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来的十只兽,不但饿了好多天,还被那些败家子给要求喂了让兽类激动的药物,更本就也没任何的理智的思考了,一上去,哪里还顾得上惧怕,直接就冲了回来,楚兮的个头小,十头兽了无差别的打出来了,楚兮也也没幸免于难于难,现在的更本也不是一人斗十兽,不是混乱不堪的群战了龙藏之,本来是想要额外多榨干那些人的银子的,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大手笔的买下了准备好的全部的猛兽,还给灌给药,但他却半点都没有愧疚之心,反而想到了,以后的斗兽局,也可以安排这样的钦点的项目,又是创收的一天。。...

新来的十只兽,不仅饿了好多天,还被那些败家子给要求喂了让兽类兴奋的药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智了,一上来,哪里还顾得上畏惧,直接就冲了过来,

楚兮的个头小,十头兽已经无差别的打起来了,楚兮也没有幸免于难,现在根本不是一人斗十兽,而是混乱的群战了。

龙藏之,本来是想要额外多榨干那些人的银子的,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大手笔的买下了准备好的全部的猛兽,还给灌给药,但他却半点都没有愧疚之心,反而想到了,以后的斗兽局,也可以安排这样的钦点的项目,又是创收的一天。

“阿四,让阿三再备一些好一点的干粮和清水。”

阿四离开后,龙藏之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自言自语说到:“我还是太大方了,竟然给人送干粮。”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乱拳也可以打死老师傅,那些失去了理智的猛兽们,眼睛发红的盯着面前的兽和人,开始了无差别的屠杀漠视,很快,斗兽场上,就见血了,鲜血飞溅,看台上的人,终于满意了,开始了狂欢。

粱善见识过人性之恶,但此刻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胃里更是一阵的翻滚,这些人,或许想看的,从来都不是人能斗得过兽,他们想看的,只是鲜血淋漓和血肉模糊的场面。

商少卿的眼里已经闪过一抹杀意,那几个闹得最欢的人,把自己最黑暗的一面,全都暴露无遗,残暴,血腥,阴暗,以及堕落,这些已经不是人了,而是披着人皮的禽兽。

“那小子……”

最后的话,粱善没有说出口,这样的场景,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而场中的楚兮,身上已经血迹斑斑了,血腥味,熏得她都快要吐了,但这些血,都是她的,而是那些猛兽的,

楚兮身姿轻盈的避开那些猛兽的攻击,实在避不开的,她直接一拳迎上,那猛兽的巴掌不仅没有打伤楚兮,反而被楚兮给一拳震得骨折了。

渐渐的,这些猛兽,身上的伤口血渍呼啦的,还有不少的被楚兮给打得骨折动弹不得。

不过楚兮也是悠着的,就怕她解决了这些猛兽,龙藏之又会让人送来一批新的,所以她直接掐着点的。

看台上的人,依旧能看到那个小小的人影在哪里穿来穿去的,还没有倒下,他们都在上面狂喊了大半个时辰了,嗓子都哑了,但却没有一个人退下离开,只觉得今天格外的过瘾。

楚兮此刻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了,头发丝都在滴血,猛兽们,似乎也终于撑不住了,纷纷倒下。

“咚咚咚咚……”

擂鼓响起,时辰到,楚兮跳起来,一脚踹飞最后一只还踉踉跄跄准备站起来的野兽,十头猛兽,彻底倒下了,

粱善这一个时辰,真的是过得难受极了,此刻听到擂鼓声,看到那个场中早已没有人样的人还站着,竟然还有力气跳起来,心竟然跟着也雀跃了起来,

“赢了,咱们赢了!”

商少卿站了起来,回望了一眼场中的人,心里也升起了一丝异样和久违的心跳加速,这个奴隶都能在绝境中逢生,他还有机会找到药方上的药,怎么能放弃呢!

看台上的人,不少都楚兮扔银子,这是打赏,只是楚兮看都没有看一眼,往出口的方向而去。

龙藏之已经等着了,后面的伙计还捧着一套干净的衣服,笑眯眯的样子,身上的儒雅之气更甚了,真真是把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

“阿西小哥好本事,”

之前还叫人家阿西小兄弟,现在就叫人家阿西小哥,别以为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龙爷,怕是已经想好怎么打他的注意了,她才不会上当呢,鼠道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龙爷过奖了,不知道小子是不是有资格跟龙爷谈生意了。”

龙藏之笑得更加的和煦了,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这是一个温和的长辈在跟晚辈说话呢,就从这龙爷见到浑身血淋淋的人,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就知道这人不是个善茬。

“当然,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阿西小哥要不去洗漱一下,至于生意,龙某已经准备好了。”

楚兮也有些受不了自己身上的味道,让伙计把干净的衣服放好之后,之后愣是用了整整五桶水,才终于把身上的血腥给洗干净,

鼠道的人虽然不咋地,但是能拿出来待客的,都是最好的东西,不管是澡豆还是香料,再次出现在龙藏之面前的楚兮,身上清爽得,让人不敢相信,之前这人是那之前浑身腥臭的人。

“这是阿西小哥之前赢的银子,这是出城的凭证,以及干粮,”楚兮一一接过,没看赢来的银票,倒是把干粮和清水都给检查了一遍,连带着马匹都被她细细的查看过了,

鼠道的人,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冒犯的,他们向来都是转身不认的,若是没有当场检查出毛病,之后他们是不会认的,

“没问题,多谢龙爷。”

“客气,这是你应得的,对了,这是龙某给你交换的生意,这是信号弹,若是公子完成了,释放信号即可,鼠道的人,会去交接的。”

龙藏之并没有说把东西送到哪里,而是直接让楚兮放信号,无不是在说明,鼠道的人,遍布各地。

楚兮看了一眼任务单,上面是有人花十万两,求一只极品貂,楚兮淡定的接了过来,骑上了马,离开地下皇城。

“龙爷,您就这样相信他?那极品貂,不仅速度奇快,还浑身都是剧毒,之前可是有不少人丧命,要是她就这样死了,咱们不是亏了?”

他龙藏之会做亏本的买卖?怎么可能,之前那场斗兽局,就已经给他赚够了银子,现在这个任务,若是楚兮完成了,就当是他赚来的利息,若是完不成,送了自己命,他也不需要额外给人付安家银子,怎么都是赚。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一个女&人,竟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发布了&无辜枉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 一个个&候,突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那个天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 山了,&她的骨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兮,生&的陈国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 &年十月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打着复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