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木头听见老板娘的话,登时就明白,事儿不能够了了,倘若光赔了,他回家去帮帮我爹娘,就算爹娘会生气甚至打骂,但终归但是会拿出的,但想要阿姐三跪九叩,那怕是作梦了。“阿姐,我没事儿的,你先带着小弟回家去吧,晚一点我再好好的帮帮我师兄他们帮着先说情。”楚兮还也没“阿姐,我没事的,你先带着小弟回去吧,晚点我再好好求求师兄他们帮忙说说情。”。...

柳木头听到老板娘的话,顿时就知道,这事不能了了,若是光赔钱,他回去求求爹娘,就算是爹娘会生气打骂,但总归还是会拿出来的,但想要阿姐三跪九叩,那怕是做梦了。

“阿姐,我没事的,你先带着小弟回去吧,晚点我再好好求求师兄他们帮忙说说情。”

楚兮还没有说什么,石头不干了,他跟楚兮约定过,来了镇上,就要乖乖的听话,不能随便去搭话,也不能随便乱跑,更不能松开阿姐的手,

可现在,看到阿姐和大哥被那个可恶的胖女人欺负,在村里是人憎狗嫌年纪的石头,怎么忍得了,当下也不记得跟楚兮的约定了,

立刻就学着自家娘跟村里其他婶子们吵架的样子,扬起头,鼻孔朝下,眼睛往上一抬,活脱脱一个泼妇的模样。

嘴里更是脱口而出:“你个是肥婆,竟然敢欺负我阿姐和大哥,你以为你是谁,你是要死了吗?还三跪九叩,在我们乡下,只有给人送上山,才三轨九叩呢,你家是绝户了吗?让别人给你送终,不要脸的东西!”

楚兮听着石头骂的话,顿时都愣住了,她是真的懵了一下,这孩子,今年才七岁的样子吧,怎么骂人这么顺溜,这小模样,跟柳大婶简直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这不是亲生的,怕是都没人信。

不止楚兮懵了,铺子里面的人都懵了,这个小豆丁骂人也太狠了吧,难道如今乡下的孩子,都这么会骂人了?

老板娘听到肥婆两个字的时候,就很不好了,现在还听到说她是绝户,要别人家的孩子送终的时候,一股气直冲天灵盖,然后晕了过去,

铺子里面的人,不管是学徒还是伙计,谁不是被老板娘给骂成了孙子都不敢抬头的,镇上又只有她一家是做独家生意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同行冤家,跟周围的铺子的也没什么太大的纠纷,毕竟这条街,其他店铺的掌柜都是男人,就算是有时候有些小纠纷,他们这些大男人还能跟一个女人计较不成,

是以,这么多年,老板娘在这条街,那都是独霸一方的存在,还没有人敢这样指着鼻子骂她,如今谁能想到,他们嚣张跋扈的老板娘竟然被一个小破孩给骂得气晕了过去。

这还不算完,石头看到老板娘晕过去了,依旧没有停下他的嘴,继续在哪里叭叭叭的:“这缺了阴德的人,可不是活该,不要脸,难怪想要别人给她三跪九叩送终呢,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要不然,村里的老母猪都没有她这么肥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晕倒,要不是装的,要不就是遭了报应。”

那个一直无所动的男人,此刻面色终于有些变了,若是上面有颜色的话,那一定是五颜六色的,这真的是个小男孩吗?这嘴跟乡下的那些婆子的嘴一样的凶残啊。

老板娘要是真的晕了,那就是遭了报应,要么就是假晕,一个大人了,竟然跟几个孩子一般见识,还这样来坑蒙这些孩子,这说出去,都没脸啊。

楚兮顿时觉得有些头疼,这孩子,是不能继续让柳大婶养着了,在养下去,就成了一个碎嘴的男人了,这太可怕了,楚兮都不敢想,以后石头长大了,叉着腰,跟柳大婶一样跟那些妇人对骂是什么样子,画面实在是太惊悚了。

柳木头是知道自家弟弟在村里打架骂人是厉害的,他以前也是很厉害的,但那是在村里,人都是有些畏生的,他出来之后,人一下就变得胆小了起来,没想到,现在自家弟弟竟然能把师娘给骂的气晕过去,这胆子,果然比他大。

石头还想要继续骂的时候,楚兮赶紧制止了,她是觉得有些痛快的,但是她现在更多的是觉得浑身是鸡皮疙瘩掉满地了。

“你还是真的得了你娘的真传~”

石头没有听出楚兮语气里面的复杂语气,还以为是自家阿姐夸他呢,连忙想要继续挣表现:“阿姐,我厉害着呢,我还能变着花样的继续骂她一下午都不带重样的。”

“够了够了,”楚兮连忙让石头打住,她怕她也会被气晕过去。

柳木头楞了好一会,终于明白,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老板娘是什么人,他比谁都知道,面对外面的客人,那就是笑脸虎,面对他们这些学徒,恨不得榨干他们所有的血,最好是一辈子都不要出师,能在这里当一个铜板都不花的奴才秧子一辈子。

“哥,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笨了,竟然被人欺负成这样,要是今天我和阿姐不来的话,你肯定就被砸伤了。”

话匣子打开了的石头,似乎真的忘记了跟楚兮带他来镇上的约法三章,加上自己成功的帮着阿姐骂晕了那肥婆,心里更是隐隐得意,如今竟然还是数落起自家大哥了,要是以后他也要当学徒,他就一定不来这里,而且他也肯定是不会让人这样的欺负他的,明明阿姐都来撑腰了,大哥还这么怂。

楚兮完全不知道在石头的脑回路里面,只要阿姐在他的身边,他就敢去把天给捅一个窟窿,楚兮就是他的胆。

被骂了的柳木头顿时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他不是笨,而是他独自一个人在这里做学徒,他心里也是害怕的,只能小心翼翼的生活着,生怕师父师娘他们不满意,就算是师兄他们真的拿他当成奴才,他也只能擦干眼泪继续听使唤。

“好了,走了。”

楚兮的怒气,在石头那泼妇骂街的时候,就已经消散了,要对付这样嚣张跋扈的人,只要抽走她最引以为傲的底气,这种人也就嚣张不起来了。

柳木头也没再继续求情了,只能被楚兮拉着走了,连他的那些家当,他都不敢去拿了,心里只是在想着,要是回去了,爹娘生气了,要打要罚,他认了,以后要是真的做不成学徒了,他就跟着爹一起去做苦力吧。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15)

我要评论
  • 她怎么&猬的模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 要不然&兴国郡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 打着复&都甘为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篇前期&主文,

    就在玉氏王朝复辟的那天,楚兮突然被吸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很快,她就知道了,她所在的世界,尼玛就是一篇前期搞事业,后期开后宫,名叫《女帝崛起》的大女主文,

  • 已经无&了一大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 第一次&严辞的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 拯救国&然掉链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旧用自&心中的

    虽然她跟陈国有仇,可是看到这样背弃自己国家的人,楚兮依旧用自己可以穿过这些人身体的手,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掐了几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