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整个人都有些懵了,的话也没没看错的话,这个图案,跟当年那个非要给她一张什么替命符的癫狂道士手里的两块玉佩十分的十分相似。后来她但是替那个癫狂道士大脚解围了一次,那道士就追着喊着要送她一场天大的机缘,死都要给她一张什么符,说是能救她一命,最怪异的是当时她不过替那个疯癫道士解围了一次,那道士就追着喊着要送她一场天大的机缘,死活要给她一张什么符,说是能救她一命,最诡异的是,那符她怎么都丢不掉,。...

楚兮整个人都有些懵了,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图案,跟当初那个非要给她一张什么替命符的疯癫道士手里的一块玉佩非常的相似。

当时她不过替那个疯癫道士解围了一次,那道士就追着喊着要送她一场天大的机缘,死活要给她一张什么符,说是能救她一命,最诡异的是,那符她怎么都丢不掉,

可结果呢,她还是死了,只是好像跟别人死的情况不一样,她似乎只是肉身死了而已,如今想起来,若不是她像游魂一样的活着,怕是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一本书吧。

所以,或许,大概,那个疯癫道士,真的是世外高人?

胸口的莲花,似乎越来越烫,显得有些妖异,她很清楚的记得,这个东西,之前是根本就没有的,是她重生回来后才有的,难道,她真的逆天改命了?

经历过万箭穿心的痛苦之后,如今这滚烫的痛楚,并不算不能承受,楚兮脸色有些苍白,随后闭上了眼睛,细细的把当时她忽略掉了的信息重新给理了一遍。

不知不觉,楚兮就睡了过去,等着醒了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胸口处的滚烫已经消失,再次看过去,那里肌肤雪白一片,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若不是楚兮非常清楚自己的记忆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估计都怕是以为自己是得了癔症,楚兮越发的好奇自己身上的这莲花印记到底是什么东西。

楚兮推开了房间的门,院子里格外的安静,连那条被石头捡回来的癞皮狗,都显得十分的安静,这样的场面,让楚兮还有些不适应,

很快楚兮就知道为什么了,柳大山回来了,然后现在他们一家子都被叫到祖屋那边去了,那条狗也被石头带过去了,当然是为了给自己壮胆,要是他们被人欺负的话,那狗还能帮上忙。

楚兮想了想了,还是没有去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直接趁着夜色往山里而去,

此刻柳家祖屋那边格外的热闹,木头回来了之后,本来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架不住当时在镇上干活的人,有不少都跟鹿子村这边的人是有亲戚关系的,尤其是知道柳家大房的那个外甥女,脾气硬得很,

在知道楚大丫把柳木头给带回来之后,很快就有人把事情传到了鹿子村,本来在做工的柳大山就被叫了回来,

柳家人拿了楚兮的寄养银子,在楚兮面前,根本就无法理直气壮,但是自己家的儿子和孙子,他们还是能打骂的,这不,他们就避开了楚兮,把这一家子给叫了回去,柳家三父子正跪在地上挨训呢。

柳老头手里的烟杆在一旁的凳子上敲了敲,神情显得格外的凝重,:“你们一个个都能耐了,出息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就办了,大丫不是咱们家的人,也还是个孩子,不懂事,这件事,我就不说她了,明天,你带着木头,去跟那木匠娘子认错去,认打认罚,都必须要留下。”

柳木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的抗拒,若是当时楚兮没有把他拉走,没有阻止他下跪求饶,或许如今,他真的会认命,一辈子都不会再反抗,

但是现在,他突然就明白了,他从小那么喜欢阿姐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阿姐活得太肆意了,村里的人,无论是谁,都不敢跟阿姐正面起冲突,好像阿姐从来都跟他们不是一样的人,

今天,他在那样绝望无助的时候,阿姐出现了,好像老人故事中的英雄一样,从天而降,把他从苦难中解救了出来,他第一次开始相信那位道士的话,也许,他真的可以有机会掌握自己的命运,不需要每天被人打骂,更不需要被罚跪。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柳木头,当着满院子人的面,直接站了起来,他没有错,为什么要跪,他要像阿姐那样,无论是村里的人,还是镇上的那些人,只要他没有错,他就不需要跪地求饶。

“爷爷,我没有错,我不会去认错的,阿姐也不是不懂事,她是不允许别人欺负我,我也不会再去镇上做木匠学徒了。”

“砰砰砰”的几声,那已经包浆了的烟杆直接狠狠的敲击着凳子:“放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竟然敢忤逆长辈,好的不学,偏偏学楚大丫的目中无人,你是我柳家人,可不是她楚家的人!”

柳石头瘪了瘪嘴,小声的嘀咕了两句:“你们可不就是靠着我阿姐的银子养着的么,跟楚家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别看柳石头年纪小,村里的什么秘密,在这些每天东串西逛的孩子眼里,那就是没有秘密了,东家发生的事情,西家发生的事情,只要有人说,就没有柳石头不知道的。

当年柳家分家,一家子靠着楚兮家送来的寄养银子翻身的事情,村里的人可没少人说,有些人,是纯粹的羡慕,有些人,则是心里酸溜溜的,养一个丫头片子,给口饭饿不死就成,哪里用得着二十两的寄养银子,要是有人给他二两,让他养一个孤女,他都愿意,养大了,转手一嫁出去,又是七八两银子到手,稳赚不赔。

说的人多了,柳石头这些孩子们也都知道了,楚大丫跟他们这些人是不一样的,楚大丫可以满山到处跑不干事,别人家的跟楚大丫一样大小的姑娘,要干不少活,年纪大了,还要被家人嫁出去换钱给自家兄弟花用,楚大丫是想干什么干什么。

柳石头自从懂事起,知道楚大丫的特殊后,就总是跟在楚兮的后面,日子果然过得不错,时不时的能跟着楚兮去镇上,还能吃很多好吃的,也越发的坚定了要做楚兮的小狗腿子。

现在听到自家爷爷说楚兮的不好,他立刻条件反射的反驳,他倒是想要做楚家人呢,可惜,他做不了。

柳老头顿时气得倒仰,脸皮都快要憋红了,这辈子他最不想面对的人,就是楚大丫,总觉得是矮人一头,现在被亲孙子给点了出来,哪里还有脸面。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那些属&了齐国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天狼山&万将士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境,陈&于宫门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体,而&血迹斑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 下了钱&要是连

    但好在,当时她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候,就已经留下了钱,让人给她处理身后事,死得惨就算了,要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了,可就真的是丢了她玉面小青龙的脸,

  • 且还眼&上有个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 &钱却不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