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玉无欢身边的能人异士不计其数,其中就有一个机关少年,一人可抵千军万马,她死得时候,那个叫作柳冲的机关少年十七岁,除了一个小他好几岁的弟弟柳相如,一个名副其实狐狸的说客,兄弟两替玉无欢的女帝之路立下了汗马功劳,玉无欢继位的时候,这兄弟二人,都此刻楚兮再看了一眼这兄弟两,顿时有些不忍直视,要是这两货真的就是那柳冲和柳相如,她现在就要过去打断这两兔崽子的腿,竟然在后宫只混了个侍君的位置,连侧君都没有混到,太丢人了。。...

前世玉无欢身边的能人异士不计其数,其中就有一个机关少年,一人可抵千军万马,她死得时候,那个叫做柳冲的机关少年十八岁,还有一个小他好几岁的弟弟柳相如,一个号称狐狸的说客,

兄弟两替玉无欢的女帝之路立下了汗马功劳,玉无欢登基的时候,这兄弟二人,都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此刻楚兮再看了一眼这兄弟两,顿时有些不忍直视,要是这两货真的就是那柳冲和柳相如,她现在就要过去打断这两兔崽子的腿,竟然在后宫只混了个侍君的位置,连侧君都没有混到,太丢人了。

紧接着,她就听到一旁的石头声音也响了起来:“哇,大哥的名字真好听,我也要改名字,我就去找杨秀才给我改名字。”

迎接他的,是柳大婶手里的一根木条:“我看你是要翻天了。”

院子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楚兮缓了好一会,才平复心情,重活一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父亲千挑万选,给她选的替换命格,竟然把玉无欢未来的两员大将给送到了她的眼皮子下。

再过七年,柳冲这个名字,就会响彻天下,此生,柳冲和柳相如是她的弟弟了,玉无欢这个女主,想要从她手里抢人,那就是做梦。

楚兮把手里的几只死透了的鸡直接扔在了地上,转身往黎家大院而去,培养人才这种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黎寒山看到楚兮去而复返,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情,没想到,楚兮开口就说到:“黎伯,我想要把木头和石头交给你,你能想办法暗中培养他们吗?这件事,不要告诉父亲和大哥。”

培养几个人,黎寒山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楚兮竟然要瞒着大将军,心里顿时有些惊讶,但随后又释怀了,柳木头和柳石头跟楚兮一起长大,两人对楚兮也是真的敬重,小姐要给自己培养心腹,对楚家并没有什么影响。

“好,我马上就让人去安排,给那两小子一个合理离开鹿子村的理由,我会让人好好培养他们的。”

楚兮回到柳家的时候,石头的屁股肿的老高,在那里一直叫唤,木头则是跪在院子里,一看就是被柳大婶给罚跪了。

亲娘教训儿子这种事情,楚兮是不会插手的,径直提着三只鸡进了厨房,开始了杀鸡拔毛炖汤。

柳大婶气得在房里一个人抹泪,听到外面出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顿时就明白,应该是楚兮回来了,心里更是有些不高兴了,他们一家子都不好过,偏偏楚大丫这个死丫头跟没事人一样,

鸡汤很快就散发出了香浓的味道,哪怕是柳大婶在屋里,那股香味跟不要钱的涌入到她的鼻孔里面,顿时咽了咽口水,不过现在让她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直接出去,她心里也是不乐意的,

楚兮才不管柳大婶心里有多别扭,柳木头已经在院子里面跪了差不多快一个时辰了,也够了,毕竟还是一个才十一岁的孩子,在跪下去,腿都要废了,楚兮这才端起了一碗鸡汤去敲柳大婶的房门。

“姨母,出来喝汤了,还有,木头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再跪下去,腿坏了,没有个十两八两的怕是治不好,”

柳大婶气过了之后,心里早就后悔了,柳木头可是她的长子,也是她的心头肉,她怎么可能不疼,只是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家,想要出人头地实在太难了,能做一个学徒,学一门手艺,已经是非常体面的事情了,偏偏这孩子也不知道发生疯,非要自断前程,她怎么可能不气,

现在听到楚兮给了台阶,立马就接过来了,楚兮还以为柳大婶会拿乔一会呢,谁知道话音刚落下,柳大婶的房门就打开了,脸色难看的端过鸡汤,生怕楚兮会不给似的,然后又冲着跪着的柳木头吼道。

“还不赶紧起来,难道真的打算把腿给跪坏了,家里可没有一分银子给你治病,你不去就算了,以后等你长大了,要是后悔,可怪不到老娘的头上,不识好歹的兔崽子。”

说完,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兮,好像这一切都是楚兮造成的一眼,随后又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楚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才对着柳木头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厨房,给他留了好东西,柳木头感激的看了一样楚兮,才有些晃悠悠的爬起来,

“谢谢阿姐~”

“傻瓜,你是我弟弟,我不管你,谁管你,既然你不想要去做学徒,那我找人教你学本事吧!”

柳木头不是傻子,如今只是有些淳朴,听到楚兮的话顿时就明白了,阿姐或许真的不简单,别人家的姑娘,哪有阿姐胆子大,可以随意去山上采药打猎,可以随意去镇上,偏偏每次都没有任何的危险,

他去过府城,那些富家小姐们,都没有阿姐活得肆意,如今听到阿姐的话,柳木头只觉得自己脑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可惜他没有读过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心情,就很兴奋,好像这辈子,他只有这一次机会,要是错过了,他就只能做一个乡下的汉子了。

“好,我都听阿姐的,阿姐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快去喝汤吧,你想好好的养养身体,过几天安排好了,阿姐再告诉你。”

石头早早的就在厨房等着了,看着大哥进来,眼睛都在发亮,终于可以吃肉喝汤了。

楚兮看着兄弟两的样子,顿时有些欣慰,这是她家的崽,谁来都抢不走。

就在这时,楚兮顿时觉得心口处,似乎又有些微微发热,随后渐渐的越来越热,楚兮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跟没事儿人一样回到了房里,

心口处的热度,越来越高,好像什么要烧起来了似的,楚兮脱掉了衣服,随后看到了自己的左胸处,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块红色的印记,样子有点像莲花,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83)

我要评论
  • &干事儿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良将,&向而存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半年之&,盛名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 臣良将&十数年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 以一跃&楚兮杀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时嘴角&,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