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似低下头望着手中小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也不是花匠犯懒放到墙根的小锄,不是更方便两个小厮随时随刻埋尸用的!怪不得小锄如此很结实……姜似脑海中闪现出这个念头,明白不能够再干等一直这样了。谁都也不是傻子,这两个小厮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再怎么样都要紧绷神经,平白少了原来这不是花匠偷懒放在墙根的花铲,而是方便两个小厮随时埋尸用的!。...

姜似低头看着手中花铲,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不是花匠偷懒放在墙根的花铲,而是方便两个小厮随时埋尸用的!

难怪花铲如此结实……

姜似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知道不能再干等下去了。

谁都不是傻子,这两个小厮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再怎么样都会紧绷神经,平白少了一把花铲必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樱唇,&。

    少女眉若远山,琼鼻樱唇,桃腮雪肤,竟是个顶出色的美人儿。

  • &,您真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的对上&吃人的

    此时这双极美的眸子与阿蛮的对上,露出浅淡笑意来:“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干什么?”

  • 谁知季&罢了,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 我,谈&不上有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 到,二&往。

    她嫁过去后才陆陆续续知道,那位民女机缘巧合救了出门游玩遇险的季崇易,季崇易在女子家养伤数日才被国公府找到,二人已生出情愫来,此后一直偷偷来往。

  • ,听听&自然风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 极美,&说的秾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便升腾&抱起不

    阿蛮见了姜似的样子,心头便升腾起一股怒火,为自家姑娘打抱起不平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