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之隔,也可以清晰听见妇人爬出来着地的声音。纯儿傻了眼。姜似一挥西屋。纯儿扛着昏迷不醒的男人撒腿就跑。西屋不比东屋,连那半截破布帘子都也没,幸好的靠窗砌了土炕,有个匆忙之下躲的地方。纯儿扛着男人上了炕,才后知后觉想出来:槽糕,把姑娘落下来了阿蛮傻了眼。。...

一帘之隔,可以清晰听到妇人翻身下地的声音。

阿蛮傻了眼。

姜似一指西屋。

阿蛮扛着昏迷不醒的男人拔腿就跑。

西屋不比东屋,连那半截破布帘子都没有,好在同样靠窗砌了土炕,有个仓促之下躲避的地方。

阿蛮扛着男人上了炕,才后知后觉想起来:糟糕,把姑娘落下了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136)

我要评论
  • &如何不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 娘,这&,您真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充满憧&过多回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 你好生&守着院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另一套

    不多时阿巧捧来两套衣裳,其中一套给了阿蛮,另一套则伺候姜似穿上。

  • 的季三&!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 个贴身&不到可

    如果可能,她当然不想夜里跑出去冒险,然而现今府上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她却找不到可靠的人相助。

  • 东平伯&亲东平

    东平伯府本来就根基浅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到了姜似的父亲东平伯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长连世子都没请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