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定定的看了几眼那长得肉嘟嘟的老板娘,又看了几眼旁边因为老板娘说话的而看起来分外惧怕的学徒们,一个个身子都有些颤抖着,却又忍着着。“跟我回去~”柳木头听见楚兮的话,猛地的抬头,看了几眼楚兮,眼里闪现出一抹非常强烈的希望能之光,让楚兮这样当了好几年游魂的“跟我回家~”。...

楚兮定定的看了一眼那长得肉嘟嘟的老板娘,又看了一眼旁边因为老板娘说话而显得格外畏惧的学徒们,一个个身子都有些颤抖,却又强忍着。

“跟我回家~”

柳木头听到楚兮的话,猛然的抬头,看了一眼楚兮,眼里闪过一抹强烈的希望之光,让楚兮这样当了好几年游魂的人,都忍不住心疼了。

可随后,柳木头又有些难过的耷拉下了脑袋,阿姐是很厉害,可是他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只要任劳任怨做学徒五年,他就可以出师了,然后接一些简单的活计,到时候在乡下,给人打一些简单的家具,成家立业,养家糊口。

“哎,我说你,哪家来的野孩子,竟然想要带走我家的学徒,你想干什么,莫不是拐子吧,你信不信我报官抓你!让你吃牢饭。”

旁边负责运货的几个男人,听到这老板娘的话,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了,之前他们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孩子差点被压成重伤,如今好不容易有人救了人,

这老板娘,不仅不感谢,还对这个救了人的小姑娘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太过分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做学徒的时候,就是给人当成奴才秧子使唤的,但到底不是奴才,这样刻薄,也太过分了一点,

可惜他们也只是赚点力气钱的人,哪里轮得到他们来出头,只能走过去,把剩余的木架搬到骡车上,算是替这些可怜的学徒出一点力,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其中一个男人,连忙站出来打圆场:“老板娘,咱们东家还等着这批货呢,不过是个孩子,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她一般计较了,正事要紧。”

楚兮只是看了一眼这个男人,面相憨厚,眼神却显露了精明,可目光清正,就收回目光了,不过她并不打算领情,有些事情,她能忍,但是有些事情,不能,这一世,哪怕是她养的一条狗,都没人能动。

“拐子?报官?行啊,那你去啊,你看我怕不怕!”

楚兮不怕,但是柳木头却怕了,老板娘家的亲戚,可是在官府中有人的,连忙习惯性的就要跪下求饶。

楚兮看到柳木头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罚跪什么的,怕是已经是常态了,立刻就一把提溜住了柳木头,不允许柳木头下跪求饶。

“阿姐~”柳木头可怜兮兮的转头看了一眼楚兮,眼睛红红的,似乎是在哀求楚兮不要阻挠他,他是男孩子,挨打受罚是小事,不能让阿姐被那些官差给带走。

可惜楚兮却当没看到,眼神看待老板娘的时候,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样的小臭虫,竟然敢在她面前蹦跶,真当她玉面小青龙的名号是白混的?

柳木头知道阿姐从小就脾气硬,从来不认输,村里的孩子,就没有一个敢要阿姐的强,就连他娘,出了名的泼妇,也只能跟阿姐大小声几句而已,

可眼下不是脾气硬就能解决事情的,尤其是他跟着师父去了大户人家做事之后,他越发的明白,升斗小民,要伏低做小才能安稳的活着。

跪下是没办法跪下了,柳木头只能连连哀求:“师娘,这是我阿姐,不是拐子,他们就是来看我的,求师娘不要报官。”

面对拆了自己台的柳木头,楚兮的表情并没有变化,若是当初她没有在外面艰难的摸爬滚打几年,或许她真的会柳木头如今的行为生气,毕竟有人撑腰了,还这么怂,这不是懦弱废物是什么。

可经历了那些变故的楚兮却懂,这就是普通老百姓的生存现状,他们没有什么机会,也没有资本忍辱负重,最后一朝翻身,找回场子,他们只能一辈子怂,最后慢慢的就习惯了弯腰,腰杆就再也直不了了,彻底成为别人踩在脚下的泥。

楚兮拦着柳木头下跪,是不要他丢掉尊严,一个少年,还不是那些被彻底压垮了的中年人,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尊严,他们总有能挺直腰杆的机会。

没有拦着柳木头开口求饶,也只是想要柳木头看清现实,这个世道,不会因为有人弱小,就有人会怜惜,相反,更多的是被人变本加厉的欺负,她就是要让柳木头看清,不是退让,就能万事大吉的。

果然,那边的老板娘,听到楚兮竟然是柳木头的阿姐,气焰更是嚣张了,怒骂到:“好啊,你们柳家真是好,送了一个儿子来这里跟我当家的学艺,白吃白住的,现在又来一个女儿想要闹事,就做点活,就在哪里要死要活的,咋的,想空手套百狼,白学手艺不成,这就是告状到了京城去,你今天也没有这个理,

想要来跟我当家的做学徒的多了去了,还差你一个,要不是你爹娘求爹爹告奶奶的求着让我当家的收下你,你还真的当你是个人物了。

柳木头,我告诉你,今天,你跟你这个阿姐要是不给我三跪九叩,外加赔偿踢了我家木架的事,你们就别想走出这个门,背上了欺师灭祖的名声,我看你这一辈子还能不能在云栖镇活下去。”

另外几个学徒,本来还挺同情柳木头和他阿姐的,但现在,听到老板娘的话,顿时觉得,是啊,当初是他们自己要来做学徒的,就算是被打骂,也是他们没有做好,怎么能怨怼呢,当下就不着痕迹的远离了柳木头。

不得不说,能在这云栖镇开着唯一的一家木器店,还能独当一面的女人,可不是只有跋扈就可以的,看看这人说的几句话,愣是就扭转了之前众人觉得老板娘刻薄的印象,

谁家的手艺要传人,那徒弟不得恭恭敬敬的侍奉,要不然,人家凭什么把手艺传给你,打骂几句怎么了,做点事,怎么了,人家不也是给你白吃白住了吗。

在场的人,只有那个一开始就打圆场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变化,其余人,都开始觉得柳木头这两姐弟,怕是个刁钻的。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51)

我要评论
  • 了整整&于等到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 可真够&没过一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 元三年&万将士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地方,&人之间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气疯的&民心所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符,她&尚和道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被扎成&竟然一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自己被&,但附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