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痴在此修整了好几天,此刻也要跟随楚濂云他们一同回家去,给商少卿留下的了药方后,又细细地的交待了女儿绒花一些事情后,就踏往了回驻地的路途。黎寒山听见楚兮要游历四方的事情,登时就会觉得头大,果真,小姐从来不都也不是一个安份的,之后怕是是很清楚不论她说什么,黎寒山听到楚兮要游历的事情,顿时就觉得头大,果然,小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之前恐怕是清楚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不会让她离开,这才趁着大将军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医痴在此休整了好几天,此刻也要跟着楚濂云他们一起回去,给商少卿留下了药方之后,又细细的交代了女儿绒花一些事情之后,就踏上了回驻地的路途。

黎寒山听到楚兮要游历的事情,顿时就觉得头大,果然,小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之前恐怕是清楚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不会让她离开,这才趁着大将军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既然大将军已经答应了,黎寒山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不过他在此地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否则他肯定是要亲自陪着楚兮走一趟的,

“你的人都带上吧,对了,绒花和楚恒也带上,楚恒已经去了十几天,现在应该回来了。”

只要黎伯能让她离开这里,无论带上多少人她都没有意见,反正这些人,还不是都要听她的,

“放心吧黎伯,我不会有事的。”

商少卿已经可以下床了,身子前所未有的轻松,知道主家的人,似乎并不是很待见他,所以他一直都待在房里不出来,也没有任何想要去窥探这家人的想法,他并不知道之前楚家父子来过的事情,只知道那位诨号为医痴的男人,离开了,留下了一张药方给他,

都说久病成医,商少卿就算是不能跟那些名医相比,但此刻也是很看清楚了这张方子跟之前薛神医他们用的房子完全不同,就如同正经传承和野路子的区别,

这张方子,通篇都是毒物,正经传承的大夫,没人敢这么大胆,这些分量稍微出现一点偏差,就是毒害人的东西,

商少卿看了一房里的铜镜,他的额头上,赫然出现了一块黑斑,本来绝世的容颜,此刻好像是雪地里洒了一大片的墨迹,炫目又刺眼,

这就是他活下来的代价,如今他的体内,不仅残留着寒毒,还有之前医痴用毒救醒他后残留的毒。

他现在还想起,当他额头上出现这块黑斑的时候,医痴笑得一脸尴尬,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他算是医痴的一个实验品,分量没有把握好,虽然救活了他,也让他变成了一个丑八怪,

不过他本就不是看重容貌之人,曾经也因为容貌而惹出许多的事端,如今这样正好,只要他最后体内的所有毒素全部清了,他的容貌和武功都能重新回到巅峰。

身上的外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商少卿已经决定喝完医痴之女熬完的最后一副药,就离开这里。

临走的时候,商少卿本来想要打个招呼的,只是没想到,主人家一个都不在,顿时有些气闷,他好歹也算是翩翩公子吧,曾经受尽世人追捧,如今这一家子倒好,做小姐的,貌似是个贪财的,也是个心硬的,

剩下的管事也好,丫鬟也好,都只是一开始对他的容貌惊叹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好像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似的,

现在倒好,家里只有几个做杂事的仆人,管事的,全都不见了,这让商少卿微微有些别扭,但又觉得心里放松了许多,原来,这就是做普通人的感觉,还不错的样子,

身上最值钱的东西,被楚兮拿走了,商少卿也觉得这算是他们之间银货两讫了,换上了黎寒山给他新准备的衣服,悄然离开了黎家大院,并没有惊动家里的仆人,

还是到了仆人送饭的时候,才发现人不见了,连忙禀告了黎寒山,黎寒山只是顿了一下,就挥手示意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此时,楚兮正在山上继续练习着,等着楚恒归来,他们就要出发了,

“小姐,小姐,您悠着点,这里还是山腰呢,别让人看见了,要是被人知道你天生神力,黎伯怕是要气疯了。”

绒花看着自家娇小的小姐在山涧虎虎生威的舞动着两柄大铜锤,有些无奈,要是别人看到了,估计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可是一锤就能把地给砸个坑的巨锤呢。

“绒花,你不说,黎伯不就不知道了,我还打算等过几天恒哥哥回来了,扮成男装,就偷偷到平城呢,让那些砸碎看看,我楚家军的风姿。”

绒花以为楚兮是在说笑,但她不知道的是,楚兮说的是真的,

不过绒花还是很上道的没有泼冷水,自家小姐天生神力,可惜却是女儿身,要不然,定然是一位悍将。

第二日,楚恒终于回来了,对于绒花来说,他们跟楚恒不见的日子,不过只有十几天,但是对于楚兮来说,已经快四年了,

当日楚恒为她开路,她才能将陈国相国大人江北寺和紫邑侯景璜斩杀,结果当然是她和楚恒,都死的惨的不能再惨。

“今天是什么日子。”

绒花的眨了眨眼睛:“小姐,今天是五月二十了。”

楚兮顿时闭上了眼睛,手紧紧的攥紧拳头,时间太紧了,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做,要把袁仙儿作死牵连楚家的事情摁下去,还要赶去陈国,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前世奸相秦嗣源以楚家军和楚氏一族为投名状,魏国亡了,又献上了前朝的一张藏宝图,被封为了晋国公,而那张藏宝图,现在还在江城,她绝不能让秦嗣源的人再得到那张图,

那些前朝珍宝,不管是秦嗣源还是陈国都休想拿走,她不会再像前世那样什么都不知道,孤立无援只能暗中潜伏找机会报仇。

一行人刚出了云栖镇的时候,楚兮看向绒花,声音带着让人忍不住臣服的力量:“绒花,你去替我做一件事,改道去江城,去找一个叫做韩子熙的人,治好他的病,报酬就是他家祖传的那副【群鱼戏莲图】。”

绒花大惊,小姐从来都没有出过云栖镇,怎么会知道江城的事情,还知道江城的人和物,

不过她还是没有质疑,小姐既然让她做这件事,那自然是有小姐的道理,

尽管绒花还想要再劝,但是她知道自家小姐下了决定,就绝不会改变,虽有不舍,但还是跳下了马车,牵着一匹马往江城的方向而去。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定效仿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对手紫&内就衰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 人,也&儿,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 突然冒&斧冲入

    三年后,陈国的国都突然冒出一个疯女人,手持两把巨斧冲入陈国国都斩杀重兵相护的相国大人、以及紫邑侯,最后力竭被万箭穿心而亡,引起天下一片哗然,

  • &她的骨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无人之&国三年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而齐国&陈国与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