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兴侯世子曹兴昱站在离处,嘴角挂着浅笑,眼神幽幽。芍药艳丽,花香馥郁,姜似立在其中,只觉一股寒气从心底腾起而起。姜俏基本上是凭着本能见状半步把姜似挡在身后:“原来是是姐夫,我与四妹在赏花。”曹兴昱轻笑出来,阳光下眼中碎金一点点,看起来极其和蔼:“芍药明艳,花香馥郁,姜似立在其中,只觉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腾而起。。...

长兴侯世子曹兴昱站在不远处,嘴角挂着浅笑,眼神幽幽。

芍药明艳,花香馥郁,姜似立在其中,只觉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腾而起。

姜俏几乎是凭着本能上前半步把姜似挡在身后:“原来是姐夫,我与四妹在赏花。”

曹兴昱轻笑起来,阳光下眼中碎金点点,显得异常和善:“这片芍药花确实比旁处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言下之&姑娘秉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觉得那&忍不住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恼怒过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认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说那句话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 &易的反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让姜似&子闲言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是第三&请封。

    东平伯府本来就根基浅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到了姜似的父亲东平伯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长连世子都没请封。

  • 年轻人&这话不

    原本是年轻人的醉话,听听也就过去了,酒醒了自然风过无痕,谁知这话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顿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 &,干脆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