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先更年轻人立马负责指挥人把绳索往上拉。随着绳索一点点往上移动,早先下井的男子露着了头,再接着他双手支撑住井沿爬了上去,身体往旁边地上一翻,坐下去大口大口喘着气。男子一丝不挂的上身肌肉虬结,明晃晃的水珠往上淌着,可他手中空无一物,显然一无所获。早先制止随着绳索一点点往上移动,先前下井的男子露出了头,再然后他双手撑住井沿爬了上来,身体往旁边地上一翻,坐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领头年轻人立刻指挥人把绳索往上拉。

随着绳索一点点往上移动,先前下井的男子露出了头,再然后他双手撑住井沿爬了上来,身体往旁边地上一翻,坐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男子赤裸的上身肌肉虬结,明晃晃的水珠往下淌着,可他手中空无一物,显然一无所获。

先前阻止这些人的中年僧人高念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年少&国公府

    想当初,年少无知,她是多么得意能与安国公府的公子定亲,谁知那位三公子季崇易早就有了心上人。

  • &笑话哩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都砸碎&在却变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 &闭上了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 就是这&足以令

    就是这样人家的姑娘,居然与安国公府定了亲,先不谈其中机缘,这足以令许多人看高攀上安国公府的姜似不顺眼了。

  • 一颔首&蛮,走

    顷刻间姜似已经穿好了外出衣裳,对阿蛮一颔首:“阿蛮,走吧。”

  • 戌正时&喊道。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 难以言&丽风流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公府找&偷偷来

    她嫁过去后才陆陆续续知道,那位民女机缘巧合救了出门游玩遇险的季崇易,季崇易在女子家养伤数日才被国公府找到,二人已生出情愫来,此后一直偷偷来往。

  • 此时已&光,依

    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