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进到黎家大院的时候,下人急忙把楚兮给带进了客房,绒花全程都在给亲爹打动手,黎寒山也很好奇,医痴兄是也不是真的能治好这人,谁都也没特别注意到楚兮进去了。一直到楚兮看清楚了商少卿的脸,已发出了一声惊叫,这才惊扰了房里的人,医痴登时有些生气,要也不是已发出声音直到楚兮看清了商少卿的脸,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才惊动了房里的人,。...

楚兮进到黎家大院的时候,下人连忙把楚兮给带到了客房,绒花全程都在给亲爹打下手,

黎寒山也好奇,医痴兄是不是真的能治好这人,谁都没有注意到楚兮进来了。

直到楚兮看清了商少卿的脸,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才惊动了房里的人,

医痴顿时有些生气,要不是发出声音的是楚兮,他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连他女儿绒花都不例外。

楚兮也知道自己大惊小怪惊扰了医痴,吐了吐舌头,然后躲到了黎寒山的身后,黎寒山有些宠溺的摇了摇头,他就知道,要是自家小姐看到这个男人的相貌,肯定会吃惊的,连他当时看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

凭他行走大江南北数十年,这人,还真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连京城的王大少爷,都逊色不少,当时心里还有些淡淡的遗憾,要是这人就这样死了,挺可惜的,

随后,又让下人给加了钱,买了更贵重的棺材,这么好看的人,就死这一回,再多一点的体面也不为过。

医痴出手,就知道有没有,之前被绒花扎针扎满了全身,只能保命半月的人,此刻在医痴的手下,脸上的气色,肉眼可见的红润了起来。

随后医痴走到桌子旁,提笔就写了一张药方出来,递给绒花:“去,赶紧准备好这些药材,”

楚兮看着医痴跟使唤小药童一样的使唤绒花,顿时觉得,好像这一世,很多事情跟上一世有一些偏差啊,上一世的医痴大叔,可是温柔得很呢,哪里像现在这一世的,这么犀利。

过了好一会,楚兮才猛然的发现,这一世的医痴大叔,双手竟然是完好的,顿时震惊得整个人都楞了,上一世的医痴大叔,右手分明是被废了的,

发现了这个不得了的事情后,楚兮顿时低下了头,也没心情看什么美男子了,

玉无欢提前了五年穿越而来,她从楚兮变成了楚大丫,玉无欢手下忠心不二的人,成了她的弟弟,右手残废了十几年的温柔大叔,健康又犀利,好像只是人没有变之外,其余的事情,都变了不少。

楚兮突然有些心慌,若是这些事都变了,是不是意味着平城之战,可能不会是按照上一世的时间线了,那她怕是不能在继续待着这个小山村了,她得提前去陈国,拖住那些人想要活捉三位皇子的计划,只有在源头上掐死,父亲和大哥,才不会被平城之战给牵连丢了性命。

楚兮已经盘算着,跟父亲和大哥见过面之后,就启程去陈国国都,那里她好歹是晃荡了几年,就跟逛自家的后花园一样,

黎寒山很快就察觉到了楚兮的不对劲,还以为楚兮是有什么不舒服,连忙问道:“小姐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正好医痴兄在,”

“没事,黎伯,我先回去了,”

说完什么都不管,直接就离开了黎家大院,出来了的楚兮,脸色突然一下子变得惨白,之前她一直强忍着,如今没人了,她也不需要忍着了,

楚兮之前还以为她有足够的时间,现在看来,什么都是不确定的,她不能再依赖前世的那些记忆,否则,上一世的悲剧,怕是会重演。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楚兮继续往山上而去,她要开始准备一些出远门的东西了,幸好当年的她什么都会一点,如今做这些准备,才不会被人发现。

商少卿醒来的时候,似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但也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他就快速的回到了状态,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脑子里之前的那些记忆也很快的回来了,他被人救了,这里不是柴房,看来那些人给他换了一间房间。

“哟,醒了,看来你小子命真大,也幸好你底子不错,之前给你治病的人,还是有两下子,让你活到现在,遇到了我,要不然,你这小子早就见阎王去了。”

商少卿知道自己中的毒是什么情况,他能活到现在,不仅仅是巨额的财富在撑着,还找遍了全天下的奇珍异宝,请来的神医,更是耗尽了心力,才让他活到了弱冠的年纪,

如今,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似有些不修边幅,甚至没有半点的医者的气度,更像是什么野路子出生的,但却能让他醒过来,这已经说明这人的本事了,

商少卿之前因为寒毒,嗓子也受损了,好像是被冻僵了一样,如今他好像能感觉到自己身上有温度了,嗓子,也不再僵硬,顿时试着发声,虽然依旧有些嘶哑,但却让他有些狂喜,

不过商少卿面上却没有显,直接对着医痴说到:“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谁知道,医痴只是摆摆手,无所谓的说到:“不用谢,若不是小姐发话要救你,加上你身上的寒毒,某感兴趣,否则才懒得救你,

对了,你身上的寒毒已经深入骨髓了,某如今只是拔出了你肌理的寒毒,算是只救回了你一半的命,剩下的一半,某手里已经没有足够的药材了,

看你这气度,想来手里有不少的好东西,到时候某给你写一个药方,等你找到了足够的药材,再来找某。”

医痴那毫不在意的态度,却让商少卿心里翻江倒海的,这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本事拔出掉他体内近一半的寒毒,

这是薛神医都做不到的事情,而且听着人的意思,他是可以完全治好他的,只是手里没有足够的药材而已,

商少卿顿时整个人的态度,恭敬了不少,之前因为那个救他的少女,蹲坐在哪里等他咽气的那份不满,也彻底的散去了,

至于被那少女拿走的传家宝,商少卿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不再要回来了,毕竟若是那少女没有救下他,也同样可以拿走他的东西,只是保不保得住,就另说了,

现在看来,那少女能使唤的动这样厉害的医者,怕是身份不简单,

只是他心里还是有些顾虑,那玉佩,历来都是家里传给嫡长子娶妻的,象征着他们的身份,若是有人偷盗,肯定是要被追杀的,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的人,&楚兮依

    虽然她跟陈国有仇,可是看到这样背弃自己国家的人,楚兮依旧用自己可以穿过这些人身体的手,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掐了几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

  • 郡主玉&新皇,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道了,&崛起》

    就在玉氏王朝复辟的那天,楚兮突然被吸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很快,她就知道了,她所在的世界,尼玛就是一篇前期搞事业,后期开后宫,名叫《女帝崛起》的大女主文,

  • ,嘴里&超生,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而她楚&灰,存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 &兮差点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一个女&……”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攻无&的光景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