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的身体绷紧之后,姜似神色完全放松下去。但是隔着几道绣牡丹花开的门帘,且有着一段距离,可那陌生的香味说她,门帘背后的人是姜俏。门帘迅速就被热潮,姜俏抱着薄被走进去,身后跟随面色尬尴的两个丫鬟。“四妹,我真的睡不着,就给我跟你睡一晚吧。”姜俏虽然隔着一道绣牡丹花开的门帘,且有着一段距离,可那熟悉的香味告诉她,门帘背后的人是姜俏。。...

瞬间的身体紧绷过后,姜似神色放松下来。

虽然隔着一道绣牡丹花开的门帘,且有着一段距离,可那熟悉的香味告诉她,门帘背后的人是姜俏。

门帘很快就被掀起,姜俏抱着薄被走进来,身后跟着面色尴尬的两个丫鬟。

“四妹,我真的睡不着,就让我跟你睡一晚吧。”姜俏三两步来到姜似面前,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156)

我要评论
  • 去了,&就传了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 脾气秉&弃姜四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那安国&模样进

    那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莫非瞎了眼不成,凭姑娘的模样进宫当娘娘都够了,他却对这门亲事不甚热衷,莫不是觉得姑娘配不上他?

  • 崇易说&子闲言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直到她&眼,回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 着酒意&了句: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 着阿蛮&二门处

    姜似带着阿蛮悄悄出了她的住处海棠居,借着繁花茂树的掩映穿过花园与重重门洞,来到二门处。

  • 赏花宴&了,提

    半个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赏花宴回来便大哭一场,连最喜爱的玉貔貅摆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国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现在却变了呢?

  • 笑话哩&。”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闭上了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