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此地一旁的一间青楼的时候,楚兮看见了一张记忆中有些陌生的脸,正笑得一脸明媚阳光的招纳着客人,登时都忍又看了几眼。龙藏之察觉到到了楚兮的眼神,登时调侃说到:“怎么,毛都也没长齐的小子,居然也贪慕女色了?那里的姑娘,很贵,见一面得百两银子,想借宿没龙藏之察觉到了楚兮的眼神,顿时打趣说到:“怎么,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竟然也贪慕女色了?那里的姑娘,很贵,见一面得百两银子,想留宿没有几千两,根本不可能,等你有钱了,再来吧。”。...

路过一旁的一间青楼的时候,楚兮看到了一张记忆中有些熟悉的脸,正笑得一脸明媚的招揽着客人,顿时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龙藏之察觉到了楚兮的眼神,顿时打趣说到:“怎么,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竟然也贪慕女色了?那里的姑娘,很贵,见一面得百两银子,想留宿没有几千两,根本不可能,等你有钱了,再来吧。”

“那位穿着蓝色衣裳的姑娘是?”

龙藏之身后的随从,很有眼色的立刻上前回答:“小公子好眼光,那位姑娘,可是魏国的清瑶郡主,如今花名仙瑶姑娘。”

竟然真的是盛玥,长公主的宝贝女儿,也是上一世她闺中密友的表姐,被传说与人私奔了,气死了长公主,没成想,竟然在这里看到了。

楚兮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如今她还没有足够的本事能把清瑶郡主给带出去,也绝不能让人看出她想要救清瑶郡主,否则,只会给清瑶郡主带来灭顶之灾,

进了这鼠道的人,想要出去,可就难了,有了郡主的噱头,这样的摇钱树,抢是抢不走的,只能高价赎买,没有五十万两,没有介绍人,根本救不出来。

楚兮只能先放弃,等待着别的机会了,

“哦,就是觉得她的衣裳好看,咱们走吧。”

到了赌场的时候,龙藏之直接就吩咐人把楚兮给带下去了,很快,整个赌场里面的客人都知道了,来了一个新的奴隶,一次挑战四兽,大黑熊,野狼,花豹和吊睛白额虎。

这样的生死局,对这些有钱的人来说,是一场热血沸腾的游戏,本就热闹的斗兽场,此刻更是挤满了人,座位更是一票难求,平日里只需要一百两银子的票,现在更是翻到了十倍。

赌场的人,赚的不仅仅是这些票钱,还有之后的赌局的钱,赌下面的奴隶,能坚持多久才会死,真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楚兮换好了斗兽场的衣服后,才听到旁边的人惋惜的说到:“这小子看着好小,怎么敢一次挑战四兽,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都不够那四兽几口吃的,一炷香怕是都坚持不了,我看了一炷香的赔率是百赔一呢,一个时辰则是一赔百,比之前的那些局翻了不少呢。”

百赔一,就是在一炷香后她还活着,买中的人,一百两,只能得回一两,可以说,只要是买,绝对是给赌场送钱的,就是重在参与,想赢钱?没可能。

而一赔百,就是一个时辰了,她还活着,买一百两的人,能赢回一万两,也是唯一能让人赢钱的机会,但几乎可以忽略了,

常年混迹这里的人,根本就不在乎那些钱,他们要的是刺激,不管怎么买,这些人,几乎都是输,赌场的人,真的是数钱数到手抽筋。

楚兮以前不是没有挑战过斗兽场,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奴隶,但也有少数人,是自己上场挑战,这种,多半都是斗兽场的人给做的局,安排必胜的人上场,

然后赚那些傻狍子的钱,她曾经就为了钱做过斗兽场的托儿,只是那个时候,她不能暴露真正的实力,只挑战过双兽。

现在没想到这龙爷,竟然心黑成这样,她分文不取就算了,她还是低估了鼠道的人的贪婪,她都能想到,现在外面是多么的热闹,又有多少人,想要花钱看她活活被野兽撕碎,赌她能坚持多久。

楚兮摸出了自己身上剩下的碎银子和银票,气鼓鼓的找到了这里的管事:“我买我自己一个时辰活着。”

管事看了一眼楚兮,知道楚兮是被龙爷带来的,还是一分银子都不要的做白工,接下了楚兮递过来东西,然后唱到:“碎银十五两,银票七十两,买一赔百。”

转身的时候,楚兮又悄悄的问了一句:“有多少人,买一赔百。”

管事的嘴角抽抽,就没见过这样自信过头的托儿:“目前就你一个人。”

楚兮心里恨恨的,顿时觉得那些人,真是没眼光,竟然没有人看好她,活该被鼠道的人坑钱。

而此时,另一边酒楼的两个年轻公子,真谈起这场斗兽局,其中一个摇着扇子,有些惋惜的说到:“真是可惜了,咱们竟然没有买到票。”

另一个脸色有些苍白,一脸病容却惊为天人的男人冷漠的回到:“加钱就行~”

那摇着扇子的人立马跟被踩着了尾巴的猫一样,炸了:“休想,一百两的票,想要讹我上千两,做梦!”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天下四公子之一的‘散财’公子的样子。”

“呸,你才‘散财’,你全家都散财,若是被老子知道是哪个兔崽子给老子起的这个外号,非弄死他不可。”

粱善,天下四公子之一,也是最有钱的,同时名字中有善,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人给整了个‘散财公子’的外号,天知道,他是恨不得一个铜板掰成两半花的人好么,不该花的,他绝不多花一个子。

粱善对面的公子,赫然就是商少卿,当日他离开了云栖镇后,就联系上了那些都快要疯了的手下,

那日盯着楚兮的人,正是商少卿的人,因为他们似乎在楚兮的身上,察觉到了商少卿的气息,只是淡的几乎可以忽略,但楚兮怎么看都是一个农女,他们最后又把视线,放到了其他的方向,

薛神医检查了商少卿的身体之后,只得连连感叹,这世上果然奇人良多,不过引起商少卿脸上黑斑的毒,却不能不除,时间久了,会损害五脏六腑,

可药方上的有几味毒物,就算是联合了商家和粱善这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梁家,都找不到,最后薛神医只能以推宫过血的方式,清除了商少卿体内的部分余毒,

如今,商少卿脸上的黑斑没有了,但人还是受了大罪,满脸的病容,若不是听说了这陈国鼠道中,有其中一味毒物,他恐怕也是不会来的,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22)

我要评论
  • ,魏国&前,魏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的下场&。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拼凑起&还是她

    这还是楚兮从老百姓偶尔的抱怨中信息,拼凑起来的,每当这个时候,楚兮都痛快得很,还是她高瞻远瞩,潜伏陈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两人,陈国才会这么快的完蛋,楚家那些枉死的战士们,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 正名,&十数年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 张破符&纸,真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