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天下第一奇毒?这玩意也不是说是传说中的毒吗?居然真的有啊,人中了是也不是真的会在六月天的时候,都跟冰块一样冷啊,”随即楚兮才后知后觉,怪不得后来她在蹲点守候那人断了气的时候,总会觉得像是分外的冷,她还去生了火堆,搞了半天是因为这人听到自己救下的人,现在就是要死不活的人,楚兮顿时就没有要去看的欲望,直接就站了起来,边走边说道:“那我回去了,家里还有两个臭小子等着吃鸡呢,明天,我会送几只鸡过来。”。...

楚兮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天下第一奇毒?这玩意不是说是传说中的毒吗?竟然真的有啊,人中了是不是真的会在六月天的时候,都跟冰块一样冷啊,”

随后楚兮才后知后觉,难怪当时她在蹲守那人咽气的时候,总觉得好像格外的冷,她还去生了火堆,敢情是因为这人啊,她还以为是那天山里格外的冷呢,

“啧啧啧,这样的极品都给我捡到了,看来运气不错,医痴大叔最爱的就是这些绝迹的毒药,要是来不及整治一番,怕是要遗憾一辈子了~”

“我已经收到了大将军的回信,他和大公子会尽快的赶来,医痴兄肯定是要随行的,若是路上不耽搁的话,应该是来得及的,如今就看天意了,这小子命大被你救了,若是还是等不到医痴兄,那也只是他命不好了。”

听到自己救下的人,现在就是要死不活的人,楚兮顿时就没有要去看的欲望,直接就站了起来,边走边说道:“那我回去了,家里还有两个臭小子等着吃鸡呢,明天,我会送几只鸡过来。”

在楚兮的一只脚已经踏出去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黎寒山的声音:“我在镇上又开了一家木器店,”

这语气,随意的好像就是喝了一口水而已,不值得上纲上线的要跟楚兮交代,刚才忘记说了,现在顺口一句而已。

楚兮此时人影已经到了院子,在她并没有对那些人动手,直接带着柳家兄弟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件事给放下了,她知道,黎伯和他手下的人,会有分寸的,他们是隶属于大将军府楚家的,不会对治下的百姓动杀心,但是收拾一二,还是可以的,那老板娘,确实有点欠收拾,

离开黎家大院的时候,楚兮继续哼着小曲往柳家而去,此刻柳大婶已经回来了,见到大儿子,她当然是高兴的,但很快就变成了乌云密布,好好的学徒,现在回来了,还能是为什么,肯定是被赶回来的,

柳大婶顿时气得都快抽过去了,她可是拖了不少人,才抢到这个做学徒的名额的,现在自家这个兔崽子竟然不珍惜,气死她了,难道这死孩子,还想学他爹一样,没什么手艺,只能靠着一把子力气,干得多,拿得少,一家子也就勉强能糊口,

要是有手艺就不一样了,起码能体面不少,至少,外出做事的时候,会被人恭恭敬敬的对待,不用日晒雨淋的。

“跪下,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是半点都不为你自己的将来着想,也不为这个家着想,我看你就是跟那死丫头学坏了,一个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一个真当自己是大小姐的弟弟呢,

你们想干嘛呢,就你这怂样,没出息,就算是要喝西北风,你怕是都抢不过别人,你说你还能干啥,做学徒多好的事情,你竟然都能被赶回来,气死我了,今天晚上,你们谁都别吃饭了,一个个能耐的很是吧,我就看你们怎么能!”

楚兮拎着几只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鸡就站在院子外面,依靠在一旁的树干上,看着柳大婶不仅发泄自己的不满,还夹带私货,内涵她,阴阳怪气的,

偏偏柳大婶每次都很清楚,她根本拿楚兮没办法,只能忍着,但之后又习惯性的嘴贱,也不知道图什么。

“娘,这不是阿姐和大哥的错,是那个死肥婆娘,她欺负大哥,那么高的木架子,差点就压倒大哥了,

要是真的压上去了,大哥肯定要变成像村头的瘸子叔一样了,可那死肥婆娘,不仅不担心大哥,还骂大哥,说大哥没用,

幸好没有弄坏那木架,她还让咱们赔钱,对了,她胆子还特别大,竟然敢让阿姐给她三跪九叩道歉呢,

阿姐脾气就上来了,要带哥走呢,我们今天,差点就被那坏女人给抓到衙门去了,她冤枉阿姐是拐子呢。”

柳大婶气不打一出处来,揪住石头的耳朵狠狠的扯了几下:“你这兔崽子,老娘看你是要上天了,竟然敢到镇上去霍霍了,你以为你是谁,鼻孔插葱装大象,你咋那么能呢!”

“痛痛痛痛,娘,放手!”

“老娘不放,今天非好好收拾你不可,免的将来老娘被你活活气死。”

“我又没有错,娘,哥哥又不是奴才秧子,干嘛要被罚跪,又打又骂,还没工钱拿,你看哥哥瘦成什么样了,难到镇上吃的比咱们家的野菜团团差?

你要觉得可惜,还不如把我和哥哥都卖了,虽然也是奴才秧子,但还有卖身钱和月钱,比当徒弟好多了。”

看着弟弟为自己争取,柳木头捏紧了拳头,很快又松开了,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娘,声音更是无比的坚定:“娘,我不想去做学徒了。”

柳大婶本来在教训小儿子,心里已经很火大了,现在没想到连大儿子也跟着不省心,整个人都快要炸了,

“你也跟着你弟弟疯了吗?还是说,你想要一辈子就留在村里种田不成!”

柳大婶的声音,带着一些哽咽,似乎是真的伤心了,她是一心为了孩子,可现在,孩子不过受了点委屈,就这样忤逆她,以后还得了,

“娘,儿子不是那个意思,儿子不怕苦,不怕累,只是不想再去做木工学徒了,儿子也不想要叫柳木头这个名字了,儿子想要改名为柳冲,

这是儿子在府城的时候,遇到的一位道长,他说儿子天庭饱满,是有一飞冲天之相,当时儿子并没有相信,甚至没有半点的想法,直到今日,儿子被阿姐带回来,儿子不想再做个被人任意使唤的下人了。”

依靠在树干上的楚兮,本来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嘴里咬着一颗糖,然而在听到柳冲两个字的时候,楚兮一下子失了态,不仅咬碎了糖,还咬到了舌头,淡淡的血腥味在整个空腔中弥漫开来。

脸上的表情更是有些要疯了,柳冲,难道是前世那个机关术出神入化的柳冲?随后又看了一眼还有些傻乎乎的石头,这个不会就是柳相如吧?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纸,真&的能救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楚兮依&脖子上

    虽然她跟陈国有仇,可是看到这样背弃自己国家的人,楚兮依旧用自己可以穿过这些人身体的手,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掐了几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

  • 国被吞&并,估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 统一,&欢的公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 让受尽&苦难的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 山了,&士给从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