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把人给直接都带走了,更本就无论自己走后会留下的什么样的烂摊子,木器店的伙计和学徒们,一个个都愣在了那里,完全不明白该怎么办了,但是那个之后一脸憨实的男人,用手捅了一下旁边更年轻的小伙计:“快点儿给你们家老板娘请个大夫吧,再让人去把你们家老板给找听到男人的话,伙计才如梦方形,连忙跑出找大夫了,其余的学徒们,也跑回了后院,找煮饭的婆子来把人给抬回后院。。...

楚兮把人给直接带走了,根本就不管自己走后会留下什么样的烂摊子,木器店的伙计和学徒们,一个个都愣在了那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是那个之前一脸憨厚的男人,用手捅了一下旁边年轻的小伙计:“快点给你们家老板娘请个大夫吧,再让人去把你们家老板给找回来。”

听到男人的话,伙计才如梦方形,连忙跑出找大夫了,其余的学徒们,也跑回了后院,找煮饭的婆子来把人给抬回后院。

店里忙成一锅粥的时候,憨厚男人才招呼好同伴们,把骡车给赶走了,他们还有事情要忙呢,可没有什么时间浪费在这里。

楚兮带着柳家两兄弟,路过杏林堂的时候,送了几个包子给丁子后,就回到了鹿子村,只是越往回走,柳木头就越发的忐忑,他当初离开家里的时候,是冲着能学到本事回来的,现在却是闯了祸回来,

随后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楚兮,随后又松了一口气,有阿姐在,就算是娘很生气,估计也不会打他的吧。

柳家大房住在村尾,这里是有条单独的小路,所以他们回来的时候,并没有人看到,而柳大婶,此刻并不在家里,楚兮看着柳木头不过离家才半年,人就瘦了一大圈,还黑了一大圈,真真是受了一场大罪了。

“待会我去山上打几只野鸡回来给你炖汤补补,看看你瘦成什么样了,之前在村里不是挺能的吗,怎么出去了,就变成了鹌鹑,被人欺负成这样。”

柳木头听到楚兮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心里没有半点的生怨,反而是有些窝心,也只有家人才会关心他瘦不瘦吧,

“多谢阿姐。”

楚兮伸手揉了揉柳木头的脑袋,叹息了一声,提着几根绳子就出门了,自家的孩子,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得宠着。

到了半山腰的时候,楚兮才猛然的想起,她救下的那个人不知道死了没有,看在那块玉佩的份上,待会还是去看一眼吧,至少让黎伯给他一口好棺材,再寻一处好地方给埋了,她果然是个好人。

哼着小曲,楚兮很快就爬上了一颗大树,手上还握着一大把的小石头,站得高才看得远,她要试试自己的身手跟现在的身体的默契度怎么样。

不远处,就有一窝野鸡,似乎是在觅食,楚兮同时夹住了三颗石头,对着那几只又大又肥的野鸡砸过去,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楚兮的那把子力气还在,准头也是有的,三只最肥的鸡,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它们有一天,竟然被几颗石头给砸死了。

“哎,准头可以,但是力度还不行,竟然给砸死了,下次看来得清点,不然都死了,没有吃完,就要臭了。”

喜欢吃新鲜的楚兮顿时从树上下来了,手里的石头也扔掉了,今天有这三只野鸡就够了,明天再来打活的,多打几只,还可以养着,免得浪费时间天天来抓。

把几个鸡给捆好后,楚兮随便又捡了一根木棍,把鸡给挑起来,然后扛着鸡就往下山走,

路过黎家的大宅子的时候,楚兮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这三只鸡还是留给自己吃吧,等明天抓到了活的,再给黎伯送一只好了,嗯,绒花还要一只,哦,大家都有了,那奶兄楚恒也要有一只才行,不知不觉,楚兮就给自己明天的任务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楚兮直接推开了黎家大院的暗门,不需要从前面的大门进去,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她跟黎家的关系不一般,虽然她本身就跟黎家的表小姐——绒花,关系不错,但到底在别人眼里,只是两个小姑娘的交情而已,不稀奇。

“见过大小姐!”

“见过大小姐!”

“见过大小姐!”

路过的下人,每个都非常恭敬的给楚兮行礼,楚兮淡定的点了点头,随后往黎寒山的书房而去。

“黎伯,你在忙吗?”

黎寒山此刻正在核算他们在这云栖镇的产业,听到楚兮的声音,抬头,就看到楚兮正扒在门框上,伸了一个头进来,身子还在外面,顿时笑骂到:“被大将军看到,怕是又要感慨你不是男儿身了。”

“嘿嘿,不是男儿身,也强过世间许多男子,怕是一大半的男子,都不够我的一根小手指碾的,”

“行,就你厉害,你怎么想着过来了,对了,二掌柜传信来了,镇上来了几伙不明身份的势力,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来,敢盯梢你的那个人,逃了,他们没抓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人对你没有恶意,这几天,你就不要去镇上了。”

云栖镇对于楚兮来说,其实就跟自家的后花园一样,镇上通往外界的路,都给黎寒山的人给盯着,别人的进出他们不在乎,但是却没人能带着楚兮离开这个镇子,

之前十年时间,镇上一直都相对安稳,来往的都是一些商人,或者是行路人,很少有一些不明的势力,直接在这里停留许久的时间,

这伙人,若不是楚兮今天去镇上了,暴露了身份,恐怕他们还不那么容易发现这些人呢,能在他黎寒山亲自训练出来的人眼皮子下藏着,本事不小。

“好吧,我不去了,反正镇上,我闭着眼睛都能知道怎么走,也没多少意思,还不如去山上训练呢,对了,黎伯,那个小子死了没有。”

黎寒山本来还以为楚兮要说别的事情,谁知道突然就来个大转弯,让他都楞了一下,不是再说玩乐的事情么,突然就说到那个男人的身上了。

“还没有醒,绒花已经暂时保住他的命了,中了天下第一奇毒,寒毒,而且是从小就中的,若不是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怕是早就化为白骨了,可见这人的身份不简单,小姐还是不要跟这人有什么往来,

对了,若是医痴兄来不及赶来的话,咱们就只能给他收尸了,棺材已经备好了,过两天我就请人给他看块好墓地。”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只是,&”最后

    只是,楚兮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有等到那个收了她钱的人来给她收尸,“她”最后都臭了,还挂在那里随风飘荡,

  • 绝于流&果然阴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乱跳,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本来可&的国土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齐国对&后达成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 也有些&确认她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是洒水&后,就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