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水中狗有什么好打得,本相明明会让他们阴谋得逞,去,让人把他们给敲锣打着鼓的送回家去,让百姓们看一看,他们如此的逼迫圣上,圣上还好好的的统一安置他们,圣上但是明君。”手下一听,眼珠子一转,登时想明白了了,这些老家伙,一个个的自命清高孤傲,像是仅有自己才是清官忠手下一听,眼珠子一转,顿时想明白了,这些老家伙,一个个的清高孤傲,好像只有自己才是清官忠臣一样,如今他们跪得半死不活的被送回去,还让圣上得了好名声,那些老家伙们,怕是要直接活活气死。。...

“落水狗有什么好打的,本相偏偏不会让他们得逞,去,让人把他们给敲锣打鼓的送回去,让百姓们看看,他们如此的逼迫圣上,圣上还好好的安置他们,圣上可是明君。”

手下一听,眼珠子一转,顿时想明白了,这些老家伙,一个个的清高孤傲,好像只有自己才是清官忠臣一样,如今他们跪得半死不活的被送回去,还让圣上得了好名声,那些老家伙们,怕是要直接活活气死。

“好嘞,属下这就去,您就瞧好吧。”

很快,宫里就出来了一队人,就差敲锣打鼓的把人给送回去了,边走还边说这些人,仗着身份逼迫圣上,幸好圣上仁慈,不跟这些老家伙们计较,还把他们给好好的送回去。

那些被跪晕的老大人们什么都没有听到,但他们的家人听到了,气得快疯了,却只能忍了,若是不能同流合污,只能清醒的痛苦活着。

陈国竟然有这样的热闹,她若是不参合,都对不起她带陈国国都的上空飘荡了多年,顿时就决定了,她要劫狱。

楚兮让冬瓜和南瓜,经过检查,正常的进入了京城,她自己却扮成了一个做苦力的模样,跟在一堆商队的后面,卖力的扛着几个大包,任何人看来,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混口饭吃的小子,

别人扛两个大包,就很吃力了,楚兮扛了三个,还轻松得很,管事顿时对这个苦苦哀求他只要几个馒头的小子很满意,

在进入城门的时候,果断的把楚兮给当成了自家的伙计带进了京城,楚兮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继续扛大包,十几车的货物,楚兮一个人就扛了一车。

管事没想到,楚兮看起来小小的,一个人就能顶个大汉干的活,再看那几个拿着工钱还没有只要几个馒头的小子干活利索,心里已经再盘算,要把楚兮给留下,然后顺便再把那几个伙计的工钱给降一降。

活干完了,管事的让人送来了十个馒头,递给了楚兮,笑着说道:“小子,力气不错,明天来,我就给你十五个馒头,再额外给你十文钱,怎么样~”

楚兮立马点头哈腰,感谢,并表示自己一定回来的,若是楚家嫡女阿兮,是绝对干不出这样谄媚的行为的,但在现在,她是玉面小青龙,对这些小人物的生存之道,早已经做得如行云流水一样了。

劫狱之后,京城肯定是要戒严的,而他们要离开京城,这样大型的货栈,是最好的掩护,她现在是扮成了一个男子的模样,还是一个干活麻利的,绝不会有人会想到,她是一个女子,

拿着馒头,楚兮凭借着为数不多的回京城的记忆,终于走到了城北的死牢,很快,楚兮就发现了,这里至少有好几波人在盯着死牢,

楚兮并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往城北最贫穷的地方而去,好像自己真的只是路过而已,

看到一间矮小又逼仄的针线铺子的时候,楚兮把手里的馒头,直接送给了一旁的乞丐,大大的黄面馒头,顿时引来了一窝乞丐疯抢,场面一下子就乱了起来,楚兮趁乱进了铺子。

守着铺子的中年男人,长着一张刻薄的脸,在楚兮进来的时候,眼珠就滴溜溜的在楚兮身上打量,似乎是在衡量这个小子是不是有钱买的起。

“掌柜的,这里有姑娘家穿的成衣吗?”

中年男人,一手把在算盘上,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斜眼看着楚兮,阴阳怪气的说到:“有钱就有,没钱就没~”

楚兮半点都没有不高兴,而是腼腆一笑,好像自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一样。

“我给我大姐买新衣服呢,明天我家大姐就要相看人家了,要穿得体面一点,我有钱呢,搬了一个月的大包,赚了足足三百文呢,”

中年男人听到眼前的傻小子一副自豪的语气,顿时就笑出声了,但却是嗤笑:“三百文,只能买那边的。”

随后十分嫌弃的挡住了楚兮往那嫣红色的衣服看去的眼神:“这衣服,你也就只能看看。”

楚兮也不恼,继续笑呵呵的说到:“这衣服真好看,下次我攒钱了再买。”

随后拿出了差不多值三百文的一颗小银锞子,似乎有些不舍,但又狠下心的推了出来,放在了柜台上。

“我买那件吧,只要是新衣服,我大姐肯定就高兴,穿着也好看。”

中年男人把银子拿在手里,掂了掂,又瘪了一下嘴,最后在算盘上拨了几下,才走出柜台,把另外一旁的一件藏青色的女衣递给了楚兮。

楚兮拿到后,像珍宝一样,千恩万谢后,准备离开,还没有踏出针线铺子,中年男人突然又冒出了一句:“这衣服也是可以租的,等你洗干净了送回来,可以退你二百文。”

二百文,对于一般的人家,节省一点,可以过一个月了,只是花一百文只是穿一下新衣服,似乎是有些贵,但中年男人就是这么黑心,到时候这还回来的旧衣服,再让自家婆娘好好熨烫一下,又可以当成新衣服卖出去了。

“多谢掌柜的好意了,这衣裳,我家大姐可以穿好多年了,我不租,还是买了。”

等着楚兮走远了,中年男人翻了个白眼,嘴里吐出了一句话:“真是个穷鬼,一点都不懂得精打细算。”

随后朝着门帘的后面大吼到:“婆娘,今天卖了一件衣裳了,我可以出去喝酒了吧。”

很快门帘就掀开了,出来了一个脸上有烫伤痕迹的女人,虽然这妇人容貌有损,但气质却温婉得宜,若是楚兮见到了话,肯定会大吃一惊,这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连楚兮都要避让几分锋芒。

“都说了多少次了,说话声音不要太大,吵到宝儿了,还有,你别总是吊梢眉的看人,显得太刻薄了,邻里都抱怨多少回了。”

中年男人显然是想继续嗤笑,但在妇人面前,很快又收敛了,微微的咧开嘴笑,但整张脸,显得更加的扭曲了,顿时觉得没眼看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285)

我要评论
  • 楚兮那&,她非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已经习&野鬼,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 候,突&强行降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魏国皇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而她楚&在的意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 事呢,&上有个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 出,天&不克,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