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时候,他们心里实际上了有了最坏的打算,而已真的面对自己这样的场景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的头上的刀,了砍向他们了,将官脸都黑了,他是相国大人的人,看管死牢的差事相国大人交到了他,给他他调来了三千的兵马,两百的玄甲军,是提防有人劫牢,没想将官身边的几个小兵从豁口进去,里面的黄磷烟早已散去,满地都是人,牢门都是敞开的,犯人和看守都已经晕死了过去,走在最前面的小兵还以为这些人都是死了,当下腿都软了。。...

来的时候,他们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只是真的面对这样的场景的时候,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头上的刀,已经砍向他们了,

将官脸都黑了,他是相国大人的人,看守死牢的差事相国大人交给了他,还给他调来了三千的兵马,二百的玄甲军,就是防备有人劫狱,

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守卫,还是让人把左丘给劫走了。

将官身边的几个小兵从豁口进去,里面的黄磷烟早已散去,满地都是人,牢门都是敞开的,犯人和看守都已经晕死了过去,走在最前面的小兵还以为这些人都是死了,当下腿都软了。

“完了,犯人逃跑了!”

如今玄甲军全军覆没,将官都能想到,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了,

“将军,这些玄甲军还有气儿~”

心情跌宕到谷底的将官,听到这话,心又被提了起来:“没死?”

“没,他们只是昏迷了过去,”

小兵看到那些玄甲军的脸上满是痛苦,还以为是被杀了,没想到,只是昏迷而已,

玄甲军没死,竟然让将官生出了一丝万幸的情绪,他再把人给抓回来,或许还有补救的机会。

看到了希望,将官立刻就吩咐:“立刻通知城门戒严,另外的人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抓到人,他们应该逃不远,全京城搜捕,胆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楚兮把左丘给带到了货栈最深处,她把这些货物给重新搭建了一下,空出了一个可以容纳几个人的中空地带,这里堆满了货物,绝不会有人会想到,这些货物的中间,竟然能藏人。

楚兮把之前早就已经买好了不少的东西藏在这里,塞了两个馒头到左丘的手上,自己也拿出了一个烧饼啃了起来,忙活了一晚上了,她也饿了,吃饱喝足后,

直接躺在货物上睡一会,现在这个时候,出去在街上游荡,保管是一抓一个准,还不如好好的养精蓄锐。

左丘被关了好几天,也饿得不行,平日里根本不稀罕的馒头,此刻也成了美味,吃过之后,也终于忍不住,也沉沉的睡去,

天微微亮,货栈已经传来了隐隐约约的人声,楚兮猛然的惊醒,浑身戒备的样子,跟常年疲于奔命的人一模一样,左丘心里的怀疑,彻底的散去了,眼前的小姑娘,身上确实是草莽气十足。

“我先走了。”

左丘没有问楚兮到底是要做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一路小心。”

他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不问来处,也不应该问去处。

楚兮离开之后,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里面露出了她昨天穿的那件有些破烂的衣服,

看到手上的铁球,有些不舍,这么顺手的武器可惜了,只是现在戒严,江北寺的狗腿子,肯定能认出来这是死牢的东西,所以她只能暂时放弃了,找了个枯井,把铁球和衣服,都给扔了进去。

楚兮一夜好梦,全然不知,昨夜整个京城差点就鸡飞狗跳了,而城北都快被掘地三尺了,还有人拿着楚兮那妇人样子的画像去四处搜寻,结果反倒是抓到了不少偷鸡摸狗的人,

而官兵们搜到城北一家狭小的针线铺子的时候,那两口子,一下子就从那画像中,认出了自家卖出去的衣服,

但两人都面上没有任何的反应,极为配合,看着那些官兵跟抄家一样,把他们家给弄得乱糟糟,还把他们家阿宝的那些蛐蛐给踩死了,掌柜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意,但却被妇人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京城消息灵通的人家多了去了,知道左丘竟然真的被人从重兵把守的死牢给救了出去,有人庆幸不已,但也有的人家,气得牙痒痒。

相国大人府,更是一夜之间,死了好几十口人,整个相国府的下人们,越发的谨慎小心了,生怕自己撞到了枪口上。

楚兮早早的等在了昨天的地方,天都大亮了,管事才是,楚兮心里顿时就有了不好的猜想,

果然,管事带来的是坏消息,楚兮能看出来他不高兴,管事语气有些不好的说到:“城门关闭了,今天没活儿,大家都散了吧。”

城外码头的货物,可不会因为今天的城门关闭了,就不卸了,但他们出不去,能怎么办呢,东家已经亲自去查看了,

权贵人家的人想要出城去,都不行,他们这样的商贾更是连凑上去问原因都没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损失惨重,管事的能高兴才怪。

楚兮这时,更加清晰的认识到,江北寺的权势果然不小,也不知道那左丘之前是怎么骑在江北寺的头上的,

京城的城门,都是想封就封,历朝历代,除了被人围攻京城才会在白天关闭城门,还从没有过因为要追捕逃犯而关闭城门的。

正常出入城门的途径没了,楚兮只能想别的办法,江北寺的本事,她比谁都清楚,她现在绝对不能再留在这里,也不能联系冬瓜和南瓜,必须尽快出城

楚兮转身来到了城北,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地方,那才是真正的卧虎藏龙,无论是宫里的珍宝,还是权贵人家的千金小姐,只要有人出得起价,就有人能弄出来,真正的是无所不能。

跟这些人打交道,代价不小,要么给足够的钱,要么,就是有足够的价值去交换,她身上如今就只有几十两的银子,所以她只能给这些人卖命一次交换才行。

楚兮直奔目的地而去,一个看起来有些陈旧的酒馆门口,招牌上面,有一个极为醒目的火焰云,

酒馆是做正常生意的,谁都可以进来,只是要让这里的人带她去见鼠道的管事,就得是有介绍人了。

“客官,你想吃点什么,咱们这里,天上飞的,地上跑得,水里游的,什么都有。”

看着这酒馆连小二都长得眉清目秀,一脸的不知愁滋味,这些鼠道的人,就算是国破家亡了,他们也都过得如鱼得水,半点都不会受到影响,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没过一&,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一个女&老夫决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些名满&随玉无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 ,说好&的人与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放路上&以及全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是洒水&更是念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