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也没看见,在那几个学子进去的时候,掌柜的了让人去查询外面的情况了,楚兮则是有些伤心的抽回了自己的荷包,接着依依不舍的看了几眼那放好的千字文,把不在场的几位学子都给看得有些难受啊了,只可惜,他们也也不是什么富足之人,没余钱送一本千字文,有了人干楚兮顿时就决定了,把这人给引到偏僻的地方,她要弄死这人,这都多少年了,还有人敢顶她玉面小青龙的哨,怕是活得不耐烦了。。...

谁都没有看到,在那几个学子进来的时候,掌柜的已经让人去查看外面的情况了,楚兮则是有些难过的收回了自己的荷包,然后念念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放好的千字文,把在场的几位学子都给看得有些难受了,可惜,他们也不是什么富裕之人,没余钱送一本千字文,

有了人干预,楚兮离开书店的时候,之前被人窥视的目光,似乎不见了,楚兮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是没想到,她刚走了不到一条街的距离,那道目光,又紧紧的盯上了楚兮,这让楚兮顿时心里怒火丛生,这还跟她杠上了是吧。

楚兮顿时就决定了,把这人给引到偏僻的地方,她要弄死这人,这都多少年了,还有人敢顶她玉面小青龙的哨,怕是活得不耐烦了。

就在楚兮往一条小巷子而去的时候,那道目光,突然就消失了,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这让暴脾气的楚兮当场就差点发作了,玩呢。

楚兮又带着石头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走看看,那道目光,再也没有出现了,楚兮只好收了要弄死这人的心,

倒是石头,半点都不知道,跟见识自家阿姐威武霸气的一面擦肩而过了,反而还以为是楚兮带着他玩呢,虽然他在镇上已经极为的克制了,但此刻也显得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了。

“姐,我今天好高兴啊,街上的人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漂亮的人,他们的衣服都是不打补丁的,姐,以后我也长大了,也给你买好多漂亮的衣服,给你买好看的首饰,让你也跟他们一样好看。”

楚兮拍了拍石头的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就这点出息?”

“那要不,以后我也让阿姐你能天天吃上肉?”石头有些不确定的说到,

“还不够,算了,等以后你长大了就知道,走,去找你哥~”

一句话,把石头还幼小的心灵给震的一颤一颤的:妈呀,这还不够,阿姐看来以后是要过黎员外家的那种日子,这可是有点难啊,

石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有些不确认自己将来能不能赚到这些钱,要是赚不到,不能给阿姐买好看的衣服首饰,不能天天吃肉,也不知道阿姐会不会揍他,顿时把石头给愁的,难怪爹爹几个月都回不来家,养家压力可真大啊。

很快两人就到了镇上的唯一的一家木器店,刚走到门口,楚兮就看到个头还没有她高的柳木头,真吃力的搬着比他还高不少的木架,吃力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心疼。

石头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抓着楚兮的手,越发的用力了,别看石头在村里跟拴不住的二傻子似的,但是他聪明得很,知道跟着楚兮有肉吃,小狗腿当得称职得很,

现在看到自家哥哥,明显是受欺负了,想说什么,却不敢说,石头知道,在外面当学徒都是这样的,等他再过几年,也要出去当学徒赚钱养家了,心里突然有些难过,原来离开了家,也不是那么好。

柳木头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的事情,搬着木架往一旁停着的骡车方向而去,也不知道是因为年纪小,力气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脚下突然就踉跄了一下,整个人顿时就往一旁倒下去,

那木架一看是用料十足的,砸在人的身上,就算是不能把人给砸死,至少也要砸断胳膊腿什么的,

旁边另外的人看到了,吓得连连惊呼,这要是把客人的木架给摔坏了,是要赔钱的,正在一旁收钱的老板娘,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瞪圆了,随后就大骂了起来。

“作死的小畜生,你这是要毁我生意啊。”

跟柳木头一样是学徒的小子们,看到这一幕,都有些不忍的闭上了眼睛,他们这些学徒,好听一点是弟子,不好听一点,比家里的那些下人都不如,干的最多,吃的最少,没有工钱拿,还要被师父家的几个孩子欺负,

要是受伤了,按照师娘那抠门的性子,哪里会给柳木头请大夫,肯定是会通知柳木头的爹娘前来把人给带回去,同时还要让柳木头家赔钱,

柳木头在脚下不稳的时候,心里已经绝望了,但手还是下意识的护住木架,似乎是想要木架压在他身上,这样就不会把木架给摔坏了,他摔伤了不要紧,要是把木架给弄坏了,他可赔不起。

骡车旁边的几个大人,倒是想要挽救一下的,但是隔得太远了,他们根本来不及,谁让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柳木头已经闭上了眼睛,等着那木架重重的一砸,突然,有人就扯了他一下,柳木头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阿姐楚大丫,一手牵着小弟石头,一手扯了他一把,同时一条腿踢向要倒下的木架,木架有些晃晃悠悠,然后立正了。

旁边的人,本来还以为他们要见证一场惨事,没想到,转眼间,事情就发生了变化,任谁都没有想到,救下柳木头的,竟然还是一个小姑娘,呃,还是一个牵着另一个小豆丁的小姑娘。

楚兮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楚大丫,就冲着柳木头和柳石头喊她一声阿姐,她就见不得柳木头被人这样当成牲口一样的使唤。

老板娘看着木架没有坏,松了一口气,但随后更生气了,这人谁啊,竟然敢用腿踢她家的木架。

“哪里来的野孩子,你家大人没教你,不能随便碰别人家的东西吗?竟然踢我家木架,要是踢坏了,你来赔啊。”

柳木头听到师娘的声音,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师娘,然后怯怯的站直了身子,一副乖乖等着挨骂的样子,甚至都不敢多看楚兮几眼。

看着之前在家还挺疯的孩子,如今变成了这样,连招呼都不敢跟她打,楚兮哪里看不出,这孩子是受了不少的磋磨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欺负人都欺负到她的头上了,她今天要是忍了,这辈子都不好意思再用玉面小青龙这个诨号了。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来尊贵&的陈国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 郡主玉&王朝的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大将军&天狼山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陈国与&峙半年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 是,不&下的百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