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到了山上,就慢慢的的沉淀下来了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的气息,前生她在为了报仇雪恨,吃了很多苦,但也学到什么了很多很多本领,而如今她就得把那些本领给再次捡出来,能跟这具身体相契合。玉面小青龙,最擅长于的是在幽暗中化身修罗,疯狂收割敌人的性命,只要你被她找到了了机会,没玉面小青龙,最擅长的就是在黑暗中化身修罗,收割敌人的性命,只要被她找到了机会,没人能逃过她的手心。。...

楚兮到了山上,开始慢慢的沉淀了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气息,前世她在为了报仇,吃了很多苦,但也学到了很多很多本领,如今她就要把那些本领给重新捡起来,能跟这具身体契合。

玉面小青龙,最擅长的就是在黑暗中化身修罗,收割敌人的性命,只要被她找到了机会,没人能逃过她的手心。

柳家的闹剧,很快就平息了,谁让他们早就分家了,柳老头就算是再生气又能怎么样,柳大山在知道了自己的心头肉过得那么不容易,也还是歇了那份心。

一家人回到家的时候,柳石头显得格外的安静,一点都不像他,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柳家一家子才发现,楚兮竟然一大早的从外面回来,柳大婶已经习以为常,柳木头这才越发的觉得,阿姐似乎有很多的秘密。

楚兮知道柳木头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但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只等着柳木头自己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如此往复了三四天,柳木头终于忍不住了,悄悄的来到了楚兮的身边:“阿姐,你每天都在后山干嘛呢,你是不是戏文里说的那些传说中的隐世高手的后代,藏身于山野之间,但依旧有一颗侠义之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柳木头的资质肯定是极好的,要不然,也不会成为机关术的高手,没想到想象力竟然也那么丰富,

楚兮定定的看了一眼柳木头,声音依旧温和:“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阿姐,我想要成为跟你一样的人,不被人欺负。”

楚兮还没有回答,一旁蹑手蹑脚的柳石头也突然冒声:“阿姐,我也想学,这样以后就没人欺负爹爹和大哥了,”

“好,只要你们不怕苦,我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

兄弟两顿时高兴了起来,吃饭的时候,还多吃了一碗,气得柳大婶,又骂骂咧咧了一下午,

黎寒山那边终于安排好了,让人上门来询问柳大婶,是否愿意把两个儿子交给他们去做伙计,要是以后混得好,还可以做掌柜的,

柳大婶根本想都没有想,就点头了,这可是黎员外家,家产丰厚得很,要是儿子他们能跟着黎家,以后的前程必定少不了。

等黎家的人走了之后,柳大婶才有些别扭的靠近楚兮:“是你去跟表小姐说的吧,算你这个做姐姐的有良心,不过,我也是有良心的人,等你及笄了,一定给你找个好人家,不会把你随便嫁出去的。”

楚兮现在也算是了解柳大婶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说是坏人,不是,说是好人,也不是,就是一个心里不坏,但又时时刻刻想作死的人,

“我的婚事不用操心,最多还有半年时间,我会离开鹿子村的,木头和石头他们,会有人照顾好他们,你也不用担心。”

柳大婶有些讪讪的:“这样啊,那你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的,直接告诉我一声就成。”

楚兮看着柳大婶如今这个样子,也觉得有些格外的不适应,难道人真的是贱皮子,之前柳大婶骂她死丫头的时候,她觉得正常,现在不骂她了,不着痕迹的要讨好她了,她还觉得浑身怪怪的了。

柳大婶之前其实心里就已经隐隐有些感觉,楚兮跟黎家怕是有什么瓜葛,楚兮被送来了几天,黎员外一家就搬来了,虽然照顾他们一家子不明显,但是在楚兮小的时候,黎家的几个婆子,经常有意无意的跟周围的人打交道,

但是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那几个婆子好像是在监视她,直到楚兮会说话了,能跑能跳了,那几个婆子才慢慢的消失了,黎家对外说是她们辞工了,

之后楚兮就是常常不见踪迹,刚开始她还吓得要死,还没有去找,又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后来她自己的儿子也出生了,实在忙不过来,就下意识的忽略了很多细节,反正只要人活着不丢就行了,

要不是黎员外真的跟楚兮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她都要怀疑,其实楚大丫,根本就是这黎员外的女儿了,

本来早已经打消了的念头,现在因为楚兮的话,竟然又冒出来了,但是此刻两个儿子的前程都捏在黎家人的手里,就算是有什么怀疑,柳大婶也会把这件事牢牢的藏在心里,不管是谁来问,楚大丫,只能是她嫡亲的外甥女,

两人互相看着都别扭,还是柳大婶率先说到:“那什么,地里还有草没有拔呢,我去忙了。”

看着已经走远了的柳大婶,楚兮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和气的柳大婶,杀伤力竟然如此的大,

楚兮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父亲应该快到了才是,想了想,就往黎家的方向而去,问好了具体的时间,她可以去镇上接父亲。

刚走到黎家大院附近的时候,楚兮就看到了一个陌生中又透着熟悉的人的身影,看了好一会,她才想起,这人,不就是绒花的亲爹,医痴大叔么。

脑子还来不及反应,楚兮的眼泪顿时就流下来了,她终于见到十年未见的故人,当年父亲和大哥带着人赶往平城,医痴大叔也跟着去了,谁知道这一去,连带着三万精锐,全都死在了平城的飞鹰崖。

就在楚兮想要跑过去相认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一世的她,似乎是没有见过医痴大叔的,因此只能按捺住心情,医痴大叔来了,父亲和大哥还会远吗?

绒花见到父亲的时候,高兴坏了,小姐救下的这个人,这些天一直都没有醒,她已经用尽了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人一点点的快死了,

医痴就是接到了黎寒山的书信,知道这里有一个极其罕见的寒毒病人,快要死了,他这才跟将军他们分别,自己提前赶来了,把了商少卿的脉象之后,他的心才放下,还好,来得及,要是再晚一天,就算是他的师父医圣在世,也救不活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99)

我要评论
  • 枉死的&的只有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有仇,&己可以

    虽然她跟陈国有仇,可是看到这样背弃自己国家的人,楚兮依旧用自己可以穿过这些人身体的手,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掐了几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

  • 自己狼&严辞的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 ,又是&,什么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 ,陈国&,最后

    三年后,陈国的国都突然冒出一个疯女人,手持两把巨斧冲入陈国国都斩杀重兵相护的相国大人、以及紫邑侯,最后力竭被万箭穿心而亡,引起天下一片哗然,

  • 她钱的&随风飘

    只是,楚兮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有等到那个收了她钱的人来给她收尸,“她”最后都臭了,还挂在那里随风飘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