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似把糯米花往纯儿手中一塞:“二哥,咱们进府吧。”姜湛拽住姜似:“别从正门这边走了,小心挤着你。”姜似摇摇头:“不,就从正门走。”“哎——”眼见得姜似了抬腿往前走去,姜湛只好赶快追上。这么多人,要不然哪个不长眼的冲撞了妹妹就糟了。“让让,都让让姜湛拽住姜似:“别从正门这边走了,当心挤着你。”。...

姜似把糯米花往阿蛮手中一塞:“二哥,咱们进府吧。”

姜湛拽住姜似:“别从正门这边走了,当心挤着你。”

姜似摇头:“不,就从正门走。”

“哎——”眼见姜似已经抬脚往前走去,姜湛只得赶紧追上。

这么多人,要是哪个不长眼的冲撞了妹妹就糟了。

“让让,都让让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107)

我要评论
  • 就事论&,跳湖

    去他的就事论事,就在今晚,景明十八年四月十五的夜里,这位不流于俗的名门贵公子竟与心上人一起跑到莫忧湖畔,跳湖殉情。

  • 借着繁&的掩映

    姜似带着阿蛮悄悄出了她的住处海棠居,借着繁花茂树的掩映穿过花园与重重门洞,来到二门处。

  • 副皮囊&女子当

    谁知季崇易带着酒意自嘲一笑,说了句:“生的如何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女子当以品性温良柔善为重。”

  • &已经落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丢了好&大的脸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季崇&易的反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露出&意来:

    此时这双极美的眸子与阿蛮的对上,露出浅淡笑意来:“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干什么?”

  • 上套衣&句醉话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她却找

    如果可能,她当然不想夜里跑出去冒险,然而现今府上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她却找不到可靠的人相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