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斗场内,楚兮出了自己后来生擒了几千人的煞气,比那些真正的经了腥风血雨的人还得浓郁,猛兽也不是人,虽然面对自己危险,他们的敏锐度但是比人非常强烈多了,四头猛兽登时惧怕起了这个看出来小小的人,虽然它们饿了好几天,野狼了在流口水了,也不明白它们是怎么沟野狼实力最低,被要求第一个打头阵,处在食物链的最低端,它没有话语权,之前跪着的前腿,已经站了起来,晃动着尾巴,龇牙咧嘴的看着楚兮,似乎在看,什么位置是最佳的攻击方位。。...

斗兽场内,楚兮出了自己当时斩杀了几千人的煞气,比那些真正经过了腥风血雨的人还要浓烈,

猛兽不是人,但是面对危险,他们的灵敏度可是比人强烈多了,

四头猛兽顿时畏惧起了这个看起来小小的人,但是它们饿了好几天,野狼已经在流口水了,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沟通的,很快,四头猛兽已经决定联手先解决掉这个让它们觉得最危险的存在。

野狼实力最低,被要求第一个打头阵,处在食物链的最低端,它没有话语权,之前跪着的前腿,已经站了起来,晃动着尾巴,龇牙咧嘴的看着楚兮,似乎在看,什么位置是最佳的攻击方位。

台上的人,早就不满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有猛兽和人对峙呢,但已经有些眼尖的人看出来了,亏大了,这个小子,是个硬茬子,连这些猛兽都不敢轻易的攻击呢。

“还打不打啊,不打就退票,退票!”

还有些人,十分不满的用手里的糕点匣子,水果,甚至水果盘子狠狠的砸向那些猛兽,希望它们能发动进攻。

黑熊倒是不傻,捡起了地上的果子,直接塞进了嘴里,花豹和吊睛白额虎也有样学样,开始吃地上的糕点,它们不是不攻击那个小虫子,而是在蓄力,楚兮一直在看着时辰,反正她只要在一个时辰到了之前,放到这些猛兽就可以了,

看着另外三只猛兽开始捡吃的,看台上的人,更懵了,他们是来看热血沸腾的斗兽的,不是来看人与猛兽和谐共处的。

太阳渐渐的升起来了,就算是很着急,她也不打算短时间内解决这些猛兽,和鼠道的人打交道,必须心眼儿跟筛子似的,要不然,就会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样的斗兽局,想要赢,要么打死这些猛兽,要么撑过一个时辰,越是血腥反抗,拳拳到肉,越是好看,她若是三两下的解决了这些猛兽,龙爷,恐怕会更加的压榨她,提高筹码,她回来,是报仇的,不是来给鼠道的人卖命的。

“公子,不是说斗兽局都是很血腥的吗?怎么属下感觉下面的场景,跟看那些驯兽师在玩一样呢。”

砚台也觉得自己盼着那小子被咬死是很不对的行为,只是他是真的好奇这个场面,公子见多识广,肯定是知道怎么回事。

明明太阳都出来了,可商少卿却还是不自在的拢了拢身上的大氅,他的身体就算解了一半的毒,艳阳天都还是觉得浑身冰凉,

“公子,您还好吧,属下这就去给您弄一个暖炉过来。”

砚台连忙亲自下去找人弄暖炉了,心情顿时沉重了许多,公子的寒毒,又发作了,这几年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薛神医说过,若非有人出手,公子怕是早就死了。

粱善看到商少卿的动作,眼神一下就黯淡了下来,他其实很庆幸自己顶着散财公子的名号,就是希望有人能把暖玉送到他的面前,可他求购暖玉的消息传遍了天下,也没有找到传说中的暖玉,再这样下去,商少卿得受不少罪。

“看来我之前给的那五百两是白费了,能让鼠道的人弄出这样大的动静,怎么可能是一个废物呢,不过咱们买的那一千两,赚了,嗯,十万两呢,不错。”

粱善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十万两,有什么稀奇,

鼠道的人,也帮着他们找暖玉,好几年了,还是没有结果,

就在看台上的人,都不耐烦了,龙爷摇了摇包厢里面的一个小铃铛,下面的人立刻就收到了消息,

斗兽场的下方,铁栅栏的后方,之前负责给楚兮说过暗号的男人,拿起了哨子,吹起了两短一长的信号,

楚兮有些无语,这是让她主动进攻挑事儿的信号呢,谁让这些猛兽惧怕她,不敢进攻,现在鼠道的人掌握着话语权,她能怎么办呢,只能妥协。

晃了晃脖子,又捏了捏手指,骨节啪啪作响,之后还踢了踢腿,才往豺狼的方向走去,谁知道,本来进攻的豺狼,竟然跟之前面对其他三兽是一样,畏惧的往后退。

楚兮顿时就急了,这豺狼怎么一点不配合呢,就该冲过来,然后对着她龇牙咧嘴,然后她吓得整个场地四处乱窜,

这样才能把一个时辰给满打满算的撑满啊,现在已经快一炷香的时间了,买了的人,竟然也没有赢了的喜悦,他们本身就不差钱,也不在乎能不能赢回银子,他们在乎的是这个刺激的过程啊,

可现在,这个场面,不仅不刺激,还变得十分的滑稽,本来是猛兽追人,现在到好了,竟然是人在追猛兽,猛兽还吓得满场地乱闯,他们怕不是看了一场假的斗兽局吧,这分明就是看马戏嘛。花费大价钱买票的人,心里那叫一个气,这算什么?

龙藏之也被这场面给弄得有些尴尬,要不是安排这场斗兽局的人是他,他都怀疑这是不是故意弄来搞笑的,说好的饿了好几天的猛兽呢,说好的一人斗四兽呢,一只兽被吓得乱跑,剩下三只兽,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样,在那里捡吃的,这是斗兽场成立以来,最滑稽的一次斗兽局了。

看着下方闹了起来,龙藏之叫来了阿四,直接让人增加了新的收费项目,那就是,可以花钱,买自己指定的野兽去跟楚兮搏杀。

那些闹起来的人,顿时来了兴趣,场上的这些看似凶残的猛兽,一点屁用都没有,

还没有开始表现,那继续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到的四兽,被鼠道的人用迷药针放倒拖走后,楚兮眼里闪过疑惑,就这样结束了?

但很快,楚兮就知道,一切都是她想多了,这次,她不是一人斗四兽,而是斗十兽,也不知道是那些败家子竟然这么舍得,二十万两买一头兽啊,这里就是整整二百万两了,难怪这地下皇城,有销金窟的美誉呢,这可不就是么。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20)

我要评论
  • 的百年&邑侯,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 楚兮边&见过不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 只为了&开辟通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朝妖姬&居,各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死了,&,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陈国军&国灭,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