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兮牵着石头的手,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往镇上唯一的药铺杏林堂而去,药童远远超过的就看见了了楚兮,等着楚兮到了的时候,药童还把头往楚兮的背篓了探了探。“你都好多天也没来了,昨天这些药,但是普普通通的药材啊~这兔子很不错,正好云大夫想吃兔子了,你就转卖我好“你都好多天没有来了,今天这些药,还是普通的药材啊~这兔子不错,刚好云大夫想要吃兔子了,你就卖给我好了,不用再跑一趟酒楼了。”。...

楚兮牵着石头的手,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往镇上最大的药铺杏林堂而去,药童远远的就看见了楚兮,等着楚兮到了的时候,药童还把头往楚兮的背篓了探了探。

“你都好多天没有来了,今天这些药,还是普通的药材啊~这兔子不错,刚好云大夫想要吃兔子了,你就卖给我好了,不用再跑一趟酒楼了。”

药童说完,就伸手去接楚兮手里的兔子,语气熟稔的模样,显然跟楚兮关系是不错的。

“嗯,前几天掉河里去了,呛了几口水,病了几天,倒是劳烦丁子哥挂念了。”

“什么?你掉河里了?要紧吗?看过大夫了吗?我跟你说,呛水了可大可小,有些人呛水了,别看当时没什么事,之后突然就病倒了,都来不及请大夫的,今天云大夫心情好,要不你待会让云大夫给看看?”

云大夫,医术在云栖镇来说,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但是却有个致命的缺点,心情好的时候,看病全凭心情收钱,要是心情不好,捧着金子来,都不乐意看。

“已经看过大夫了,倒是不用麻烦云大夫了,”

听到楚兮已经看过大夫了,不管是什么样的大夫,丁子也不好再直接让楚兮找云大夫了,免得犯了别的大夫的忌讳,

“那你等会,我把药材和兔子拿进去给你算钱。”

“好的,麻烦丁子哥了。”

石头到了镇上,就显得格外的乖巧,牢牢的牵着楚兮的手,就怕自己要是一不小心跟姐姐走散了,他就会被拐子给带走,此刻听到兔子和药材都卖了钱,眼睛才终于亮了起来,同时晃荡着自己拉着楚兮的手。

楚兮低头看了一眼石头,笑了一下,才说到:“放心,肯定给你买大包子,待会咱们再去看看木头吧,也不知道他回来了没有。”

柳木头被送去给镇上的木匠做学徒,之前那木匠接了一个外地的活,带着自己的徒弟们去了外地,都已经快三个月了,如今应该也回来了。

听到大包子的时候,石头还咽了咽口水,在听到木头两个字的时候,石头脸上的惊喜,楚兮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果然,骨肉亲情,那就是刻在骨子里面的牵挂,

楚兮顿时想起,她也已经十年没有见到父亲和大哥了,如今,她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们了,

心里更是暗自下了决心,不论发生什么,她都一定要保住楚家一家子的人,还有楚家军,

这一世,管他什么乱世,管他什么女帝,谁都不能再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活在世上了。

丁子很快提着空背篓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串铜钱,

“药材卖了三十五文,兔子八十文,这里一共一百一十五文,你点点~”

楚兮接过铜钱,一把就塞进自己的袖子,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数,丁子看着楚兮一如既往的信任他,顿时感动得不行,要不怎么说他就对楚兮不错呢,哪像其他人,每次都跟看贼一样的看着他,生怕他私吞了一个铜板,看着就膈应。

其实真的是丁子想多了,这点铜板,楚兮是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过,多一个少一个,根本没多大的影响,她也不是那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点小事上的人。

丁子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到他,连忙塞了几个不知道是怎么做成的糖丸子给楚兮,小声的说到:“这是养肺的,你不是呛水了吗?要是不舒服的时候,吃一颗。”

楚兮如今喝的药,一副估计都能买下十个丁子了,几颗糖丸子,她还真的不需要,但楚兮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的接了过来,笑着感谢了两句,才牵着石头离开了杏林堂。

不过在买包子的时候,楚兮额外又多买了几个,倒是让石头的眼睛都瞪直了,又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好像在思考,他能不能把这些包子都装进肚子里面。

“姐,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些都吃完的,一定不会浪费~”

楚兮顿时就笑了,她已经好多年,都没有见过一个人的欲望这么低了,仅仅只是想多吃几个包子。

“嗯,放心,你能吃多少,姐就买多少,管饱。”

在包子摊的时候,楚兮就察觉到了有一双眼睛,似乎从她在包子铺的时候,就一直盯着她了,刚开始她也没有在意,以为是自己买了十几个包子,太受人瞩目了,

直到她带着石头离开包子摊的时候,那双眼睛,还牢牢的盯上她的身上,楚兮顿时就明白了,她这是被人盯上了。

云栖镇周围,黎寒山安排了不少人,就担心自家小姐经常去镇上,会遇到什么歹人,想了想,楚兮直接带着石头进了黎寒山来云栖镇后开的一家书店,她虽然不惧那盯着她的人,但是她如今是打算要做楚家的暗线,所以不能暴露她和楚家的关系,

“这位姑娘,想要买点什么?”

掌柜的看到楚兮进来,眼睛微缩了一下,随后又好像招呼寻常客人一样的招呼楚兮,既不热情,也不冷淡。

“我想给我家弟弟买一本千字文。”

掌柜的连忙打开了柜台,走了出来,从一旁的书架上,取了一本千字文递给了楚兮。

“三百文,诚谢惠顾~”

楚兮在接过书的时候,小声的说了句:“有人盯着我,查查是什么人~”

随后有掏出了一个有些旧的荷包,大声说到:“这么贵~掌柜的,我只有一百五十文,能便宜一点卖给我吗?”

掌柜的连忙摇头,同时又把书冲楚兮的手里给抢了回来:“不行,不行,你这女娃,当这卖书的铺子,跟你去买菜呢,还讨价还价的,想要读书识字,哪有不费钱的道理,等你下次有钱了再来吧,”

楚兮顿时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委屈得很,可是掌柜的依旧板着脸,随后进来的几个学子模样的人,还以为是受欺负了,想要打抱不平呢,

直到听说了楚兮是因为没钱买书,也只能摇了摇头,这年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可是却不是谁都读得起的,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80)

我要评论
  • ,她扔&张破符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 &见到把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 疯女人&斧冲入

    三年后,陈国的国都突然冒出一个疯女人,手持两把巨斧冲入陈国国都斩杀重兵相护的相国大人、以及紫邑侯,最后力竭被万箭穿心而亡,引起天下一片哗然,

  • 的第二&挡,连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为那些&苦难的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 ,牝鸡&为帝的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 最后的&没有了

    但好在,当时她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候,就已经留下了钱,让人给她处理身后事,死得惨就算了,要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了,可就真的是丢了她玉面小青龙的脸,

  • 事呢,&且还眼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