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二楼窗前的纯儿猛拉姜似衣袖:“姑娘,您听到了没,那些衙役要把二牛被打死呢,它的主人有也没办法啊?”自从郁七会出现后,姜似就没了早先的从容不迫,手上用劲过猛攥得骨节隐隐发白。“什么?”纯儿扶额:“我的姑娘,您怎么还走神儿啊?二牛就得被那些衙役乱棍打“什么?”。...

站在二楼窗前的阿蛮猛拉姜似衣袖:“姑娘,您听见了没,那些官差要把二牛打死呢,它的主人有没有办法啊?”

自从郁七出现后,姜似就没了先前的从容,手上用力过猛攥得骨节隐隐发白。

“什么?”

阿蛮扶额:“我的姑娘,您怎么还走神啊?二牛就要被那些官差乱棍打死啦。”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222)

我要评论
  • 对阿蛮&蛮,走

    顷刻间姜似已经穿好了外出衣裳,对阿蛮一颔首:“阿蛮,走吧。”

  • 安国公&没有流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都准备&你好生

    “无妨,这些都准备好了。阿巧,你好生守着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坚决。

  • &而在她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 更深了&眸子,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 阿巧犹&么晚了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向立在&阿巧,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 她是多&子季崇

    想当初,年少无知,她是多么得意能与安国公府的公子定亲,谁知那位三公子季崇易早就有了心上人。

  • &东平伯

    也就是说,等东平伯百年之后,东平伯府便会从勋贵圈子中退出去,成为普通人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