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被关在这里了好几天了,眼睛早了不适应了幽暗,而如今有人拿着火把进去,眼睛受登时就受不了了,不自觉地的闭了出来,但是也没看清楚兮的脸,但他但是听出了这明明就是一个更年轻小姑娘的声音。“呜~呜~呜~”左丘被锁住了嘴巴,难以提醒眼前这个姑娘,这个“呜~呜~呜~”左丘被锁住了嘴巴,无法提示眼前这个姑娘,这个机关,一般人是根本无法打开的,。...

左丘被关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了,眼睛早已经适应了黑暗,如今有人拿着火把进来,眼睛受顿时就受不了了,不自觉的闭了起来,虽然没有看清楚兮的脸,但他还是听出了这分明就是一个年轻小姑娘的声音。

“呜~呜~呜~”左丘被锁住了嘴巴,无法提示眼前这个姑娘,这个机关,一般人是根本无法打开的,

楚兮把火把放好之后,抬起手,刚好能碰到封住了左丘嘴巴的铁片,这样的铁片对楚兮来说,就跟一张纸一样,她轻轻一扯,铁片就被扯变形了,要不是怕伤到左丘的脸,她也不用这么小心。

“姑娘,赶紧走,这附近可是有重兵把守,左某问心无愧,上对得起天子,下对得起黎明百姓,若是越狱,左某这一生的清明就毁于一旦了。”

听到左丘的话,楚兮心里那叫一个无奈,这人到底是有多迂腐啊,都要被杀了,还说什么大逆不道,顿时觉得,江北寺要弄死这人,似乎好像,没什么大问题,要是她身边有这样的猪队友,阻止她拓展大业,她估计也要分分钟弄死这人,

若是人人都这样的迂腐,那她这样的女子,一身的力气无人教导,那就是一身蛮力,最后只能沦为被人奴役。

“呵呵,是不是大逆不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外面已经有几百人为了救你,身首异处,哦,还有,今天有好几个白胡子老头,在宫门外跪求皇上饶了你,

可惜,他们跪了三天,没人搭理他们,啧啧啧,真是可怜啊,年纪一大把了,不吃不喝跪晕过去,怕是回去了,家里就得准备好棺材了,

你说你,你全了你的忠,那那些为你而死的人呢,他们若是知道,你心甘情愿在这里等死,会不会后悔自己一身虎胆,竟然被一条怂狗给吞了。”

楚兮才不管这人能不能听得进去呢,反正她就是极尽所能的讽刺,又不是她家的人,手刺激就受刺激呗,反正她又不是真心来救人的。

边讽刺的时候,楚兮已经细细的查看了这个简单粗暴的机关,那几百斤的大铁球,是关键,若是别人,可能真的没有办法,但这对于楚兮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你稍等一下,我先把这铁球给弄下来。”

渐渐的适应了光线后,左丘慢慢的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的小姑娘,上前去把那铁球给抱了下来,就跟抱一个凳子一样轻松,心脏又被暴击了一下,为什么这个姑娘,嘴巴毒就算了,力气竟然也如此的大。

楚兮把铁球给安置好了之后,才上前把铁链给扯断,左丘被悬吊了很久,此刻脚踩在地上,竟然如同踩在棉花上一样,感觉很不真实。

但楚兮却没有给他机会适应,一手提着一个铁球,一手抓过左丘,跨过了她徒手撕开的墙。

“前院太多人了,闯出去太费时间了,咱们换条路走。”

说着拎起手中系着铁链的铁球就往一旁的墙壁砸去,看得左丘心里又颤了一下,据说这世上,是有天生巨力的人,他还以为是假的,没想打,竟然是真的,

这样的巨力,以前听那些说书的人口若悬河的吹嘘时,还没有什么直观感受,现在左丘顿时咽了咽口水,他是迂腐了点,但不是傻子,面对这样力量悬殊的时候,还不长眼的叽叽歪歪。

墙被铁球给砸得塌了一大半,这里依旧是死牢,只是没谁能想不到,来劫狱的人,竟然会弄塌墙,从侧门逃走,越过了围墙,还依旧能听到前方传来的厮杀声,

左丘还以为是眼前的带了不少人来吸引那些官兵,小声的询问到:“你带了多少人来?”

楚兮继续拎着铁球,戒备的看向四周,虽然他们逃了出来,但刚才墙塌了的动静,很快就会把人给吸引过来,他们得赶紧躲起来才是,

冷不丁的听到左丘的问题,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左丘这是以为前方的那些人是她带来的呢,她玉面小青龙,可是独来独往的,牌面必须有。

“就我一个人来的,我叫做个玉面小蝴蝶,我哥哥叫玉面小青龙,我们兄妹两,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前面那些人,我不知道是谁的人,白天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附近有好几波人,看样子,都是想来劫狱的,看那些人的身手,应该不是什么正规行伍出身的。”

虽然楚兮不太清楚左丘到底是什么人,但有人来救左丘,显然左丘的身份,不是普通的炮灰,很有可能是跟她一样,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比如,给江北寺让位,然后让江北寺和景璜一起灭掉了陈国,

不过看到前院那些人的尸首的时候,她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那些人,多半是为了赏金而来的江草莽,就是不知道出钱的人是谁了。

“有人来了,快走!”

白天的时候,楚兮就已经在这死牢的附近转悠过了,此刻虽然天已经黑了,但依旧无法阻挡她的脚步,陈国国都,她熟得很,跟自己家一样,楚兮带着左丘左右穿行,很快就到了一个货栈的附近,

左丘看着才到他肩膀高的小姑娘,行事竟然老练得好像一个成年人,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叫做玉面小蝴蝶的姑娘,敢说自己向来是独来独往了,

“明天京城肯定会戒严,你先藏在这里,这个货栈足够大,你在这里藏个十天半月的不成问题,”

“那你呢?”

“我当然是回家啊,难不成陪着你在这里看猫抓老鼠?”

左丘被楚兮的话噎了一下,本来身上就有伤,又被折腾了这么一场,身体其实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只能沉默以对。

被眼前的小姑娘给强行撕下了他心里的虚妄,他就没法再自欺欺人了,帝王不立,国将不国,百姓也会沦为刍狗,这跟他所学所想是相悖的。

而另一边,死牢的官兵在听到墙塌的声音后,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侧门的方向,为首的将官,看到那墙的豁口的时候,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完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大人和&,陈国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了箭垛&是真的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星星盼&随风飘

    只是,楚兮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有等到那个收了她钱的人来给她收尸,“她”最后都臭了,还挂在那里随风飘荡,

  • 子,要&。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齐国对&协定,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 还是她&了这两

    这还是楚兮从老百姓偶尔的抱怨中信息,拼凑起来的,每当这个时候,楚兮都痛快得很,还是她高瞻远瞩,潜伏陈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两人,陈国才会这么快的完蛋,楚家那些枉死的战士们,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 死的忠&太平。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