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万道,月华如霜。芍药花瓣微拢,放佛白日里明**人的娇俏少女卸掉盛装深陷了沉眠。姜似轻轻地嗅了一口,脸色立马很难看出来。她已不再犹豫,先去墙根处把花匠放到那里不知道多久的花铲拿回来,绕着芍药花丛缓缓地四处走动。她要找出来尸臭最浓之处。迅速姜似在一处停下去芍药花瓣微拢,仿佛白日里明**人的娇憨少女卸下盛装陷入了沉睡。。...

明月当空,月华如霜。

芍药花瓣微拢,仿佛白日里明**人的娇憨少女卸下盛装陷入了沉睡。

姜似轻轻嗅了一口,脸色立刻难看起来。

她不再迟疑,先去墙根处把花匠放在那里不知多久的花铲拿过来,绕着芍药花丛缓缓走动。

她要找出尸臭最浓之处。

很快姜似在一处停下来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289)

我要评论
  • “无妨&你好生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自嘲一&以品性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 能与安&谁知那

    想当初,年少无知,她是多么得意能与安国公府的公子定亲,谁知那位三公子季崇易早就有了心上人。

  • 知怎么&茶余饭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 她的眼&勾勒出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此只得&头,道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 与心上&过多回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 下,拦&了锁—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何况他&想娶的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道:“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