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不说的话,所以就没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倘若事发现场,他就认下这少女做义妹,总不能够让人造成伤害她。这样心里想,商少卿就把这件事给放下自己了,对他来说,在他无数次命悬一线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豪无意义,而如今而已两块玉佩,救了他的命,十分的合算。楚兮正山这样想着,商少卿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对他来说,在他无数次命悬一线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如今只是一块玉佩,救了他的命,非常的划算。。...

不过,他不说的话,应该就没事,大不了,以后若是事发,他就认下这少女做义妹,总不能让人伤害她。

这样想着,商少卿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对他来说,在他无数次命悬一线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如今只是一块玉佩,救了他的命,非常的划算。

楚兮正在山里制作黄磷烟,突然左胸又开始发烫,好像火烧一样,楚兮顿时整个人烦躁得恨不得把这块皮肤给割下来。

楚兮很快就有些迷迷瞪瞪的,好像脑子很重很重一样,没过一会,她就一头栽在了草丛里,若不是身上带着驱虫药粉,怕是她整个人都要被那些蛇虫鼠蚁给咬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兮才终于清醒过来,顿时只觉得口干舌燥,连忙扔下手里的东西,往一旁的山泉走去,连续喝了几大口水,楚兮才觉得自己终于活了过来,

小心的解开衣服,楚兮这才看到胸口处的那朵莲花模样的印记,眼色似乎有些偏向于橘色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洁白无瑕的肌肤啊,此刻有个这么大的印记,这就是毁容了啊,

幸好不是长在脸上,要不然,楚兮觉得她怕是都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见人了,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但楚兮直觉,这应该是那个疯癫道士搞的鬼,

随后楚兮猛然想到,难道这东西,就是她能变成游魂,最后又回来的原因?若是这样的话,那她就算是全身长满了这鬼东西,她都心甘情愿,能救下她的家人,舍了这一身皮肉又如何。

此刻,远在府城的破庙里,一个喝得醉醺醺的道士,突然打了个激灵,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随后有些懵逼的掐指一算,没过一会,整个人脸色大变,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闯祸了。”

紧接着,都来不及收拾东西,拿着酒葫芦,撒丫子的就往外跑,好像这里有什么东西再追着他一样。

楚兮缓过来了之后,把黄磷烟准备好了之后,又去了山顶的练习场,偷偷拿走了不少的暗器。

第三天,楚兮已经把出门要准备的一些装备都准备好了,父亲和大哥终于来了,楚兮顿时鼻头和眼睛都有些发酸,只是她是玉面小青龙,怎么能哭呢。

楚濂云毕竟是大将军,不能光明正大的离开驻地,这一路,他们换装了无数次,要不然,也不至于会耽误了好几天的时间。

看到楚兮,楚濂云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父女两的眉眼有七八分相似,任谁一看,都知道这两人是父女,

“爹爹~”

楚兮再也忍不住,直接扑进了楚濂云的怀里,心里有无限的委屈想要诉说,楚兮很想要告诉楚濂云,没有了他的庇护,他们都过得好辛苦,她更是被泡进来苦菜坛子里面,以前再苦,她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委屈过,但现在,她真的好委屈,

“好了,傻孩子,爹爹这不是来了吗?知道你受委屈了,你黎伯不是已经让人把那些拐子全部都给抓起来了吗,已经给你报仇了。”

楚兮的委屈,不是她被拐子给害得掉进了河里,她的委屈,是这一辈子她都无法说出口的,

但幸好,这辈子,爹爹还活着,这辈子,她不会再那么委屈了,爹爹活着,她和楚家军,就有了支撑。

“小妹,你都是大姑娘了,还哭鼻子,羞羞羞~”

楚兮转头看向楚建舟,眼泪再也忍不住,又扑向了楚建舟的怀里,直接把眼泪都蹭到了楚建舟的身上:“大哥,我好想你。”

之前还调侃楚兮的楚建舟,看到小妹哭得这么伤心,神情立马就变了,看来小妹是真的受委屈了,眼睛闪过一抹杀气,

“乖,别哭了,大哥给你出气。”

“嗯~”

楚兮看了一眼大哥,英明神武,气宇轩昂,分明是不可多得的少年英才,那袁仙儿,怎么舍得舍弃这样的大哥,投入到太子建的环抱,做一个良娣,若是她是去做太子妃的,楚兮还无话可说,

良娣也还是妾,本就是一件丑事了,还闹得人尽皆知,最后让太子建和父亲有了嫌隙,这才让有些人有机可乘,让太子建疏远了父亲,代天巡狩,也避开了父亲的保护,可以说,前世父亲和大哥的悲剧,袁仙儿这个女人,也是其中一个推手,

算算时间,袁仙儿和太子的丑事,瞒不了多久了,大哥却无辜受累,楚兮心里顿时有了想法,袁仙儿就交给太子妃处理了,太子妃可不是什么好惹的,比起袁仙儿这个女人,太子妃显然更加清楚,他们东宫绝不能跟楚家军交恶,

楚兮此刻已经想好了,回去就写信,让人送给太子妃,任何人想要踩在楚家人或者楚家军的头上,她都不会放过,

“小花猫,快去洗洗脸,我和爹还没有吃饭呢,现在都快饿晕了~”

楚兮有些不好意思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有些尴尬,实在太羞耻了,她竟然哭成了这样,

“爹,大哥,我先去洗脸了。”

等着楚兮收拾干净了,楚家父子两正在大快朵颐呢,看到活生生的父亲和大哥,楚兮心里越发的坚定,这一世,换她来给父兄撑起一片没有阴谋诡计的天空。

吃过饭没多久,楚家父子一脸愧疚的看着楚兮:“我们出来的时间紧,现在得赶回去了,爹爹和大哥对不起你,都不能多陪你一天,”

楚兮此刻顿时有些懊恼,父亲和大哥有多忙她不是不知道,当时怎么就想着让父亲和大哥来看她呢,一路奔波,只是见一面,就要立刻离开,这更能体现他们对楚兮真的是毫无保留的爱。

“没有,是女儿不懂事,让父亲丢下重要的事情来看我,父亲,女儿想要出去游历,想请父亲答应。”

楚濂云听到这话,眉头紧皱,似乎想要拒绝,只是看着女儿一脸的渴望,他实在无法开口,只好说到:“多带些人在身边,有什么事情,随时告诉爹爹。”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候,突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朝妖姬&前朝反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本来可&半,倒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会,那&是真的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发布了&臣良将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