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面上一阵骚乱。姜似疾步走到窗边往上看。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把二牛团团围住团团围住,小心翼翼向它靠近了,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根粗木棍。离处并肩而立站着两个人,一人穿锦袍持折扇,另一人穿着月白色直裰。这两个人姜似都认识了。穿锦袍的是荣阳长公主与大将军崔绪之子崔逸姜似快步走到窗边往下看。。...

街面上一阵骚动。

姜似快步走到窗边往下看。

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把二牛团团围住,小心翼翼向它靠近,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根粗木棍。

不远处并肩站着两个人,一人穿锦袍持折扇,另一人穿着月白色直裰。

这两个人姜似都认识。

穿锦袍的是荣阳长公主与大将军崔绪之子崔逸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471)

我要评论
  • 间颇羡&慕他将

    那诗会是京中一些名门公子举办的,无非就是一些年轻人凑在一起喝酒吟诗取乐,等到酒意微醺,便有人对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开起玩笑来,言语间颇羡慕他将要与京中出名的美人儿完婚了。

  • 冒险,&不到可

    如果可能,她当然不想夜里跑出去冒险,然而现今府上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她却找不到可靠的人相助。

  • 四月十&公子竟

    去他的就事论事,就在今晚,景明十八年四月十五的夜里,这位不流于俗的名门贵公子竟与心上人一起跑到莫忧湖畔,跳湖殉情。

  • 东平伯&百年之

    也就是说,等东平伯百年之后,东平伯府便会从勋贵圈子中退出去,成为普通人家。

  • &去,嘴

    姜似眼底笑意飞快逝去,嘴角弧度却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没见过我,谈不上有眼无珠。”

  • 的样子&姑娘打

    阿蛮见了姜似的样子,心头便升腾起一股怒火,为自家姑娘打抱起不平来。

  • 那安国&门亲事

    那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莫非瞎了眼不成,凭姑娘的模样进宫当娘娘都够了,他却对这门亲事不甚热衷,莫不是觉得姑娘配不上他?

  • 么晚了&—”

    阿巧犹豫了一下,拦住姜似踟蹰道:“姑娘,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门处已经落了锁——”

  • 上翘,&。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