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骑着马,到了城北的城门,递上了鼠道给自己的玉牌,领头的男人,而已看了几眼玉牌,后又摸出自己身上的玉牌合上,完全对得上,更本都也没检查并一下,更有甚者连看都也没看楚兮几眼,就说起:“跟我来吧。”楚兮跟了上来,迅速,他们就到了离处的城墙之下,楚兮跟了上去,很快,他们就到了不远处的城墙之下,那里有一个吊桥似的东西,。...

楚兮骑着马,到了城北的城门,递上了鼠道给自己的令牌,为首的男人,只是看了一眼令牌,之后又摸出自己身上的令牌合上,完全对得上,根本都没有检查一下,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楚兮一眼,就说到:“跟我来吧。”

楚兮跟了上去,很快,他们就到了不远处的城墙之下,那里有一个吊桥似的东西,

“站上去!”

楚兮牵着马儿,站了上去,很快吊桥就升了起来,慢慢的到了城墙之上,紧接着,就有人有过,把吊桥给搬了下来,然后又放到了城墙的另一边,楚兮又牵着马站了上去,最后被人给慢慢你的放了下去,落地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城门之外了。

整个过程,竟然没有一个人过问,当然,这附近,也没有什么路人围观什么的,顺利得让楚兮都不敢相信,除了城门没有打开之外,她根本就是相当于是从城门处离开的,哪怕她早就知道鼠道的手段,但见到这样的情形,心竟然开始有些担忧起来,若是鼠道的人想要窃国,是不是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鼠道的人,存在了几百年,根基稳固,她是根本无法撼动的,现在她该考虑的是,如何保全楚家军,其他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一步了。

“驾~”

顶着烈日,楚兮骑着马飞奔而去,满脑子只有快跑,她毁了江北寺的打算,就那老狐狸的性子,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她现在可以没有上一世的人脉,能一次次的从江北寺的眼皮子下逃脱,现在不走,只有等死的命。

然而,她还没有跑多远,后面就已经有追兵了,幸好这陈国国都她熟得很,连忙弃了马,自己换了一身衣服,往山上跑,随后又扛了一捆柴下来,装作艰难无比的往京城的方向走去。

果然,没过一会,那些追兵,就跟她遇上了,此刻楚兮万分感激她的那双手,有无数常年做事留下的伤痕,跟那些练武之人可不一样,

“小子,有没有看到一个人骑马过去?”

为首的当兵的人,一脸凶相的看着楚兮,楚兮用极为地道的京城话,颤颤巍巍的说到:“没~没看到,小的刚从山上下来呢,现在正要去城里卖柴火,家里还等着买杂粮下锅呢。”

这些当兵的,确实远远的就看到了这小子是从山下下来的,这一捆柴,恐怕也确实花了不少的时间打的,因此也没有怀疑楚兮,

但还是居高临下的呵斥到:“京城暂时封闭城门了,卖不了柴了,赶紧让开,别挡道!”

楚兮看着这队人马离去之后,立马就把柴火全部都扔掉,又换了一身小姑娘的装扮,这可是她上一世那么多年都没有被抓到的学到的。

给冬瓜他们留下了记号之后,楚兮准备回平城,若是还是无法扭转局面,她就先一步等着,绝不能让太子建等人再落入陈国的手中。

然而楚兮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陈国如今还老实得很,反倒是上一世一直在后面捡漏的齐国开始搞幺蛾子了,

齐国的军队,袭击了魏国的边境,那里镇守着十五万虎威军,损失惨重,朝廷直接下令,让楚家军支援,楚濂云亲自带领了十万楚家军赶往边境,

看到这莫名熟悉的一幕,楚兮差点都没有站稳,上一世是太子建等三位皇子被抓走,父亲和大哥千里奔袭送人头。

这一世,虎威军被困,朝廷又是一纸调令,边境那边一直都是虎威军的地盘,楚家军就算是有骁勇善战之名,可是靠近齐国,那边更多的是丛林战,楚家军,根本毫无胜算。

想到如今与上一世截然不同的情况,楚兮几乎可以立刻就肯定,这肯定是跟女主玉无欢有关系,来不及考虑太多,连忙吩咐了黄瓜和韭菜等人,立马跟她一起赶往边境。

再路过南宣府的时候,楚兮猛然想到,上一世父亲和大哥出事,楚家的日子顿时就不好过了,这一世,她得防着,不能让人痛下杀手对付楚氏一族的人,立刻就揣着怀里的八千五百两银子,找到了日月楼的人,

“这是定金,不要你们杀人,只需要你们暗中护着楚家人,若是有人对他们动手,就杀了那些人,事成之后,我会再付你们五万两银子。”

日月楼的管事,接过了那八千五百两的定金,以及一块通宝钱庄的凭信,就接下了楚兮的这笔生意,

通宝钱庄是大银号,三国通兑,为了方便各国商人的来往,弄出了这样的凭信,

这种凭信,都是成对的,一张支付,一张兑付,可以记名,也可以是不记名的,如今日月楼有了一张支付凭信,等事成之后,拿到了另外一张兑付凭信,就可以去通宝钱庄取钱了,

一般遇到凭信的原主人并没有送上兑付凭信的情况下,拿到支付凭信的人,半年后,也可以无条件的取走里面的钱,

倘若双方起了分歧,告上了官府,这钱就会暂时被押在通宝钱庄,等着衙门判决后,再另行决定是退回还是支付,这极大地方便了南来北往的商人们。

不过,对于日月楼来说只要拿到了这个凭证,基本就相当于是拿到了钱,他们干的这种生意,雇主是傻了,才去官府告状。

楚兮把父亲留给她的嫁妆银子都散了出去,才又马不停蹄的往边境而去,紧赶慢赶,却还是迟了一步,楚家军,而且已经被围困了两天了,死伤不少。

“黄瓜,立刻去查清楚,我父亲怎么样,还有,想办法弄清楚齐军的营帐中,是否有一个叫做玉无欢的女人,若是有,不惜一切代价,抓住她。”

黄瓜领命之后,立刻就带人下去查了,楚兮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天,刚才,她似乎都已经快要无法呼吸了,难道她重活一世,就是要她再一次的眼睁睁的看着父亲遇害吗?

看着楚家军被围困的地方,分明是早就设好的陷阱,只是不知道,以父亲的本事,为什么还是会中计。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16)

我要评论
  • 之后又&,又是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然掉链&得可笑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统一,&欢的公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 钱却不&人之间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更让楚&管是天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事,死&没有了

    但好在,当时她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候,就已经留下了钱,让人给她处理身后事,死得惨就算了,要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了,可就真的是丢了她玉面小青龙的脸,

  • 同年,&苦难的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 世家楚&是为了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 确认她&拥而上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