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辰一到,原本还算秩序很不错的角斗场,一下子就滚烫了出来,看台上的全部都是男人,他们肆无忌惮的狂欢,大吼,宣泄着自己身上原本就遮掩着的兽性,越是血腥的场面,越是能让他们激动。角斗场也有女人,但是她们就低调多了,坐在包厢里面,隔著窗户掩盖住了自己本斗兽场也有女人,不过她们就低调多了,坐在包厢里面,隔着窗户掩盖了自己本身的残忍。。...

时辰一到,本来还算是秩序不错的斗兽场,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看台上的全部都是男人,他们放肆的狂欢,怒吼,发泄着自己身上本来就掩藏着的兽性,越是血腥的场面,越是能让他们兴奋。

斗兽场也有女人,不过她们就低调多了,坐在包厢里面,隔着窗户掩盖了自己本身的残忍。

“吼~~~”

率先出场的是一只体型巨大的吊睛白额虎,起码能有三四个除夕那么大,一上来,就发出了兽之王者的怒吼,看台上的人的兴奋,也刺激得它越发的暴躁,它恨不得把这些人给全部咬死。

接着出来的就是花豹,野狼和黑熊,

楚兮还没有出来,这四兽,就已经暗暗的蓄势待发,准备弄死对方了,花豹的后腿已经蓄力了,这个力道冲出去的话,就算是它对面的庞然大物黑熊,也怕是够呛。

野狼的体型最小的,面对吊睛白额虎和花豹的吼声,慢慢的往后退,最后前腿竟然跪下,做出了臣服的姿态,真是把弱肉强食表现的淋漓尽致。

四兽已经找好了自己的最佳位置,楚兮出场了,个子小小的,在黑熊的庞然大物面前,显得更加的娇小了,好像是个幼儿似的。

看台上的人,有些人脸色变了,但有些人,却更加的兴奋了。

粱善的脸色也变了:“这些鼠道的人是想要赚钱想疯了吗?这还是个孩子啊!”

砚台看了一眼自家公子的脸,得,更冷了,

“上啊,咬死他,咬死他!”

“小子,加油啊,我可是买了你可以活一炷香时间的~”

在这些人眼里,楚兮已经不是他们的同为人类的人了,而是他们取乐的工具。

斗兽场内,一人四兽对峙,这些猛兽,哪怕只是牙齿剐蹭到,巨掌拍到,都足以让那个小人浑身是血。

龙藏之此刻也在包厢里面,看着楚兮淡定的站在中间,那些猛兽,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撕咬,一副了然的模样:“果然是个好苗子,有点意思。”

“那些猛兽,怎么不动啊,它们不是饿了好几天的。”

龙藏之饶有兴趣的盯着下方正在对峙的一人四兽,没想到,那小子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有了能震慑住这些猛兽的气势,就冲这小子能给他的这场斗兽局赚不少的钱,看来这笔生意有的做。

“阿三,立刻准备一下出城的事情,还有一匹日行千里的良驹,”

手下有些不解,龙爷这也太相信那小子了吧,

看着手下那不解的样子,龙藏之也没有半点想要解答的意思,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龙爷,红叶夫人来了~”

“请红叶夫人进来吧。”

阿三打开门,就看到了带着面纱过来的红叶夫人,当下就站住,恭敬的行礼之后才离开,

虽然如今三国在很多方面都打压女子,但是在地下皇城,可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分了,有的只有弱肉强食,女子,只要有足够的本事,鼠道的人,也得敬着,

眼前的这位红叶夫人,就是一个狠角色,曾经敢对红叶夫人不敬的人,如今坟头的草都老高了。

领路的伙计好像是木桩子一样,直到红叶夫人挥了挥手,伙计才退出了包厢,跟红叶夫人的婢女一起,守在包厢门口。

“龙爷,听说你接了一单出城的生意?”

龙藏之这才收回了看向斗兽场的视线,看了一眼十几年都没有怎么变过的红叶夫人,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的诧异,似乎红叶夫人的消息灵通,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只是各个管事都有自己的地盘,比如这斗兽场和赌场就是他的地盘,

现在他的生意还没有做成,就有别的管事盯上了,龙藏之心里顿时不怎么高兴了。

“夫人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只是想请龙爷拒绝这单生意,所有的损失,红叶来承担可好?”

龙藏之顿时笑了,还笑得极为畅快,好像真的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一样:“夫人是不是手太长了,虽然咱们同属于鼠道,有钱大家赚,还从来没有说过,要插手别人的生意的,若是被几位当家的知道了,夫人可想好有什么后果没。”

鼠道,只是一个统称,但是内里,分为很多派系,勾心斗角那是常态,但不能坏了规矩。

三位当家极为神秘,更是心狠手辣。

鼠道中人,向来都是认钱不认人,捅刀子没人会管,但是有人敢坏了鼠道的规矩,那可就是犯了大忌讳,被几位当家的知道了,只有死路一条。

在这里混了这么多年,红叶夫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听到龙藏之的话,还是忍不住心惊了一下,没人知道三位当家的底细,也没人见过他们,因为见过他们的人,都死了,因此没人敢挑战三位当家的权威,

紧了紧拳头,直到指甲戳痛了掌心,红叶才平复了情绪,不以为意的说到:“龙爷言重了,红叶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坏了龙爷的生意,这不是想要跟龙爷做个交易么。”

“原来是误会一场,龙某真是该死,还望红叶夫人不要见怪,只是夫人来晚了,这生意,龙某已经接下来了,若是这人与人有仇,夫人可以让人在城外去拦截,这样,就是两单生意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红叶夫人顿时在心里暗骂:这些读书人,真是讨厌,老奸巨猾的,若是可以派人去城外伏击,她用得着来找龙藏之卖这个面子吗?

龙藏之心里也在暗嘲:坏我生意,白日做梦!

两人心里把对方都给骂死了,但面上却一片和睦,甚至还相视一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人是什么情意绵绵的呢。

最后红叶夫人只能僵硬着脸告辞了。

此刻若是楚兮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万分庆幸,她先一步的找上了鼠道的人,在生意还没有完成的时候,没人能打她的主意,

红叶夫人可不就是也接到了要拦截那个救走了左丘之人的生意么,可惜,晚了一步。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前朝反&对妖姬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确认她&来示众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兮差点&良将,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氏一族&的一句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楚建安&班师回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挂在那&已经多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 山了,&那些人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天下追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 死的忠&,一统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