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似双手交迭落他身前,坐姿随便中透着优雅高贵,语气平缓动作轻柔:“钱要有命花,那才钱。”阿飞打了个寒颤,立马想起了澈时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虽然那种痛疼现在的了消失了,但是他后背一瞬间被冷汗全湿,心中涌上的是无尽后怕。那样的痛苦,他再也没有不想体验感受一回了。“阿飞打了个寒颤,立刻想到了子夜时分生不如死的痛苦。。...

姜似双手交叠落在身前,坐姿随意中透着优雅,语气和缓轻柔:“钱要有命花,才叫钱。”

阿飞打了个寒颤,立刻想到了子夜时分生不如死的痛苦。

尽管那种疼痛现在已经消失,可是他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心中涌上的是无尽后怕。

那样的痛苦,他再也不想体验一回了。

“一会儿荷包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88)

我要评论
  • &惨死后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变故,直到她惨死后再睁开眼,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 除了两&相助。

    如果可能,她当然不想夜里跑出去冒险,然而现今府上除了两个贴身丫鬟,她却找不到可靠的人相助。

  • 平伯府&便会从

    也就是说,等东平伯百年之后,东平伯府便会从勋贵圈子中退出去,成为普通人家。

  • 樱唇,&肤,竟

    少女眉若远山,琼鼻樱唇,桃腮雪肤,竟是个顶出色的美人儿。

  • &没有流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定在初&冬的亲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