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道的人,眼里只认钱,什么爱国之心,什么恤民,什么天潢贵胄,对他们来说,倒不如一个铜板最重要的跟,嘛有人的地方,就有鼠道人的活路。楚兮不慌不忙的说了要谈生意的暗号。小二眼睛登时闪了闪,原本我以为是吃饭时的客人呢,搞了半天是个大主顾呢,并且还明白他们这些鼠道楚兮不慌不忙的说了要谈生意的暗号。。...

鼠道的人,眼里只认钱,什么爱国,什么爱民,什么天潢贵胄,对他们来说,不如一个铜板重要跟,反正有人的地方,就有鼠道人的活路。

楚兮不慌不忙的说了要谈生意的暗号。

小二眼睛顿时闪了闪,本来以为是吃饭的客人呢,敢情是个大主顾呢,

而且还知道他们这些鼠道的规矩,既然有所求的人,管他是皇亲国戚,还是贩夫走卒,他们都敢接。

“客官,您这边请,别看咱们酒馆有些不起眼,但雅间的环境也是相当不错的,”

然后转身冲着身后的掌柜喊道:“天字号贵客一位~~”

掌柜的也没有抬头看那贵客啥样,右手放下了手上的毛笔,把手伸进了柜台下面,拍了拍一个凸起的按钮,随后又继续写账本。

小二把楚兮给带到了天字号的房间,里面看起来装扮有些奢华,果然算得上环境不错。

“客官请稍等,菜马上就来~”

没一会,两个健壮的婆子,就端来了好几个菜,卖相十足。

小二笑着介绍到:“这是咱们酒馆给天字号贵客准备的饭菜,客官慢用。”

楚兮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立刻就安心的吃了起来,鼠道的人,虽极为贪婪,但绝不会对上门还没有做成交易的客人动手,

不过这单生意完成了,若是有人出高价要买这个客人的小命,鼠道的人,也是会转身就捅刀子的,跟鼠道的人打交道,没点真本事的话,还真的是会自身难保。

刚吃完,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时机刚刚好,楚兮都忍不住在猜测,这个人是不是在一旁监视着她,等她吃完了,才过来的。

“请进~”

进来的人,是一个看起来极为俊雅的读书人,但若是有人敢把这个人当成是真的无害的读书人,就是蠢,怕是自己被卖了,还要给人数钱呢,

龙藏之进来的时候,看到楚兮不过十二三少年的模样,身上更是穿得不尽如人意,但是他半点都没有诧异,能知道鼠道的人,还敢找上来的人,就注定了这人,不是什么为了三五个铜板而奔波的人,

鼠道,从来都不会先敬罗裳后敬人。

“客官可还满意这些饭菜?”

“味道不错,多谢款待,不知道这位先生该如何称呼?”

“在下龙藏之,也是这城北鼠道的管事之一,不知道贵客如何称呼。”

“原来是龙爷,失敬了,小子阿西,东南西北的西,”

楚兮,用了道上的人的礼节给龙藏之行了一个礼。

龙藏之看到楚兮的动作,眼里的光芒更深了,这小子,不是个简单的,对于楚兮唤他龙爷,他也半点没有觉得自己担不起,

别以为这是京城,只有那些达官权贵才是身份贵重之人,但只要他想,就算是宫里那些公主,他都能想办法给弄出来卖掉,他们这些人,是暗地里的狂欢者,也是黑暗中的土皇帝。

“阿西小兄弟,可是有什么生意要照顾咱们这个小酒馆的。”

“我要出城,今天正午之前就要离开,还要一匹日行千里的良驹。”

龙藏之消息灵通得很,那个左太傅被人劫走了,全程戒严,如今城门已经被封,可以说,就算是皇帝下旨,都不能让城门打开,眼前的小子,想要在正午前离开京城,除了下命令的相国大人之外,还真的只有他们这些鼠道的人才能做到了。

龙藏之有些玩味的看着楚兮,笑容中,掺杂着一丝淡淡的残忍之气:“哦~~,这些要求,鼠道可以做到,不过,两个人的价钱可是一个人的三倍,不知道阿西小兄弟是否接受?”

楚兮没在意龙藏之话里的试探,如今着急出城的,还肯付出如此巨大代价找上鼠道的,他会有所怀疑是正常的,楚兮却没有担心龙藏之出卖她。

“我一个人,而且,我不准备用银子付买路钱。”

楚兮一点都不担心鼠道不会接下这单生意,

鼠道的人,只有一个信仰,那就是钱,他们会跟很多权贵勾结,甚至在有足够的利益的时候,他们也不介意反手就捅那些权贵的几刀。

“你的意思是,你要接下鼠道发布的任务?”

龙藏之上下打量了一下楚兮,不是他小看楚兮,而是这么个看起来小小的小子,还没有他肩膀高呢,能接的下鼠道的任务?鼠道的哪一个任务,不是在刀口舔血,若不是他今天正好有空过来,怕是手下的那些人,都不敢做主接这单生意呢,

“是。”

看到楚兮并不是开玩笑,龙藏之想了想,才说到:“也行,不过,你总得要我们看看你的本事才行。”

“可以。”

“正好,等会会有一个斗兽局,龙某就让你插个队,若是你赢了,我就给接下你的生意,当然,若是你技不如人,被野兽给吃了,可是一个铜板的安家银子都拿不到的。”

这样残忍的斗兽局,大部分都是一些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的最爱,在他们看来,那些奴隶都不是人,

甚至还专门培养厉害的奴隶来组局,当然也有赌场的人安排的奴隶,这些奴隶,大部分都是为了家人而把自己的命给卖了的,有不少的安家银子,基本是十死无生,

楚兮知道鼠道的人贪心,却没想到,如今竟然连她所谓的安家银子都要贪,也只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当那几十两她稀罕似的。

“没问题。”

楚兮很快跟着龙藏之到了城北最隐秘也最繁华的地下皇城,一般人是进不来的,没有鼠道的人带路,怕是连入口都找不到。

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也是奴隶们的地狱,卖命进了这里的人,别想活着出去了。

不知道这里是地下皇城的人,一定不敢相信,这么繁华热闹的地方,藏身在脏乱差的城北。

楚兮的破旧衣裳,并没有让这里的人侧目,能在大街上走动的人,那就是地下皇城的客人。

只有皇帝才能吃到的贡品,就那样堂而皇之的放在摊位前供这里的客人食用,只能用奢靡来形容。

这些权贵们和南来北往的巨贾们,只信奉即时享乐。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么就是&得可笑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出,天&军队所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 城池,&峙半年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 贴满了&顿时把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痛了,&掉的那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说得如&严辞的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 老百姓&,楚家

    这还是楚兮从老百姓偶尔的抱怨中信息,拼凑起来的,每当这个时候,楚兮都痛快得很,还是她高瞻远瞩,潜伏陈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两人,陈国才会这么快的完蛋,楚家那些枉死的战士们,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