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老夫人迅速掩去异样,愠怒道:“胡说八道什么?”她昨晚是做了个怪梦,梦见一对锦鸡突然间向她扑来,她慌忙躲,可但是被一只锦鸡两眼一抹黑了眼睛……冯老夫人压下心中不适感,看向姜似的眼神愈发不悦。她一点儿都不不喜欢这个孙女!大儿媳妇苏氏待字闺中时就没了好名声,偏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孙女!。...

冯老夫人很快掩去异样,不悦道:“胡说什么?”

她昨夜是做了个怪梦,梦到一对锦鸡忽然向她扑来,她慌忙躲避,可还是被一只锦鸡抓瞎了眼睛……

冯老夫人压下心中不适,看向姜似的眼神越发不善。

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孙女!

大儿媳妇苏氏待字闺中时就没了好名声,偏偏长着一副勾人的样貌,大儿子死活要把人娶进门来。

看在苏氏出身世袭罔替的宜宁侯府的份上,她捏着鼻子认了。可苏氏生下大孙女姜依后就成了不下蛋的母鸡,她要给长子张罗两房妾室,长子被那女人撺掇着竟与她置起气来。

她再退一步,不纳妾收两个通房开枝散叶总成吧,谁知苏氏连这个都容不得。

她一番好心,那几年却与长子渐渐离心,直到苏氏生下姜湛才有所缓和。

可怜老伯爷才走没几年,亲生的儿子却如此对她!

好在老天开眼,苏氏后来生下姜似不出一年就病死了,让她狠狠出了口气。

因着这个,她对年幼的四孙女有着几分难以对外人道的喜爱。谁知四孙女年纪越长与短命的苏氏越像,日复一日瞧着这张脸,那份喜爱就淡了。

当然,她心中很清楚,孙女与儿媳是不同的,四孙女凭着这份顶尖的样貌将来不定有什么造化,她没必要为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失了一张好牌。

只可惜,短命鬼生的女儿终究福薄,那样好的一门亲事却没守住。

姜似早把冯老夫人一闪而逝的失态尽收眼底,笑盈盈道:“我看祖母眼底泛青,还以为祖母也如孙女一样夜里没睡好呢。昨夜孙女做了一个好吓人的梦,竟梦到两只锦鸡伸着爪子要抓我的眼睛……”

冯老夫人脸色微变,拢在大袖中的手猛然一抖。

姜似也梦到了锦鸡?竟有这么巧的事儿?

冯老夫人心中忽地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祖母昨夜没睡好?”姜倩一脸关心。

冯老夫人是要面子的人,当着孙辈的面儿当然不会承认,神色恢复如常道:“年纪大了,睡不踏实是常事儿。”

她虽这样说,因最疼爱的孙女回娘家而产生的好心情却悄悄不见了,只剩心烦意乱。

姜似暗暗笑了。

伯府中,二叔在祖母心中能排第二,大堂兄排第三,二堂姐或许能排第四,但要说排第一位的还是祖母自己,谁都抢不走。

祖母就是这般自私凉薄的人啊,这一点,早在季崇易死后她寻了机会哭着向祖母叙说仍是完璧之身的委屈时就领教到了。

她没有娘,这种事除了对祖母说不知道该对何人开口。

可是祖母直接甩了她一巴掌,声色俱厉警告她把这件事永远烂在肚子里。

没有安慰,没有维护,更别说替她出头。

祖母冷笑着问:“传出男人至死都没碰过你的风声好听吗?你是不是要让伯府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她现在用“噩梦”二字引走了祖母的注意力,祖母当然就不耐烦姜倩还杵在这儿了。

果然不出姜似所料,冯老夫人很快抬手扶额:“到底是老了,这么一会儿工夫就乏了。倩儿,你难得回来一趟,叫三丫头、五丫头她们几个陪你好好说说话,祖母想歇会儿了。”

姜倩嘴唇翕动。

她这算是被祖母下了逐客令?

今天真是邪门了,先是被姜似三番两次拿话挤兑,现在又被祖母赶人,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那祖母就好好歇着,侯府中事情也多,孙女就先回去了,改日回来再与妹妹们说话。”

“也好,你先回去忙吧,嫁了人到底比不上小姑娘自在。”

姜倩心中失落,面上却只流露出三分好让冯老夫人见了疼惜,剩下七分悄然遮掩起来。

过犹不及的道理,她很清楚。

“四妹送送我吧。”姜倩笑看着姜似,似乎半点不为刚才的事着恼。

这一次姜似却痛快点头:“好。”

姜倩暗暗松了口气。

这个小小的要求倘若被拒绝,虽然会显得姜似无礼,可于她也没有好处。

她这一次回娘家,是带着“任务”来的,要是就这么走了可不成。

二人沿着熟悉的小径往外走,丫鬟婆子不远不近跟着。

眼见快要走到门口了,姜倩脚步微顿,温声细语道:“一些日子没见,怎么觉得四妹与我生分了?”

姜似眼皮也不抬,面无表情道:“二姐一定是错觉。”

“那就好。”姜倩拉住姜似的手,“四妹没与我生分就好。我知道四妹近来心情不佳,不如这样,回头二姐给你下帖子,你来二姐家小住两日如何?”

姜似望着姜倩,眼神意味深长。

“四妹怎么这样看我?莫非我脸上有东西?”姜倩不由抬手摸了摸脸颊,绣着精美花草的袖口滑落至肘部,露出一小截儿白皙手臂。

姜倩忙把手放了下去。

姜似眼尖,分明看到姜倩手臂靠内处有一抹紫青。

“好。”

“四妹说什么?”姜倩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可以,就是给二姐添麻烦了。”

姜倩没想到姜似如此痛快就答应下来,忙道:“不麻烦,四妹愿意来,二姐高兴还来不及呢。”

仿佛放下了一桩心事,姜倩连走路都轻快起来。

姜似停下脚步:“二姐慢走。”

她面色平静看着姜倩,一字一顿道:“我等二姐的帖子。”

那个比噩梦还可怕的地方,就算是龙潭虎穴她也不介意去闯一闯。

这一次,就让她看看恶人最终如何得恶报好了。

立在台阶上,冷眼看着姜倩上了马车,姜似这才转身往内走去。

马车缓缓动了,姜倩掀起窗帘探头回望,盯着少女窈窕绰约的背影目光复杂。

少女忽然回头,明媚阳光下容颜如画,美不胜收。

姜倩手一抖,雨过天青色的细纱帘匆匆落下来,马车疾驰而去。

姜似笑笑,提着裙摆款款往内走去,远远就看到慈心堂的大丫鬟阿福疾步走来。

阿福到了近前对着姜似一福:“四姑娘,老夫人请您过去。”

姜似颔首,随阿福再次回到慈心堂。

冯老夫人命伺候的丫鬟退下,只留心腹冯妈妈一人,迫不及待问道:“四丫头,你昨夜究竟做了什么梦?”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姑娘打&抱起不

    阿蛮见了姜似的样子,心头便升腾起一股怒火,为自家姑娘打抱起不平来。

  • 可以说&从嫁给

    可以说,她所有的不幸都是从嫁给季崇易开始的,而今能重新来过,她当务之急便是解决这桩婚事,从此与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与高不可攀的安国公府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

  • 上套衣&:“一

    阿蛮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忿忿道:“一句醉话害得姑娘被人笑话哩。”

  • 阿巧捧&上。

    不多时阿巧捧来两套衣裳,其中一套给了阿蛮,另一套则伺候姜似穿上。

  • 得姑娘&他?

    那安国公府的三公子莫非瞎了眼不成,凭姑娘的模样进宫当娘娘都够了,他却对这门亲事不甚热衷,莫不是觉得姑娘配不上他?

  • 辈反抗&了。

    而在她还对这段婚姻充满憧憬与得意时,季崇易为了能与心上人相守已经向家中长辈反抗过多回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