小姐,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

黄瓜等人,在知道了楚兮的决心后,也彻底豁出去了,若是小姐死了,他们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楚兮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只要能救回父亲,这一世,她就算是死了,也值得。

“轰隆~”震天的雷声突然响起,楚兮看着天气不好,越发的觉得这剧情实在是太强大了,就算是她跑到陈国去搅和了一番,又能立马给她拉回来,没有陈国,还有齐国,照样把楚家军给耍的团团转,

可是越是这样,楚兮就越是不愿意认命,既然她都能活着回来了,她就一定要逆天改命,天若不公,那她就跟天斗,

黄瓜等人再次回来的时候,一身狼狈不说,甚至还有一人已经重伤昏迷了,但他们这次却带回了一个好消息。

“小姐,咱们绕到了山谷那边,发现有一处乱石堵住的小道,若是能把那条小道给清理出来,大将军他们说不定还有机会获救。”

此刻,被困的楚家军中,楚恒赫然在内,他按照楚兮的命令,回京城送信,谁知道,刚出了京城,就遇到了朝廷的天使去给楚家军传信,而他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根本来不及跟任何人禀告,只能改道快马加鞭的赶往边境,给大将军报信,

可惜他紧赶慢赶,一路还要躲避那些人的耳目,好不容易赶到了,大将军已经中毒,医痴大叔也不见了踪迹,楚家军早就来不及撤退了,被人围攻,最后还是被逼入了枫林谷。

“都怪我,都怪我,若是我早一点到,就不会变成这样,只是晚了半天而已啊,”

楚恒眼睛红红的看着父兄,恼恨的捶打着自己的腿,他实在是太累了,结果从马上摔下来不小心伤了腿,耽误了几个时辰,就那么几个时辰,就要看着那么多的楚家军白白送死,楚恒如今恨不得砍掉自己这条误事的腿。

前有天然迷阵拦路,后有追兵偷袭,粮草更是被人给毁得干干净净,就算是楚家军骁勇善战,没有粮草,齐军就算是耗,也能把楚家军给耗死,十万大军,就算是把这枫林谷的草皮都给啃干净了,怕也是撑不了几天了。

朝廷派来的监军,已经被周副将给当场斩杀,监军带来的人,也被楚家军给全部杀了,被人给困死在这里,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分明是有人借监军的手,逼死他们。

军师虎先生此刻也完全没有了平日里那仙风道骨的模样,狼狈得胡子乱飞,也没心情去打理了。

“时也,命也,你已经尽力了。”

楚恒到底只是一个少年,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就哭得稀里哗啦的,这两天,看着死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却没办法自救,他的心,愧疚的不能呼吸,梦里都在不停的奔跑,希望自己能快一点,再快一点。

楚阿牛,看了一眼小儿子,又看了一眼身边重伤的大儿子,心里也是不知道该难受一家子都要死了,还是该庆幸,他们一家子好歹死在一块,没有骨肉分离,

他是大将军的伴读,被赐了楚姓,这是极为荣耀的事情,大将军中毒,医痴先生失踪,昔日的同袍们,重伤者,没药没水没粮食,只能等死,楚阿牛心里也生出了浓浓的绝望,

枫林谷外,楚兮跟着黄瓜等人攀上了险峻的小路,一路前行到了那被封的小道口,身上的衣服都皱巴巴了,眼睛里的血丝,布满了整个眼球,

然后,亲眼看到了这处小道,黄瓜等人,顿时傻眼了了,这分明就是一处天堑过道,如今这条天堑早就被人给封死了,根本是人力无法解困的。

“小姐,此处,恐怕得有开山用的火药,才能炸开了。”

看到了希望,结果靠近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更深的绝望,任谁都无法平静,

楚兮不愿意相信自己回来一遭,就是来走过场的,当下就跳下了石壁,站在了小道的道口,封住了小道的石头,缝隙非常的逼仄,根本就站不下好几个人同时出力,

“来不及找火药了,”

随后扯下了外衣,撕开了布条,一圈一圈的缠在自己的手上,还有腿上,楚兮开始搬那些巨石,别人三五个人,都无法搬动的巨石,她轻松就搬开了,

黄瓜等人,这时似乎才想起,对哦,他们家大小姐,天生神力,本已经绝望了,现在又生出了希望,他们力气没有那么大,但是可以帮着搬一下小的石头,那些非常大的石头,他们也可以帮着大小姐把石头打碎成小石头,一行人,都开始不要命的砸石头,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26)

我要评论
  • 士,围&一天之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是那些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脸鄙夷&见过不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 灰都被&了一口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些人的

    虽然她跟陈国有仇,可是看到这样背弃自己国家的人,楚兮依旧用自己可以穿过这些人身体的手,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掐了几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

  • “楚氏&以及全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