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俏口中有眼无珠的男人金钗披红,嘴角噙笑坐于于立刻,挺拨的身姿偏瘦削,面色亦有几分惨白,以现今大周人的审美恰恰百里挑一的美男子。姜俏偏着头盯了好一会儿,从样貌上真的挑不出毛病来,只好愤愤道:“我就明白是这种也没当担的绣花枕头。”姜似被逗乐了姜俏偏着头盯了好一会儿,从样貌上实在挑不出毛病来,只得忿忿道:“我就知道是这种没有担当的绣花枕头。”。...

姜俏口中有眼无珠的男人簪花披红,嘴角噙笑端坐于马上,挺拔的身姿偏清瘦,面色亦有几分苍白,以当今大周人的审美正是百里挑一的美男子。

姜俏偏着头盯了好一会儿,从样貌上实在挑不出毛病来,只得忿忿道:“我就知道是这种没有担当的绣花枕头。”

姜似被逗笑了:“三姐这话可说错了,现在很多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209)

我要评论
  • 意,不&性不佳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其中一&阿蛮,

    不多时阿巧捧来两套衣裳,其中一套给了阿蛮,另一套则伺候姜似穿上。

  • 角弧度&没见过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 &住姜似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再睁开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 如的平&,季崇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榻上侧&卧的少

    “姑娘,已到戌正时分了。”婢女阿蛮走进里室,掀起挂在架子床上的雨过天青色纱帐,对着床榻上侧卧的少女轻声喊道。

  • &替他找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恼怒过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认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说那句话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 底冷意&算得了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