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会觉得是贱人配贱人,天长地久。”姜似扑哧一笑:“都是一个意思。”姜湛哈哈大笑出来。妹妹真的越发对他脾气了。姜湛止了笑,很好奇问姜似:“四妹怎么明白季崇易娶将近名门贵女?”姜似笑着问他:“莫不是今日二哥是白忙乎的?”“妹妹好厉姜似扑哧一笑:“都是一个意思。”。...

“狗屁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觉得是贱人配贱人,天长地久。”

姜似扑哧一笑:“都是一个意思。”

姜湛大笑起来。

妹妹真的越来越对他脾气了。

姜湛止了笑,好奇问姜似:“四妹怎么知道季崇易娶不到名门贵女?”

姜似笑着问他:“莫非昨日二哥是白忙活的?”

“妹妹好厉害……”姜湛眼睛亮亮的。

姜似嫣然一笑:“哪是我厉害,多亏了二哥帮忙才成呢。”

姜湛嘿嘿笑起来:“这倒也是。”

阿巧低头忍笑,阿蛮从外面一挑帘子走进来:“姑娘,慈心堂的姐姐来传话,老夫人叫您过去一趟,说二姑娘回来了。”

东平伯府共有三房,姜似的父亲姜安诚是长子,二姑娘则是姜二老爷所出。

目前伯府出嫁的姑娘有两位,大姑娘姜依嫁去了大理寺少卿朱家,二姑娘姜倩嫁给长兴侯世子为妻。

在伯府上下看来,如果没有后来姜似的亲事做对比,二姑娘嫁得极好了。

二姑娘姜倩貌美伶俐,是伯府六位姑娘中最得冯老夫人喜爱的一个,姜似以前也愿意亲近这位样样出挑的堂姐,此时听了阿蛮禀报,心中却一阵腻歪。

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瞧见姜倩那张脸!

可是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祖母派人来请,没有个正当理由当孙女的岂有推脱的权利。

更何况祖母正为她退亲的事心里窝火,等着挑大房的刺呢。

姜似不惧冯老夫人对她冷淡,却不想让两鬓都开始染上霜华的父亲还受祖母数落。

“二哥要不要随我一道过去?”姜似起身。

姜湛忙摇头:“我就不去凑热闹了,都是姑娘家家的,麻烦。”

他一点不喜欢娇滴滴的二堂姐!

什么?他四妹也娇滴滴的?

呵呵,妹妹本来就该娇滴滴的有哥哥护着,姐姐怎么能一样!

姜湛端着一张不耐烦的俊脸摆摆手走了。

他正好找余七哥喝酒去!

姜似带着阿蛮去了慈心堂,才走近门口,就听到冯老夫人的笑声传来。

“祖母就该多笑笑才是,什么事都没您的身体重要。”年轻女子的声音传来。

“就你嘴甜。”冯老夫人的嗔怪声中满是疼爱。

“二姑奶奶以后可要常回来看看,老夫人一见了您心情就好了。”

姜似不用看就知道,凑趣的是祖母身边的心腹婆子冯妈妈。

“四姑娘来了。”阿福喊了一声,屋内顿时一静,几道目光投过来。

“孙女见过祖母。”姜似向冯老夫人见礼。

冯老夫人撩了撩眼皮,语气冷淡:“过来坐吧,你二姐特意回来看你。”

姜似定定心神,视线投向紧挨着冯老夫人而坐的女子身上。

姜倩挽了一个松松的堕马髻,柳叶眉,鹅蛋脸,气质可亲,红宝石的耳坠与发间嵌红宝的金钗交相辉映,又显出年轻贵妇的明丽来。

姜似本以为从海棠居到慈心堂,这一路走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与姜倩那双含笑的眼睛对上,心还是猛地一抽,恨意控制不住涌上来。

前一世,她对不住很多人,亦有很多人对不住她,可是再恨再怨都没有面对姜倩时这么恶心。

那时候,她总嫌弃父兄无能,长姐懦弱,对温柔和善的二堂姐很亲近,以至于守寡半年后姜倩派人来说身体不舒服想见她,她毫不犹豫去探望。

结果,就在与姜倩会面的那个屋子的隔间里,早等在那里的长兴侯世子,也就是她的二姐夫,如见到猎物的饿狼扑了上来。

而那时,她的好二姐竟不着痕迹挡住了去路。

姜似只要一回想那天的遭遇,恶心感就排山倒海袭来。

她几乎无法回忆自己是怎么逃出去的,虽然保住了清白,可是那种屈辱与恐惧挥之不去,不知多少次从噩梦中哭着醒来。

姜似盯着姜倩笑靥如花的面庞,险些把那个困扰了她数年的问题抛出来。

为什么?到底为了什么,一个女人会帮着丈夫糟蹋自己的妹妹?

“姜似,你的规矩呢?见了你二姐招呼也不打?”冯老夫人不满道。

姜倩伸出手握住姜似的手。

少女指尖的冰凉让姜倩眉梢微扬:“四妹,你受委屈了。”

姜似猛然抽回手。

“四妹?”姜倩讶然。

冯老夫人神色越发不满。

“我不觉得委屈,二姐不需要同情我。”姜似淡淡道。

她原本就是争强好胜的性子,只是以前没有对着姜倩使过罢了,此时这么一说,除了让人不痛快,竟也不觉突兀。

“姜似,跟你二姐道歉!”冯老夫人斥道。

姜倩片刻恢复了温柔笑容:“祖母别生四妹的气,四妹被退了婚,心里不好受呢——”

“不啊,我觉得挺好受的。”姜似毫不客气打断了姜倩的话。

她虽然无法立刻把大耳刮子甩到姜倩脸上去,但姐妹情深的戏却不想演了。

姜似望着姜倩那张粉白的脸,扯着嘴角笑笑:“反倒是二姐翻来覆去提起,我才不好受呢。”

姜倩身体轻颤,脸上的笑意快维持不住了。

“姜似,你是不是疯了?你二姐一听说了你的事就赶忙回来看你,结果你呢?竟一点感念之心都没有!你立刻给你二姐道歉!”冯老夫人猛然一拍茶几,茶几上的茶盏晃了晃,茶水洒了出来。

姜似一脸无辜:“祖母这是怎么了?我与二姐既没打架也没拌嘴,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好端端为何要向二姐道歉?”

她说完,偏头看姜倩:“二姐,妹妹得罪你了?”

“没得罪……”姜倩勉强笑笑,盯着姜似的侧颜有些出神。

她这个妹妹的容貌可真是得天独厚啊!

昨日听闻安国公府与东平伯府退亲后,她的夫君,长兴侯世子满脸唏嘘:“如斯美人,季三无福啊!”

“四妹是不是见了我就想大姐了,所以心里才不舒服?”姜倩并不愿意与姜似扯破脸,很快扬起唇角,“四妹别急,说不准大姐很快就到了。”

呵呵,姜依若能来看姜似,她的“倩”字倒过来写。

姜似心中冷笑。

可怜她以前被屎糊住了眼,竟没察觉姜倩把挑拨离间运用得这么炉火纯青。

大姐性情懦弱,出嫁数年只有一女,在婆家日子并不好过。她退亲又不是什么光彩事,这种情况下,大姐想回来看她也有心无力。

“我想大姐了自会去看她,二姐想得真多。”

“四妹——”这一下,姜倩再也笑不出来了。

冯老夫人大怒:“姜似,你今天是不是魔障了?处处与你二姐针锋相对!”

“祖母,您昨夜做噩梦了吗?”姜似无视冯老夫人的怒火,突然问道。

冯老夫人一怔。

她做噩梦,四丫头怎么会知道?

第1章 夜

2021-09-15

第3章 救人

2021-09-15

第4章 无耻

2021-09-15

第5章 良妾

2021-09-15

第6章 父兄

2021-09-15

第9章 赏罚

2021-09-15

第11章 暗巷

2021-09-15

第12章 少年

2021-09-15

第13章 余七

2021-09-15

书评(196)

我要评论
  • 顷刻间&衣裳,

    顷刻间姜似已经穿好了外出衣裳,对阿蛮一颔首:“阿蛮,走吧。”

  • 色笼罩&清帐内

    此时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刚刚彻底暗下来,浅淡的夜色笼罩着少女的面庞,借着案上烛光,依稀能看清帐内少女的模样。

  • 眼前,&抗与不

    婚事已经近在眼前,安国公府自然不许季崇易胡闹,更何况他想娶的是连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与不满自然没有流传出只言片语。

  • 替他说&的姑娘

    “姑娘,您还替他说话呀!”瞧着短短半个月瘦了一圈的姑娘,阿蛮一阵心疼与不服气。

  • 极美,&难以言

    她的眼睛弧度极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翘,勾勒出难以言说的秾丽风流。

  • 肤,竟&是个顶

    少女眉若远山,琼鼻樱唇,桃腮雪肤,竟是个顶出色的美人儿。

  • 府本来&能承袭

    东平伯府本来就根基浅薄,爵位只能承袭三世,到了姜似的父亲东平伯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长连世子都没请封。

  • 这个心&里住着

    为了遮掩这件事,他们原本定在初冬的亲事生生提前了数月,而她满心欢喜嫁过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心里住着白月光的男人都没碰过她。

  • 眼眸一&的另一

    “不是替他说话,一句醉话而已。”姜似眼眸一转,看向立在屏风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几日让你做的两套衣裳拿来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