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恒带着楚兮写的信,除了楚兮的身份玉佩,跟楚兮分离了,而已走的时候,一再特别强调,肯定要留下的记号,等着他办弄完后,就也可以赶上来了,他们所有人,到现在的都仍然我以为,楚兮真的而已出游历四方,看遍山水的,没人明白,她心里此刻能承受着怎么样的煎熬。楚恒离开了楚恒离开后,没人架马车了,黎寒山安排的人,就跳出来了一个叫做冬瓜的傻大个,充当车夫,其余的人,继续掩藏着身份和行踪,防止别人发现他们的全部实力,。...

楚恒带着楚兮写的信,还有楚兮的身份玉佩,跟楚兮分开了,只是走的时候,再三强调,一定要留下记号,等着他办完事之后,就可以赶上去了,

他们所有人,到现在都仍旧以为,楚兮真的只是出来游历,看遍山水的,没人知道,她心里此刻承受着怎么样的煎熬。

楚恒离开后,没人架马车了,黎寒山安排的人,就跳出来了一个叫做冬瓜的傻大个,充当车夫,其余的人,继续掩藏着身份和行踪,防止别人发现他们的全部实力,

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的盗匪,都被冬瓜他们给打发了,直到现在,楚兮才知道,那些陪着她一起长大的人,到了出师的这天,才被赐名,这些人,竟然都给自己挑了乡下瓜果蔬菜的名字,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路上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他们终于到了平城,如今的平城还没有经过战火的荼毒,还显得一片祥和,到处都是人烟,百姓们的日子,过得安宁又富足,这样好的地方,那些掌权的人,怎么就忍心为了一点权利,就把这些给彻底毁掉。

冬瓜一直都跟在楚兮的身边,无论楚兮想要干什么,他们都没有任何的阻止,只是一直跟着,安静得有些不像话,若是楚兮刻意去忽略的话,甚至有些察觉不到冬瓜的气息。

楚兮这才终于懂了,黎伯到底是怎样厉害的人物,只是她已经想不起,上辈子,黎伯到底是怎么死的了,甚至什么时候死的她都不知道,

花了整整三天,楚兮才逛网了平城,她心中对平城之战的怨恨之情,才终于减了下去,

“冬瓜,你跟南瓜,跟着我走,剩下的人,假装外地人在平城守着,等我命令,若是没有我的命令,不管发生事情,都不许妄动。”

剩下的黄瓜和韭菜等人,虽然有些不解,甚至有些不愿意,毕竟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小姐,如今小姐要离开这里,他们却不能跟着,这时严重的失责,但小姐是他们的主子,主子发话,无论是对还是错,他们都要听从。

楚兮带着冬瓜和南瓜,改换了妆容,就混进了陈国,本来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现在愣是扮成了一个有些傻乎乎的小子,而冬瓜和南瓜,反而扮成了读书人的模样,这让他们连有些懵,难道不应该是小姐扮成小公子,他们两扮成下人吗?

“这你们就不懂了,这叫做反套路,别人都这样做的事情,咱们就不这样做,别人就算是想破头都想不到。”

冬瓜想了一会,点了点头,好像确实是这样,要是遇到危险,别人肯定是第一时间攻击公子,没人会专门去杀一个小厮的,如今他们扮成了公子的模样,楚兮扮成了一个雇佣来做杂工的小厮,别人还真不会注意到小姐了,至于是不是挡箭牌什么的,这本来就应该是他们的事情,有危险,当然是他们先上了。

三人紧赶慢赶,回到了陈国的京城,但城门却突然戒严了,严查进出的人员,如今京城唯一的大事,就是陈国的文臣之首左丘左太傅几日后要被送到菜市口斩首,

楚兮摸了摸下巴,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陈国的文臣之首,不是相国大人江北寺吗?一个智多近妖,与紫邑侯狼狈为奸的老狐狸,这左丘,她好像完全没有印象啊,看来,要么是不重要的比炮灰还炮灰的存在,要么就是她根本就对这本叫做《女帝崛起》的书了解不多,只知道一部分的剧情啊,

如今的情况,很有可能是暗藏的新剧情,说不定也是推动了平城之战的推手之一,若是左丘还是文臣之首的话,那江北寺那个老狐狸,怕是只能做万年老二吧,

想到这里,楚兮顿时心里贱贱的笑了,该死的江北寺,让她躲躲藏藏了三年,狼狈不堪,如今,她既然来都来了,怎么也要给他送一份大礼才是啊。

此刻皇宫的大门口,十几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正跪在宫门口,要为左丘请命,求皇上彻查真相,左丘绝不会辜负皇恩。

突然,其中一个老者承受不住,直接晕倒了,其他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这样上了年纪的人,在这里跪了三天三夜了,不吃不喝,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动摇,依旧死死的跪在那里,紧接着,第二个倒下了,第三个倒下了,

远处这些老者的家人们,一个个都泪流满面,他们知道,这是自家老爷为国尽忠的方式,所以不能阻止,

“老大人们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了,如今竟然受这样的罪过。”

“谁说不是呢,可惜有什么用,这些大人早已经致仕了,连宫门就进不去,如今京城都戒严了,左太傅怕是难逃一死了。”

“你们真是不怕死,什么话都敢说,不怕砍了你的头?”

其余人顿时什么话都不敢说了,一个个都缩了回去,

十几位老大人全部都倒下了,禁卫军的人,连忙通知了陈国的皇帝,

而此刻,皇帝的寝殿透着阵阵的凉意,满目都是华丽的摆设,旁边还有几个美貌的妃嫔在调笑,皇帝正吃着花费巨额运费送来的新鲜葡萄,奢靡的好像是太平盛世的仙境一样,

“皇上,那几位老大人全都倒下了,看样子,恐怕活不了了,”

皇帝抬起自己的头,有些不耐烦听到这些打扰他享乐的话,直接说道:“这些事情,都交给相国大人处理就是,一点小事都要来麻烦朕,晦气!”

宫里的人,对此早就已经见惯不怪了,半点都没有因为这些而感到诧异,不过是相国坚持,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到皇帝面前过一遍,最后再回到他这里,虽然多了一道功夫,但是对他来说,可是大大的有好处。

“相国大人,那几个老不死的,终于撑不住了,待属下去扯下他们最后的脸皮~”

江北寺看着下方一脸狗腿谄媚的属下,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80)

我要评论
  • 弃抵抗&族贵胄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为了保&家护国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她决定&得惨就

    但好在,当时她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候,就已经留下了钱,让人给她处理身后事,死得惨就算了,要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了,可就真的是丢了她玉面小青龙的脸,

  • 有仇,&掐了几

    虽然她跟陈国有仇,可是看到这样背弃自己国家的人,楚兮依旧用自己可以穿过这些人身体的手,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掐了几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

  • 都扔不&纸,真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楚兮那&的人与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心里还&且还眼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 &等到那

    只是,楚兮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有等到那个收了她钱的人来给她收尸,“她”最后都臭了,还挂在那里随风飘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