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湛这么一说,姜似不由得把特别注意力投在围杀崔逸的几条狗身上。这些狗原本是她用药粉被吸引回来的。刚趁着与崔逸交谈的时机,她悄悄地把药粉弹在崔逸身上,这种药粉能令犬类发疯,散发出回去后迅速就能把一定范围内的狗引回来。她把发疯的犬类当做干掉崔逸的手段,这些狗本来就是她用药粉吸引过来的。。...

姜湛这么一说,姜似不由把注意力投在围攻崔逸的几条狗身上。

这些狗本来就是她用药粉吸引过来的。

刚刚趁着与崔逸对话的时机,她悄悄把药粉弹在崔逸身上,这种药粉能令犬类发狂,散发出去后很快就能把一定范围内的狗引过来。

她把发狂的犬类当成对付崔逸的手段,至于引来的狗是什么模样,自然无须注意。

可是经由姜湛这么一提醒,姜似眼皮就狠狠跳了跳,盯着其中一条灰黄大狗嘴唇都白了。

那条狗她也面熟!

姜似心中一沉,猛然看向姜湛。

“那是余七哥的狗啊!”姜湛恍然大悟,忙拉了姜似一下,“四妹,咱们先离开这里。”

姜似心中巨浪滔天,可此刻显然不是深究的时候,跟着姜湛匆匆离去。

眼看快到东平伯府了,姜湛停在一棵树下,大大松了口气。

姜似冷脸瞅着姜湛,眼神微凉。

姜湛以为姜似为了刚才的麻烦生气,忙哄道:“都是二哥不好,连累妹妹了,以后四妹别和二哥一起出门了。”

“二哥认识的余七哥,究竟长什么模样?”姜似忽然问道。

姜湛被问得一怔,结结巴巴道:“就,就那样呗,两只眼睛一张嘴,个子倒是高,看着跟竹竿似的……”

这么违心的话姜湛实在编不下去了,干笑道:“四妹怎么突然问这个?”

姜似险些被蠢哥哥气笑了:“那次二哥不是说余七哥五大三粗么?五大三粗与竹竿差别还是挺大的。”

“有吗?”姜湛装糊涂,忽然一拍脑袋,“差点忘了,今天和余七哥约好了喝酒的,四妹先回去吧。”

姜似牵唇笑笑:“其实我也想见见余七哥,感谢他对二哥的救命之恩。”

“不用了,该谢的二哥已经谢过了,四妹是姑娘家,不合适,不合适。”姜湛忙拒绝。

还好余七哥家中与伯府不是世交或亲戚,想要阻止他们见面理由充分。

“既然这样,那二哥去吧,我就先回了。”姜似不动声色应了,心中却打定了主意,等会儿就悄悄跟上去,非要确认一番不可。

姜湛暗暗松了口气。

他的妹妹还是很乖巧的。

这时一只大狗颠颠跑来,嘴中叼着一个做工精致的宝蓝色荷包。

“二牛,今日多谢了!”姜湛一看是余七那条瘸腿大狗,抱拳道谢。

这狗平日虽然总与他过不去,关键时刻还是很仗义的。

大狗横了姜湛一眼,视若无物从他身边走过来到姜似面前,一条大尾巴摇得欢快极了,叼着荷包往姜似手中一塞。

姜似捏着荷包,看着巴巴瞅着她的大狗,心中波澜起伏。

她知道这只大狗叫“二牛”,还知道它的腿是在战场上救那混蛋的命瘸的。

这只大狗甚至陪伴了她很长时间,说她是二牛的半个主人也不为过。

她再没有见过比二牛还要通人性的狗了,二牛以前寻到好东西就喜欢塞给她邀功。

可是——

姜似低头,看着一脸邀功的大狗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

这一世,她与二牛从未有过接触,二牛眼中的亲昵为何与前生是一样的?

“呜——”大狗从喉咙里发出含含糊糊的声音,催促之意明显。

姜似下意识露出一个笑容,却被姜湛猛然拉到身后。

“别吓着我妹妹!”姜湛一脸紧张瞪着二牛。

大狗一呲牙:“汪!”而后偏头,对着姜似讨好呜呜两声。

姜湛差点骂人。

这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只色狼吧,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

姜似在大狗期待的眼神下打开了宝蓝色荷包。

荷包里有几片金叶子,外加十来颗滚圆的珍珠。

姜湛语气难掩嫉恨:“崔逸那个王八羔子,手头够宽裕的!”

看看人家,荷包里不是金叶子就是珍珠,再看他,想给妹妹买笼汤包还要从父亲那里赊账。

姜似把金叶子与珍珠一股脑塞给姜湛:“二哥留着用吧。”

姜湛当然没有那种迂腐的想法,笑着点头:“最近正好手头紧呢,不过这几片金叶子足够我花了,珍珠给四妹留着玩吧。”

姜似笑着拒绝:“毕竟是别人的,我不想要。”

姜湛一听也有道理,把金叶子与珍珠塞进自己荷包。

姜似把宝蓝色荷包丢给阿蛮:“回府丢进火盆烧了。”

大狗见姜似处理好荷包,呜呜叫了两声,张嘴轻轻咬住她的裙摆往外扯。

姜湛直接就炸了:“小畜生,赶紧松口!”

大狗不屑看了姜湛一眼,掀了掀嘴皮。

姜湛心肝一抖。

这么大一张嘴,这么尖利的一口白牙,要是这畜生一发疯还不得把四妹的腿咬断啊!

“你,你冷静点。”姜湛额头开始冒汗。

姜似却神色轻松:“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

大狗动了动脑袋,两条前腿蹬在地上,把姜似往外拉。

“我该回家了。”姜似轻叹道。

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倾洒下来,如碎金散落在大狗身上,把它灰黄的毛发染成了金线。

姜似垂眸看着大狗,眼中涌动着温柔,却坚定抽出了裙摆。

她想,已经不必确认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离那混蛋远远的,此生别再有交集。

大狗疑惑看着姜似,忽然掉头就跑。

姜湛吃惊的声音响起:“余七哥,你怎么来了?”

不远处,玉兰树下,青衫少年一只手落在大狗头上轻轻抚摸,深而远的目光越过姜湛,落在白衫红裙的少女身上。

姜似仿佛被仙人施了定身术,丝毫动弹不得。

“二牛不知怎么发了狂,我来寻它。”余七笑着对姜湛解释一句,看向姜似,“这是——”

这个时候姜湛就无法装糊涂了,介绍道:“这是舍妹。四妹,这便是二哥的救命恩人余七哥。”

看着头戴帷帽的姜似,姜湛不由暗暗庆幸:还好四妹带着帷帽呢,不怕。

大狗歪歪头,忽然跳起把姜似的帷帽扯了下来。

姜似只觉面上一凉,突如其来亮起的光线令她不自觉迷了眼,一时看不清对面少年的模样。

“呜——”大狗摇晃着尾巴冲余七邀功。

姜湛:“……”他要杀了这只贱狗!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473)

我要评论
  • 子中退&成为普

    也就是说,等东平伯百年之后,东平伯府便会从勋贵圈子中退出去,成为普通人家。

  • 贵女们&碎语。

    无论季崇易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话一传出来立刻让姜似丢了好大的脸,再出门参加贵女们的聚会,便听了一肚子闲言碎语。

  • 府的三&弃姜四

    安国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说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气秉性,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弃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 对阿蛮&吧。”

    顷刻间姜似已经穿好了外出衣裳,对阿蛮一颔首:“阿蛮,走吧。”

  • 算得了&什么?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闭上了眸子,轻声道:“这算得了什么?”

  • 让开了&去路。

    阿巧见此只得重重点头,道一声“姑娘放心”,让开了去路。

  • 数月,&季崇易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